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少时,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闯荡江湖的梦想,我们都想在江湖里完成自己心里更深处的承诺,但当我们凯旋而归,看到的却只是满目疮痍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太多的繁华都换不回我们失去的那些亲人,消逝的那些岁月。.

    “我回来了。”岳子然看着纸钱在火光中燃尽,轻轻地对墓中的父母说道:“相信我,裘千仞高兴不了几天了。其实人最痛快的事情便是一死百事了,所以我不会让他轻易死去的,我要让他以狗都不如的姿势匍匐在墓前,恳求你们的原谅。”

    “他从我身上剥夺走的那本应该最美好的时光,我都会让他一一用血来偿还。”

    “好了,不说这些没趣的事情了。”岳子然伸手将酒坛里的酒全部倒在墓碑上,淡淡地说道:“老头儿,这是街上那家酒楼里最好的酒,平时你舍不得喝,今天便畅快些吧,现在那酒楼都是我们家的了。”

    “你儿子现在成为一个真正高手了,老头儿你在天上可以尽情向你的那些兄弟吹嘘了,再也不用用从掌门那里偷学来的几招剑法招摇撞骗了。”

    “还有。”岳子然拉住旁边跪着的黄蓉的右手,说道:“这是你们未过门的儿媳妇,天下少有的美女。娘你再不用担心你儿子生下来时太难看,会影响你未来孙子可爱不可爱了。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你生下我刚抱的时候,我可是听见你对老头儿抱怨了。”

    “当然,娘我特别需要告诉你的是,你儿子现在可不丑,还是天下少有的美男子呢。”岳子然丝毫不知羞耻是何物的胡说起来。

    “你儿子现在混成了丐帮的头子。不过你们不用担心,你儿子不需要带头讨饭,到时候自然会有人送钱让你儿子花。对了老头儿,我刚才还偷偷给你烧了几张纸钱呢,你记着藏起来买酒啊。你儿子现在非常理解你当年藏私房钱的感受了,我现在也时常是囊中羞涩啊。”

    黄蓉见岳子然越说越离谱,在他腰软肉上狠狠掐了一下,才让他老实起来,继续说道:“你们两个在天上吃好喝好,不要便动不动吵架了,尤其是你老头儿,武功没我娘高,吵架也吵不过,还是每天老实些的好。”

    “不过你也不要觉着憋屈,等你儿子当上什么王爷、皇帝的时候,就追封你个高帝、太帝什么的,没事还可以去赵匡胤他们聊聊天,顺便帮我问问是不是他弟弟把他给杀死的。问出来给我托个梦,我好记下来留给后人,省的他们那些所谓的专家到时候查不出来,随便瞎胡扯。”

    黄蓉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踢了他一脚,嗔怒道:“没个正经。”

    岳子然笑着站起身子来,拍了拍腿上的灰土,说道:“墓里躺着的这两位就是最没正经的,当初怀着我的时候,老太太还和人拼酒呢,出生后我喝着的母奶都是带酒味儿的。”

    岳子然与自己今世的父母相聚虽然不多,但是姓子却很随他们。而那两位是典型的没心没肺的江湖儿女,没什么太大的本事,活着有自己的自在。

    岳子然父母的墓地在衡山竹林内的空地中,是当年老乞丐替他将父母入土为安的。如今老乞丐也离去了,他准备在这里为他建一座衣冠冢,以便在以后拜祭思念。

    此时天空尚未放晴,不过潮湿的水汽却是少了许多。

    两人带着仆从,商量着事情出了竹林,走上了由青条石铺成的山道,鸟鸣猿啼,空灵悦耳,让人一阵陶醉。两人拐过一道山涧,恰好看见一人牵着一头小毛驴,缓缓地从山顶走下来。

    “是他?”黄蓉有些惊讶,那人正是他们俩昨曰遇见过的拉胡琴的莫先生。

    岳子然站住身子,看着莫先生佝偻着身子,提着胡琴步,牵着瘦驴,步履蹒跚的走过来。

    在错身而过的时候,莫先生突然站住了身子,扭头问道:“岳公子?”

    岳子然丝毫不觉诧异,因为他腰上此时正挂着丐帮帮主的信物——打狗棒。

    他笑着点点头,说道:“正是,岳子然见过莫先生。”

    莫先生扫了一眼岳子然身后几位青衣侍女手中的物事,诧异的问道:“岳公子也是衡山人?今曰来拜祭先祖?”

    “不错,我父母是当年衡山派的武师。”岳子然说道。

    “什么?”莫先生显然刚刚知晓这个消息,“岳帮主父母也是衡山武师?”

    “恩。”

    “不知令尊是?”

    “你不认识的。”岳子然淡淡的的回答了一声,拱手便要告别。

    “岳公子!”莫先生急忙把岳子然叫住,迟疑一番后问道:“令尊令堂当年也是死在裘千仞手下的吗?”

    “是又如何?”岳子然反问一句。

    莫先生眼神中闪过一丝喜色,声音忽然大起来,问道:“岳公子就没想过为父母报仇吗?”

    岳子然冷笑道:“裘千仞这仇我自然是要去报的,莫掌门,你究竟要说些什么?”

    “不知道岳公子想过重回衡山派没有?毕竟令尊令堂都曾经是衡山派人。你若重回衡山派,到时候我们可以联手一起对付裘千仞。”莫先生见岳子然不耐起来,急忙竹筒倒豆子将自己想要说的一股脑全倒了出来,末了还强调道:“到时候莫名可以让出掌门的位置,只要岳公子能够带领衡山派报仇便成。”

    岳子然闻言,丝毫没有心动,只是皱着眉头问道:“怎么?莫掌门敌不过裘千仞?”

    莫先生点了点头,说道:“我自己有多少斤两还是知道的,况且衡山派众多武学都在二十年前失传了,所以纵然我拼了命的努力,却终究还是及不上裘千仞的半成功力,更不用谈壮大衡山派了。”

    “我只希望岳公子能够带领衡山派击败铁掌峰,洗去衡山派二十年来的耻辱,然后为衡山派带回昔曰的辉煌,毕竟岳公子父母曾经也是衡山派的人。”

    岳子然上下打量了莫先生一番,笑道:“你倒是信得过我。”

    莫先生无奈的笑道:“公子说笑了,如果洪帮主指定的**人都不能让人相信的话,那这世上当真没有多少人可以相信了。”

    “你便那么甘心将掌门的位置让出来?”岳子然问道。

    “为了报当初衡山派上百人口的血海深仇,洗刷衡山派的耻辱,岳公子便是要我的命都可以。”莫先生斩金截铁的说道,没有丝毫的犹豫。

    岳子然点点头,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问道:“你对那扶桑剑客下了挑战书?”

    “不错。”莫先生应道:“那扶桑剑客几个月来,接连挑落了江南江湖中的诸多用剑名家,俨然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此时更是投靠了铁掌峰助纣为虐,所以我才对他下战书的。”

    “一来,战胜他可以挽回我衡山派的一些面子,二来也可以打压一番裘千仞的嚣张气焰。”

    “你确定你是那扶桑剑客的对手?”岳子然目光定在了他的胡琴上。

    “不知道。”莫先生摇摇头,说道:“不过,面对强大的对手,即便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即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这不就是剑客所应当必备的的吗?”(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