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架在炭炉上茶壶的边缘开始不住的涌出气泡来,如涌泉连珠,发出一阵阵气泡破碎的声音,吸引了岳子然与上官曦两人的目光。

    谢然先前听上官曦评价岳子然的时候有一阵愣神,这是才回过神来,忙先在茶壶中舀出一瓢水来,用竹筴在沸水中边搅边投入碾好的茶末,片刻之间,周围的空气中便散发出一阵淡淡地的茶香来。

    绿衣小丫头缩在岳子然怀里,不住地拨弄着他手上的贝壳手链。

    岳子然挥了挥手,示意青衣侍女将摆在凉亭内桌子上的棋子都撤了下去,才漫不经心的问道:“其实你对曲嫂他们编的那套说辞都是假的,上官剑南才是你父亲吧?”

    上官曦顿时愣住了,随后才苦笑着说道:“丐帮的情报网络果然厉害,这都查了出来。”

    这其实是摘星楼查出来的,不过岳子然也没有揭破,只是问道:“既然上官剑南是你父亲,你当初为何哄骗曲嫂他们到临安大内去盗兵书?”

    上官曦说道:“《武穆遗书》所在,我父亲看得比他的生命还要重要,因此即便是我母亲,也是在山寨被宋军攻破,父亲重伤之际才从他口中知晓的。”

    “那时我还年幼,父亲所托无人,只能告诉了我母亲,不过因为事关重大,父亲也只告诉母亲《武穆遗书》的线索在皇宫大内中,却并未说明兵书已经被他放到铁掌峰禁地去了。”

    “铁掌峰山寨被破,朝廷为斩草除根,对我们全家人通缉。后来我和母亲便辗转到山东去了。”上官曦说罢指了指自己的腿。说道:“这双腿便是拜他们所赐。”

    岳子然点点头。说道:“铁掌峰本来是不错的,当初独挑抗金的大梁,可惜它的名声现在已经被裘千仞给搞臭了。”

    上官曦若有若无的一笑,说道:“谁都有自己的活法,谁也无法勉强谁。若不是裘千仞当初灭了岳公子的家门,恐怕现在你也不会在意他的所作所为吧?”

    “那倒是。”岳子然点点头,他知道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很多东西都是虚的。只有实实在在的利益才是真的。

    上官曦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孩,从小失去父亲,随母亲在逃难中由湘南流落到了山东,而后在年少时母亲便积劳成疾病死,受尽了世间苦难。他的经历与岳子然尤其相似,所以他们对于这个弱肉强食世界的认识也几近相同。

    这也是为何上官曦能够轻易猜透岳子然想法的原因。

    这时,茶壶中的茶汤气泡翻滚,如腾波鼓浪,彻底的沸腾起来。谢然小心翼翼的去了火,加进“二沸”时舀出的那瓢水。使沸腾暂时停止,以育茶水的精华。尔后才提出温好的茶杯,为两人各沏了一杯茶。

    “请。”谢然递给上官曦,说道:“重浊凝其下,精华浮其上,上官公子趁热饮才是。”说罢,在递给岳子然一杯茶后,便坐在了他的旁边,想要伸手接过绿衣,小丫头却说什么也不离开岳子然怀里。

    岳子然饮了一口茶,说道:“我与大金国完颜洪烈的约定你已经知晓了吧?”

    上官曦点点头,说道:“知晓了,不过也只是给山东义军争取了一丝喘息的机会而已,未来究竟如何对抗蒙古铁骑,岳公子还是早做思量。”

    岳子然点点头,接着便把他与大宋绿萼华堂达成的合作说给了他听。

    上官曦在岳子然说完后,沉思片刻,问道:“你确定曲嫂他们可以招架的住绿萼华堂的人吗?鱼樵耕鱼先生虽然在行军布局上颇有一套,但说到笼络人心,勾心斗角确实要差上许多了。”

    “这不是还有你吗?”岳子然笑道。

    “我?”上官曦一怔,笑道:“怎么?你信得过我,不怕我聪明过头了?”

    “你知道你与你父亲相比缺少什么吗?”

    “什么?”

    “缺少让人信服的霸气,却多了许多让人敬而远之的阴郁。要知道,再狡诈的狐狸也是无法在山林中称王的。”岳子然说道。

    上官曦听了颇有些不服气,问道:“那么你呢?不照样是阴险狡诈,甚至还有些多疑?”

    岳子然厚着脸皮说道:“我可是比你好很多的,至少我身边还有许多足以相信的朋友,一大帮子兄弟。”说到这儿,岳子安捏着绿衣的双腮,说道:“你看现在就有个小美女粘着我,把她母亲都不要了。”

    绿衣听了“嘻嘻”的笑了起来。

    岳子然正色说道:“山东那边对付绿萼华堂的事情便交给你了,平时若有事情的话你也可以直接通过丐帮弟子传信给我。”

    上官曦突然问道:“丐帮舵主已经被你换了吧?”

    岳子然点点头:“不错,即便他们做的是对的,但不听从帮主之命的舵主还是不要的好。”

    这时,青衣侍女逐步走上前来,伴随着而来的是一阵阵的香味。她们将一盘盘诱人的菜肴放在了上官曦的面前,让人不禁食指大动。

    绿衣这时不安分起来,伸出白嫩的小手要去解一下馋,却被谢然打掉了。

    小丫头的嘴角顿时挂起了油瓶,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盯着岳子然,眼看便要哭起来。

    岳子然无奈的为她夹了一口菜,让她展颜一笑,然后对上官曦说道:“这是为招待你,蓉儿特意下厨做的。”

    恰好这时,黄蓉穿着一身白衣,长发披肩,头发上束了条金带,犹如仙女一般走了过来。

    上官曦急忙站起身子,拱手说道:“上官曦见过黄姑娘。”他知道黄蓉的身份绝不同于谢然,在一定程度上足以左右岳子然的一些想法与决策,因此对黄蓉异常的恭敬。

    黄蓉回了一礼之后,众人才各自就座,黄蓉轻易地将绿衣从岳子然身上抱了过来。

    谢然见状,苦笑着说道:“当真不知道谁才是这丫头母亲。现在她已经被你们俩给惯坏了。”

    黄蓉说道:“姑娘一定要宠着,这样将来她就不会随随便便被别人给骗走了。”

    那边的上官曦在尝了一口菜之后,赞道:“黄姑娘的厨艺果然名不虚传,怪不得曲嫂他们总是挂在嘴边。”

    黄蓉微微一笑,没有过多言语。

    岳子然说道:“接下来丐帮要对铁掌峰动手了,你要不要……”

    上官曦不等他说完,摆了摆手手说道:“我与铁掌峰之间并无瓜葛,当年逃亡山东也是被官府逼迫的,山东那边在绿萼华堂的人过去之前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布置的,你们的事情我就不掺和了。”

    “你便不想见见你父亲的好徒弟?”岳子然问道。

    “见不见又有何妨?他也只是为了生存罢了。”上官曦浑不在意的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