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白让祖传《独孤九剑》剑法本就不凡,再加上这几日来岳子然对他的勤加指点,白让的剑术早已上了一个大台阶,因此岳子然完全不需要担心。

    事实上也是如此,扶桑剑客剑术虽然厉害,但还没有完全走出有招的境界,因此被白让破剑式克的死死的。

    打斗的场面几乎是一边倒,让围观的江湖客看着热血沸腾,纷纷为白让叫好。而那扶桑剑客先前与莫先生比斗时轻松的表情早已经被汗水隐去了,眼神中更是多了一些死灰色。

    “徒弟的剑术便厉害如斯,若他亲自动手的话……”扶桑剑客心中不由的想到,顿时将存在脑海,要挑战整个中原武林用剑高手的想法给浇灭了。

    几乎刚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扶桑剑客的宝剑便被白让打落了。

    白让将宝剑架在扶桑剑客的脖子上,缓缓地说道:“你输了,东瀛剑客的剑法也不过如此。”他几乎是将扶桑剑客刚才趾高气扬时说过的原话还了回去,引起了在场江湖汉子的满堂喝彩。

    岳子然在楼上说道:“将他押起来,将来交给一字慧剑门处置。”

    “是。”白让应了一声,随着瘸子三的手下一起将扶桑剑客绑起来,押了下去。

    此时水昏云淡,仍然没有露出一片蓝天。从小楼窗台向外望去,掠过层层屋檐,可以看见如绿海的竹林,在风中轻轻涌动。再远处可以看见衡山隐在白云背后的青色身影。巍峨而厚重。现在已经是下午时分了。微风吹来带起阵阵凉意,还带来一种雨后空寂的悲凉,让人只觉秋天快要到了。

    黄蓉看着眼前的美景,被轻风中的凉意袭体,忍不住抖动了一下身子。岳子然见状将长衣披在了她身上,尔后关上了窗子,拉着她的右手,回身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岳子然为自己斟了一杯酒。说道:“如果时间不差的话,现在完颜洪烈已经快要回到大都了,我们得抓紧时间把《武穆遗书》给找出来。”

    黄蓉早已经知道了岳子然与完颜洪烈的交易,因此问道:“你确定《武穆遗书》在铁掌峰上?”

    岳子然点点头,说道:“差不了。到时候你在衡山等候佳音便是了,我绝对把《武穆遗书》给拿回来。”言下之意却是不想黄蓉随他一起上铁掌峰了。

    黄姑娘不依的说道:“不成,我一定要随你一起上铁掌峰去会会那裘千仞,看他与裘千丈是不是当真的长的一模一样。”说到这儿,她迟疑了一番,问道:“裘千丈那里不会有什么麻烦吧?他可是从太湖开始便一直在防备你了。”

    岳子然笑道:“我了解他。耍一些小伎俩还可以,真正想要阻挡我报仇的脚步却是不可能的。他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你了解他,他也了解你!”黄蓉没好气的说道:“还是多防范他一些才是,上次他能够通过利用与裘千仞交换身份的方式骗了你,这次照样可以。”

    岳子然漫不经心的说道:“他难道还能够突然练出一番高强的本事来不成?怎么?对你相公这么没信心。”说罢,黄蓉见岳子然又露出了那副只有在与她打情骂俏时才露出的笑容。

    黄蓉白了他一眼,说道:“没个正经!严肃点儿,说正经事呢。”

    她这么一说,岳子然反而愈加不正经起来,他把黄蓉强行抱在自己怀里,说道:“你说吧,我听着。”

    黄蓉打掉他探向衣襟内的坏手,说道:“我看那日裘千丈离开太湖的时候,并不像是在说空话。他当时一定是已经想到要对付你的法子了,所以才把话说的那么坚决。”

    岳子然嘟囔的说道:“他就是一江湖骗子。我们两个现在已经两清了,到时候一上铁掌峰,无论是裘千仞还是裘千丈都是要杀的,他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不过。”岳子然随即想起来一件事儿来,说道:“裘千仞的妹妹却是不得不防。”

    “裘千仞妹妹?”黄蓉还是第一次听说,问道:“她很厉害吗?”

    “不错。”岳子然点点头,说道:“这人无论心计还是武功都绝非凡人,她几年前嫁到了绝情谷,听说在短短几年内便把她丈夫祖传的武功‘自封穴道之法’和‘阴阳倒乱刀法’进行了改良和完善,变的更厉害了。”

    “绝情谷?”黄蓉明显没有听到重点,说道:“这世上还有听起来这么绝情的地方?”

    “别听名字绝情,那可是一个美轮美奂的地方,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带你去看看。”岳子然说道:“绝情谷这名字其实主要源于谷内生长的一种奇毒的植物,唤作情花。”

    “情花?这名字倒也奇特。”小萝莉歪着脑袋点点头,任由岳子然的手在她的后背上摩挲着,说道:“这花一定很好看吧?”

    “好看?或许吧。”岳子然说道:“它的花瓣娇艳无比,入口香甜带有醺醺然的酒气,上次裘千丈告诉我的时候,着实馋了我很久呢。不过,在情花上生有小刺,被刺到的人,心中只要稍微动情便会剧痛,如万箭穿心一般难受。”

    黄蓉吐了吐舌头,说道:“原来这绝情谷的名字是从这里来的。这种毒药有解药吗?”

    岳子然淡笑一声,说道:“绝情谷有绝情丹和断肠草,两者都可以解掉情花毒。”

    “绝情,断肠。”黄蓉嘀咕道:“那地方的景色再美,估计生活在那里的也都是一群不幸福的人罢了。”

    岳子然点点头,说道:“那裘千尺和公孙止绝非等闲之辈,若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裘千丈很可能去与他们商议对策了。只是奇怪的是,近些时间来我丐帮弟子一直没有寻到裘千丈的身影,更没有打探到绝情谷的位置和动向,这倒让我们满头雾水了。”

    “所以吧,你千万得注意裘千丈那个老骗子。”黄蓉总结道。

    岳子然淡笑着说道:“君山一战,铁掌峰高手几乎损失殆尽。现在丐帮弟子在江南各处大举攻陷了铁掌峰的各地势力,完完全全将铁掌峰包围了起来。”

    “到时候我丐帮弟子精锐进出围攻铁掌峰,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那老骗子绝对闹不出什么幺蛾子来。”岳子然说道。

    黄蓉见岳子然完全没有将裘千丈放在眼底,心中隐隐有些担忧,不过终究还是没有多说,只是愈发坚定了她要随岳子然上铁掌峰的决心。

    这时,孙富贵走上楼来,在外面敲门,惊得黄蓉急忙脱离了岳子然的怀抱。

    只听孙富贵在门外说道:“师父,那瘸腿秀才被丐帮弟子给您押来了。”(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