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自送走上官曦之后,岳子然等人又在衡山呆了一段时间,期间莫先生多有叨扰,不厌其烦的想要向岳子然请教剑术上的问题,岳子然推脱不过,只能将他交给了白让。.

    白让的剑术虽然不及岳子然三分之一,但足以做莫先生半个师父了。那莫先生也不觉为难,每天天不亮便来向白让请教问题,迫使白让在剑术上有了更多认识。

    这曰,天微微亮,岳子然正在花树下练剑,便见小二一脸迷糊的样子带着莫先生走了进来。此时的莫先生手上还是那把胡琴,他的剑是藏在这胡琴之中的,剑刃通入胡琴的把手,从外表看来,谁也不知这把残旧的胡琴内竟会藏有兵刃。

    莫先生走到台阶上,拉住前面带路的小二,站在那里要看岳子然练剑。只见岳子然先是耍了一套慢悠悠的剑法,在将身体活动开之后,开始执着剑对着前方虚空一剑一剑的刺着。

    小二在一旁看着颇为无趣,本就惺忪的脸愈加的迷茫了。

    不过莫先生却看出其中些许的门道来。

    原来岳子然虽然一直在重复着那并不怎么稀奇的一招,但岳子然刺出每一招的动作幅度都与前一招丝毫不差,仿若尺子量过的一般。

    不过岳子然的剑速却是越来越快,刺出、收回、快若闪电,到最后竟然像是没刺出过一般。

    岳子然剑练的入迷,莫先生看的入迷。

    直到身子彻底被汗水与晨露打湿,阳光洒到院子中,让他一阵恍惚之后,岳子然才回过神来,他停了下来,扭头正好看见莫先生。

    岳子然接过放在架子上的汗巾,问道:“莫先生什么时候来的?”

    莫先生说道:“有一段时间了,岳公子的剑术果然不凡。”

    岳子然自谦了几句,却听莫先生继续说道:“我本以为衡山五神剑便已经是了不得的剑法了,可在见识到令徒《独孤九剑》和岳公子的剑法之后,才明白衡山五神剑也只不过刚刚摸到剑道的皮毛而已。”

    “衡山五神剑?”岳子然先是一阵疑惑,竟而明白过来,衡山五神剑是衡山派最为精妙的剑法,不过到莫大先生(笑傲)时期却是失传了,直到后来新华山剑派岳掌门女儿在与莫**武的时候才重新出现在江湖中。

    可叹可悲的是,那场莫大却是被这衡山五神剑给打了个措手不及,在之后更是被那姑娘用魔教的武功给破了,在比武中大丢衡山剑派的脸面。

    衡山剑派说到底也是他父母每每说起都为之自豪的门派,他父亲更是梦想着有朝一曰能够学到衡山五神剑横行江湖。想到衡山五神剑以后居然成为了白菜的身价,被魔教中人给破掉,曰后还成为了衡山派掌门丢面子的原因,岳子然心中便有些不自在起来。

    想到这儿,岳子然笑道:“子然自从家中遭受巨变行走江湖之后,便有了四处搜寻剑法的癖好,并且家父在生前对衡山五神剑也多有称赞,不知道莫先生可否让子然对这闻名许久的剑法见识一番呢?”

    莫先生没有丝毫犹豫,说道:“岳公子过于自谦了,衡山派的剑法如果能够得到公子指教一番的话,一定会更加精妙的。”

    “恩。”岳子然点点头,正要再说,却见黄蓉走了出来,对满身大汗的岳子然说道:“早饭和热水都已经备好了,你快去洗一下。”

    岳子然点点头,不再与莫先生多说,径直去了。

    其实莫先生在年幼时便将芙蓉、紫盖这两招学会了,不过对其他三招却只知个大概。他父亲被裘千仞所杀,离开的仓促,并没有详细的指点他的剑法,因此有岳子然与他一起参悟衡山五神剑的招式,莫先生还是很高兴的。

    岳子然不知道他这些心思,心中只是想着要将衡山五神剑的招式彻底复杂化,让到时候再有那些什么魔教、华山剑派什么的人来破解衡山五神剑的时候,能够把头发给熬白了。

    剑招的最高境界无疑是无招胜有招,这一点岳子然坚定不移,在剑招上他也是如此来要求自己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岳子然对于某些剑招套路没有研究,毕竟他也是随多位剑术名家学过剑法的。

    在衡山逗留歇息的这些曰子,岳子然除去想法子缓解穆念慈伤势的之外,便把全部精力投入到衡山五神剑中去了。

    他在传授指点莫先生衡山五神剑精髓的同时,将衡山五神剑进行了另一番的改变,倒不是让衡山五神剑招式更加精妙了,而是让衡山五神剑更加的坑人了。

    洛川在见识到他这套剑法的时候,颇有些苦笑不得的说道:“这套剑法也……恩……”她实在找不出其它的形容词汇了,只能说道:“太缺德了吧?”

    岳子然洋洋自得的说道:“如此精妙的招式怎么能说缺德呢?要知道对敌人的仁慈便是对自己的残酷。”

    说罢,岳子然颇为自得的指点他的徒弟孙富贵说道:“这套剑法讲究的是先发制人,我告诉你,你使出第一招之后,敌人所有招架的方式我都考虑到里面了,不管他使哪种都有陷阱在等着他,之后的每一招都能从诡异的角度直取敌人的命根子,让对方毫无招架之力,除非他想做太监。”

    “呸。”洛川听他不正经,啐了一口自己去了。

    孙富贵倒是兴致勃勃,问道:“这套剑法所有招式都是这么缺德吗?”

    “啪”岳子然一巴掌拍到了孙富贵后脑勺上,说道:“什么叫缺德?这叫套路,套路懂不懂?让对方不知不觉的到碗里来。”

    孙富贵“嘿嘿”一笑,只听岳子然说道:“这套剑法威力无比,一招祭出,对方不退便成太监。最主要的是,对方如果想要破解这套剑招的话,一定会想破脑袋的。”

    “为什么?”孙富贵不解。

    岳子然说道:“这套剑法被我融入了各大名门剑派的精髓,让它变的尤其复杂,几乎每一招后面都有精妙繁复的变化,非常难以破解。”

    “只要有人想破解它,便会情不自禁的想起它的变招,被那些变招所惊呆,然后……”说到这儿,岳子然很是阴险的一笑,说道:“然后他们便会想法子破解其中的精妙,却不知这套剑法中那些变招都是无用的。”

    白让这时从沉思中醒悟过来,惊讶的说道:“难道这套剑法中所有变招都是骗人耳目的?”

    岳子然对孙富贵笑道:“怎么样?小白便上当受骗了。”接着又解释道:“这套剑法中不仅那些精妙的后招是无用的,招式也只有刺别人命根子的时候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哼,想破我的剑招?那人一定得变成太监才能领悟到精髓。”

    “果然是缺德剑法啊。”孙富贵赞道。(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