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我与丐帮兄弟聊天的时候听他们说的,继任丐帮帮主之位的是洪帮主弟子。洪帮主他老人家自己则去四处云游找好吃的去了。”他的同伴答道。

    酒客顿时失望起来,说道:“前些时候听说丐帮在对铁掌峰动手,我还期待洪帮主能够好好收拾一下那裘千仞呢,如今看来却是难了。”

    他的同伴哈哈一笑,故作神秘的说道:“你不知道,其实前些日子对付裘千仞的就是丐帮现任帮主,我听丐帮兄弟说,他的剑法比九指神丐还要厉害呢。”

    “吹的吧。”酒客明显不相信,说道:“洪七公虽然擅长拳脚功夫,不过剑法也应该不弱啊。那人怎么会被他师父剑法还高呢。”

    “我听说他岳父是东海桃花岛岛主,那小子剑法应该是学自他岳父的。”他的同伴说道。

    “哦。”酒客顿时明白过来,说道:“我说这小子怎么会成为洪七公弟子,当上丐帮帮主的,原来是个小白脸啊。”

    “噗。”一旁一直在偷听的岳子然顿时被呛住了,将嘴中的米酒一口吐了出来。

    当日,入夜。

    瓢泼的大雨扰人清梦,让人一时之间难以入眠。

    岳子然站在窗前,透过雨帘望向远处衡山的夜幕,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在这里度过的时候,还有今生父母的音容笑貌。虽然相处短暂,岳子然却一直不曾忘记他们的样子。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黄蓉闪了进来。

    “你还好吧?”她看着没有睡意的岳子然问道。

    “很好啊。”岳子然笑道:“我能有什么事情?倒是你,今晚上算是自投罗网吗?”

    黄蓉顿时害羞起来,却犹自强撑着傲骄的说道:“我只不过是怕你伤心,所以才过来陪陪你。”

    岳子然轻轻一笑,上前牵着她的手。说道:“那你准备怎么陪我?”

    黄蓉轻咬着自己的嘴唇,在烛光下不甚娇羞,抬眼见岳子然满眼含笑的看着自己。哪有丝毫近乡情更怯的忐忑心情,顿时觉着自己白担心了。因此恼羞成怒的踢了岳子然一脚,嗔怒道:“满肚子坏水,我白担心你了。”

    岳子然厚着脸皮将黄姑娘拉到床边,说道:“其实我很伤心呢?尤其是这里。”说罢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出乎他意料的是,黄蓉并没有拒绝,而是很主动的上前一步,与他吻在了一起。。

    世间万物安静下来。岳子然只可以听见黄蓉渐渐粗重的呼吸声。他的手也不老实起来,慢慢探入了黄姑娘的衣物中,攀上了那两座高峰,轻轻的揉捏着。让它在自己手中变换着形状。

    黄姑娘没有挣扎,甚至没有丝毫拒绝。这让岳子然愈加放肆起来,他轻轻将小萝莉的外衣剥了下来,只留下亵衣亵裤,然后将她放在床上。

    黄蓉早已经是羞着不敢睁开眼睛了。只听岳子然吹灭油灯上了床,将她整个揽在怀里。她只察觉到岳子然的一只手在她身上轻轻摩挲着,每经过一片肌肤便带来一阵战栗。突然,黄蓉感到胸前一热,却是岳子然将“小兔子”的凸起轻轻含在了嘴中。

    黄蓉顿时“嘤咛“一声。只觉整个脑子开始不听使唤了。

    片刻之后,黄蓉只听岳子然在她耳旁轻轻问道:“真的要把你在今晚交给我吗?”

    “恩。“黑暗中的黄蓉轻轻应了一声,伸手将岳子然贴在自己的胸口,说道:“抱歉,我来的太迟,让你经受了这么多痛苦。”

    “傻瓜。”岳子然笑了,说道:“这和你有什么干系,难道你当真把我当成小白脸了?”说罢用被子轻轻盖住了黄蓉的身子,说道:“今晚便算了,我要将这个惊喜留到我们洞房花烛夜的时候。现在嘛……”

    “去死。”小萝莉本来心中还有些忐忑,此时听了岳子然的前半句心情顿时放松下来,但听到岳子然最后语气中意思的时候,顿时嗔怒起来。

    不过,黄姑娘终究没有拗过某人,柔嫩的小手划起船桨来。

    清晨,连日的雨终于停住了,虽然天空还没有放晴,但人们终于逃脱了那潮湿的天气。薄雾在街道上弥漫开来,能在远处便听见行人踩在青石板上的脚步声,却只有在走近之后才能看清来人是谁。

    岳子然拉着黄蓉的手,漫步在衡山街道上,将经过的每一处景色都与记忆中的场景一一对应,然后为黄蓉讲述他在这里发生的故事。黄蓉虽然惊讶于他幼时惊人的记忆力,但同时对于他昔日的经历更是好奇,因此只是听岳子然慢慢的说着。

    突然,在走到一处街口时,岳子然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黄蓉不解的问道。

    岳子然看着街道对面的馒头铺,笑道:“没想到这家店还开着,只是不知道阿婆现在还在不在。”说罢他牵着黄蓉的手走到了对面,朝馒头铺里面望去,先看见一个中年男子忙碌的身影,心中刚有些失落,便见一位满头白发,皱纹布满额头,佝偻着身子的老阿婆走了出来。

    店铺周围无人,因此老阿婆一眼看见了岳子然,问道:“客官要买馒头吗?

    “对。”岳子然点点头,说道:“我要两个馒头。”

    老阿婆应了一声,哆哆嗦嗦的用纸包起两个馒头,递给岳子然。

    岳子然接过,递给老阿婆一锭金子,转身便走。老阿婆初时没有反应过来,当看清手中是一锭金子的时候,顿时被吓了一跳,急忙走出店铺,却只看见一片白雾,那公子与如神仙一般的女子已经是不见了。

    街道上,岳子然递给黄蓉一个馒头,说道:“尝尝吧,以前老阿婆的馒头可是救我命的。只要我讨不到银子和吃的,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便会到老阿婆那里转悠,每次老阿婆都会给我两个馒头。”

    似乎觉着这故事太过伤感,岳子然随后笑道:“不过老阿婆以前可没有这么老,那时可漂亮了。”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