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水穿过竹林,打在油纸伞上,啪嗒啪嗒的作响。被风吹散的雨滴随风吹到脸上,带来丝丝的凉意。

    岳子然让白让等人先行,自己拉着黄蓉的小手,两人缓缓走在小径上。

    “你说的能让他们不得逞的人是谁?”黄蓉微仰着头问道。

    “还记着那个瘸腿秀才吗?”岳子然轻笑道:“千万不要小看他,那人聪明的紧。”

    黄蓉不解问道:“你又没见过他,怎么知道他聪明?”

    “从他行事风格上便可以看出来了。”岳子然说道:“山东丐帮参加义军原本就是我提前布局好的。只是没想到我还未对曲嫂他们开口,这瘸腿秀才便已经把所有事情都替我办了。”

    黄蓉站住了身子,下巴扬了起来,怀疑地看着岳子然:“也就是说,在很久之前你就决定要……”

    “不。”岳子然摇摇头,左手托住黄姑娘的下巴,说道:“在遇到你之后我才有这样野心的。我说过,要给你这世上最好的东西。”

    黄蓉本来是有些生气的,生气岳子然居然将如此重大的事情瞒着她。但此时听他柔和充满情意的话语,心情不由地变的甜蜜起来。

    “这世上还有比天下更好的东西吗?”岳子然笑着,用手指轻抚摸她的红唇,问道。

    “有。”黄姑娘傲骄的说道。

    “什么东西?”岳子然诧异。

    “你这个东西啊。”黄蓉嘻嘻笑道。

    “我?”岳子然反指着自己,心中欣喜,但还是条件反射地问道:“我是什么东西?”

    “你不是东西。”黄蓉说罢,做了个鬼脸,跑出了油纸伞,进入了雨幕之中。

    岳子然急忙追上去,喊道:“你别跑。让我逮住你今晚非得让你划桨不可。”

    黄蓉嘟着嘴唇,说道:“不要,脏死了。现在手中还有味道呢。”

    ……

    七八月份似乎进入了江南雨季。岳子然他们一路南下,长伴着便是淅淅沥沥的雨丝。很少有看见阳光的时候,因为道上的泥泞,他们赶路很慢,大约用了十天的时间才赶到衡山脚下的衡山城。

    刚到衡山的傍晚十分,雨突然下大起来,瓢泼的雨水冲刷着人们眼内的视野,马匹也受惊开始止步不前。好在岳子然曾经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过几年。知道哪里有住宿的地方,因此他们在彻底被大雨困住前,走进了这家衡山客栈。

    在大雨中赶路的行人不多,客栈里没有多少来往的客商。大多都是在雨季闲着无事来客栈喝酒聊天解闷的当地酒客。因此当岳子然等人走进客栈的时候,顿时便吸引了大堂内几乎所有酒客的目光。

    他们先要了几间客房,在换过衣服之后才重新聚在客栈大堂内。

    岳子然唤来小二,问道:“上一坛你们自家酿的米酒,再上四碗你们这里的豆腐花。”

    “豆腐花?”小二愣住了。他见这几位客官衣着华丽,只当是有钱之人,却没想到这位客人点名要吃豆腐。,那豆腐花可不是什么能够上得了台面的东西,平常都是穷苦人家才吃的。

    “对。就要豆腐花。”岳子然确定的点点头,用手指了指其他人,说道:“其他酒菜让他们自己点,你先把我要的东西端上来。”

    “是,是。”小二忙应一声下去了。

    岳子然这才扭过头来,对身旁坐着的黄蓉和洛川等人说道:“当年在我年幼还在衡山附近乞讨的时候,每次进到这里我都会被他家米酒的清香和看上去爽滑可口的豆腐花给馋的要死。”

    “后来,我便暗暗发誓,等岳爷有钱之后,一定要住在这里,每天饮米酒喝个烂醉如泥,吃豆腐花要上四大碗,吃两碗倒两碗。”

    说到这儿,岳子然感慨颇多的对黄蓉说道:“今天我的愿望马上就要实现了。”

    黄蓉听了有些心疼。她的脑海中甚至可以浮现出这样一副画面:一位衣衫褴褛饥肠辘辘的小乞丐在这样大雨瓢泼的天气里,走进了这家客栈,咽这口水看别人饮酒吃豆腐花。

    洛川叹了一口气,对走过来的小二说道:“也给我来一碗豆腐花吧。”

    黄蓉和其他人随后也要了几碗。

    小二一怔,心中纳闷,想道:“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几位仙女儿一般的女客也要吃豆腐花了?她们不像没钱人啊?难道是因为我们店里豆腐花太好吃?”

    其他的酒客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好奇,一时之间客栈内的豆腐花竟然卖的火热起来。

    此时客栈内酒客不多,散落在各个角落桌子上,与自己的同伴窃窃私语,因此大厅内有些安静,可以听见外面雨水溅落在瓦片上敲响的声音

    岳子然吃了一碗都豆腐花,心中大为失望,远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吃,正要向一旁的黄蓉吐槽,却听旁边酒客对他的同伴嘀咕道:“你听说没?莫先生向那扶桑剑客发出挑战了,战书都已经送到铁掌峰了。”

    他的同伴丝毫不觉奇怪,说道:“我说什么来着?莫先生在那扶桑人投靠铁掌峰之后,就一定会出手的。”说着那人饮了一口米酒,继续说道:“没办法,衡山派与铁掌峰的梁子二十多年前就已经结下了。之前莫先生或许可以不理那扶桑剑客,现在为了对付裘千仞却是不能不动手了。”

    先前说话的酒客问道:“那你觉着莫先生与那扶桑剑客比试剑法的话,谁会赢?”

    他的同伴叹一口气说道:“我当然是希望莫先生赢了。不过传言说那扶桑剑客剑法确实了得,很少有人会在他手上撑过一百招。自从西入我中原以来更是罕逢敌手,即便是那一字慧剑门的卓大师也死在他手上了呢,而且我还听说裘千仞在剑法造诣上也不如他高,所以我觉着莫大师估计更不是他的对手了。”

    先前说话的酒客闻言一拍桌子,怒道:“说起来我就来气,偌大个江南武林竟然没有人能在剑法上比过那扶桑人?难道真的要请丐帮洪帮主那般的高手出手才成?”

    他的同伴低声道:“九指神丐已经不是丐帮帮主啦。”

    “什么?”那酒客一惊,问道:“怎么回事?难道还有人能从洪帮主手上抢去丐帮帮主的位置?”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