<
    “砰”,裘千仞一拳打在了桌子上,将好好的硬木桌面打出了一个大坑。.

    欧阳克看了暗暗心惊,想道:“单论手上力量来说,裘千仞可比叔叔强上许多了。”他却是不知裘千仞每曰都是在铁砂中练掌的,一双手掌早已经练就了金刚不坏的本事。

    “欺人太甚,简直是欺人太甚。”裘千仞怒道:“老夫闯荡江湖二十载,还从不曾见过这般蛮横无理的强人,千尺,你放心,等事情一了我便帮你将绝情谷给抢回来。你现在怀着孩子的,千万不要因为那贼人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嗯。”裘千仞目光缩了缩,将怒火竭力压了下去,问道:“兄长,我们铁掌峰与丐帮之间的争斗局势怎样了?我们一路上见到不少丐帮弟子往这边赶呢,山脚下小镇上的乞丐更是多了许多。”

    说到这儿,裘千仞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在铁掌帮便只有铁掌峰一处了,所有精锐弟子都被我召集了回来,这一仗打败了,铁掌帮怕就不存在了。”

    裘千尺吓了一跳,说道:“怎么会?就算我铁掌帮先前在君山中精锐大失,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吧?”

    “还不是铁老二那个叛徒。”裘千仞现在早已经弄明白,丐帮之所以能轻易将铁掌帮各分舵势力找出来击破,全是铁家兄弟俩捣的鬼。“铁老二早已经是将我铁掌峰各处势力分布给摸清透露给岳子然了。”

    “也怪我没听你劝告!”裘千仞恨恨地说道:“如果三年前我能够将那岳子然杀死的话,现在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

    话虽如此说,但裘千仞心中却是在不住地咒骂完颜洪烈父子,当初若不是他们识人不明,被岳子然钻了空子,引来官兵围杀了铁掌帮诸多精英,现在铁掌帮也不会如此被动了。

    三年前的事情裘千尺也是知道的,当初她在见到岳子然的本事后,便劝裘千仞倾尽全帮之力追杀受伤的岳子然,赶尽杀绝以免后患无穷。不过当时因为她正好要出嫁,整个铁掌峰都沉浸在一片喜悦的气氛中,便把这件事遗忘了。

    见裘千仞脸上满是愁云,裘千尺说道:“兄长不用烦忧,现在情况还不是那么糟糕,我们还是有很大机会击败丐帮的。”

    裘千仞知道自己这个妹子极为聪明,主意很多,因此问道:“怎么说?”

    “我们住在襄阳,因此对北边的事情知道更多些。”裘千尺说道:“当初丐帮山东分舵揭竿而起参加了义军,为了应付大金国的官兵,丐帮将帮内大部分精英都抽调到山东去了,现在他们根本抽不开身来铁掌峰,所以我们千万不要被围困铁掌峰的一群丐帮普通弟子给吓住了。”

    “不错。”裘千仞点点头,听裘千尺继续说道:“现在丐帮在江湖中一家独大,已经有不少帮派看不过去了,我们只要等江湖各大门派前辈前来调解两家矛盾的时候稍加挑拨,便能够让他们彻底站在我们这边,一起对抗丐帮。”

    “毕竟现在丐帮只要除了我们铁掌峰,便是一统江湖毫无阻碍了。这么多江湖好汉绝对是不会期盼那岳小子登上武林盟主位子的。”

    “好,好。”听到裘千尺的一番分析,裘千仞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笑道:“那岳小子再狂妄也是不敢与整个江湖帮派作对的。”

    裘千尺笑着点了点头,扫了欧阳锋叔侄一眼,责怪道:“兄长,小妹已经进来多时了,你怎么还不将两位贵客与我们夫妇介绍一番?”

    裘千仞拍了拍脑袋,对欧阳锋告罪道:“抱歉,抱歉,欧阳先生,裘某见到舍妹太过得意忘形了,有怠慢的地方还望恕罪则个。”

    欧阳锋淡淡一笑,说道:“无妨。”

    裘千仞扭头为裘千尺介绍道:“这位是天下五绝之一的欧阳先生,武功当属当今天下第一。”

    欧阳锋听了裘千仞的恭维,心中颇为自得,但还是自谦道:“不敢,不敢,裘兄你铁掌的功夫也是不差啊。”

    裘千尺躬身行了一礼,说道:“原来是欧阳先生,小女有眼不识泰山,怠慢先生了。”待欧阳锋回了一礼之后,才继续说道:“如此说来,我铁掌峰有欧阳先生坐镇,莫说那岳子然,便是他身后的黄药师与洪老叫化子来了,我们恐怕也不需要担忧了。”

    欧阳锋被人吹捧的机会着实不多,此时心中听了尤其舒爽,呵呵笑道:“公孙娘子放心,到时候铁掌峰事情一了,我便帮你把绝情谷给抢回来。”

    “那千尺先在这里谢过欧阳先生了。”裘千尺又是躬身行了一礼,尔后对裘千仞说道:“对了,兄长,这次出谷的时候,为了对付那岳小子,我们将绝情谷看家的东西也拿来了。”

    “哦?是什么?”裘千仞问道,欧阳锋的目光也投到了她身上,至于欧阳克,他的目光一直是在偷偷打量这位熟透的少妇的。

    “情花毒。”公孙止从包裹中取出一个瓷罐来,说道:“这里面的情花毒是我亲自从绝情谷情花的针刺上提取出来的,世上除我绝情谷之外再无人能解,我们想对付那岳子然的时候,很可能派上用场。”

    “情花毒?”欧阳克好奇的问道,“很厉害吗?”

    公孙止举起瓷罐,说道:“中了情花毒的人,心中只要一动情便会剧痛,常人难以忍受,中毒深者会在情花毒遍布全身后死亡,若没有我绝情谷独家解药,绝对救不回来。”

    “哦?”欧阳锋也是一怔,说道:“这毒素倒是奇特,岳子然那小子正和黄药师女儿如胶似漆呢,若中了此毒,绝对会失去动手能力的。”

    欧阳克倒是若有所思。

    动情?对于流浪花丛的欧阳克来说这是一个很陌生的词汇,他的身边并不缺女人,但真正能够让他动情,让他扪心自问达到喜欢甚至爱这般程度的却着实不多。

    或许,黄蓉算一个,但欧阳克与黄蓉只见过几面,说过的话更是少的可怜,那叫做动情吗?还仅仅是占有?

    不知为何,欧阳克又想起了那曰被彭长老控制了精神的穆念慈,她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仍然能够在人群中一眼看到岳子然的背影,那种深情的眼神,现在让他想起来也有一阵震撼。

    “问世间情为何物?”欧阳克突然有一种想要中毒的冲动,好让那情花毒告诉自己,他是否是对黄蓉动了情。(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