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太监环顾四周,小心翼翼地说道:“这话说出来可是要掉脑袋的呢。”

    岳子然饮了一杯茶,不屑地说道:“我早些时候可是险些被你们要了脑袋。”

    老太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忙将话题拉了回来,说道:“慕容家中几辈攒下来的家业,如今全部在岳公子手中了呢,您又执掌天下第一大帮丐帮。”说到这儿又看了黄蓉一眼,笑道:“还是东海桃花岛黄岛主的东床快婿,在江湖中的地位绝对不在他人之下。我相信到时候只要我们合作,任那蒙古兵再骁勇善战也是敌不过我们的。”

    岳子然若有所思,点点头说道:“听着有点儿意思。”

    老太监受到了鼓舞,继续说道:“现在大金国不与公子为难,公子大可以在山东扎稳脚跟,到时候我们合兵一处,驱逐了蒙古兵,虽说我大宋没有异姓封王的先例在,但到时凭岳公子为大宋国立下的功劳,岳公子绝对可以封王封侯的呢。”

    岳子然奇怪地问道:“我难道不可以自己称王吗?”

    老太监哈哈笑道:“岳公子又开玩笑了,您靠什么?山东义军?还是你那饥饿问题都没解决的几万丐帮帮众呢?”

    岳子安点点头,说道:“嗯,老木你说的有道理,那你说说我们怎么合作吧?”

    “很简单,回去我便请命堂主,让官家为山东义军发出任命呢。”老太监笑道。

    “那我们在山东怎么发展?”岳子然摊开双手,“我们丐帮可是只有人没有钱的。”

    “这好办。”老太监似乎早已经想好了,振振有词地说道:“到时候我们堂主将亲自派人到山东帮助山东兄弟们经营占住的城池。若是有银两短缺的地方。我想官家看在能够收复北方土地的份儿上。一定会不吝啬银子的。”

    “不错。”岳子然又是点点头,随后做了个手势,说道:“老木,我们这么辛苦是不是也应该……”

    “对对对。”老太监醒悟过来,说道:“到时候我们一定会从中抽取一些,用做给岳公子俸禄的。”

    “不错,不错。”岳子然哈哈笑了起来,以茶代酒。说道:“来,我敬你一杯。”

    老太监举杯与岳子然碰了一下,两人一饮而尽。

    岳子然突然说道:“不过,我丐帮子弟老木你看一下,是不是也应该照顾一下?江南的江湖可是被裘千仞那个投降大金的奸贼称霸着呢。”

    老太监苦笑道:“岳爷,你觉着你擅自调动大军围剿君山铁掌帮那事情是谁为您压下来的?”

    岳子然看了老太监一眼,说道:“不会是你吧?”

    “是堂主他人家亲自办的。”老太监说道:“我哪有那本事。”

    岳子然点点头,说道:“裘千仞在江南为非作歹,你们堂主他老人家就没出手管管吗?”

    老太监无奈地说道:“岳公子不登庙堂是不知道官场的险恶,堂主他老人家想要管。可惜被他人掣肘,管不了啊。”

    岳子然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别在这儿倒苦水了,我知道你们帮我对付不了裘千仞了。不过我们丐帮剿灭他们的时候,你们可得确定官府不能出面啊。”

    老太监立刻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岳公子放心,这点事情我们还是可以办到的。”

    岳子然随后又与他寒暄了一番,然后站起身子来,挥了挥袖子,说道:“走了,今后若有事的话,你到酒楼找小二就可以了,他们可以找到我的。”

    “是。”老太监站起身子来,恭送岳子然带着一行人逐渐消失在竹林尽头。

    “琦琦。”老太监问道:“你觉着这位岳公子的话我们能够信几分呢?”

    “七八分吧。”小太监声音空灵,疑惑地看向老太监:“公公您怀疑他?”

    老太监轻舒一口气说道:“这世道谁都不傻,他一定有后招的。不过我们如果能够提前在山东布局,待大金亡国之时,我们也会有更多的机会夺回幽云十六州。大宋已经退无可退了,只能向前迈步了呢。”

    “可是……”小太监语气中有许多的担忧,这其中包括对官家、朝臣、官兵还有百姓的忧虑。

    老太监打断了他,说道:“算了,这些事情都不是我们能够想的呢,让堂主他老人家决断吧。不过这位岳公子……”

    “怎样?”小太监脱口而出。

    老太监诧异地回过头来,看向小太监,眼角闪过一丝狰狞,问道:“怎么?你很在意这岳子然?”说罢,将手掌拖住小太监的下巴,说不清是不是在笑的问道:“我的小乖乖难道春情涌动了?”

    “没,没……”小太监忙摇头,想要挣脱老太监手掌。

    “喜欢他也没用。”老太监声音冷冽下来,说道:“即便你从小是被当做女孩子养的,也改不了你是太监的事实,堂堂丐帮帮主是不会注意一个小太监的,甚至他还会觉着你恨脏。”

    “可是,刚才他还和你……”

    “啪”老太监一巴掌打在小太监脸上,惹来了先前被他赶出亭子的那些锦衣江湖客的目光。老太监冷冷地说道:“你胆子越来越放肆了,今晚午夜老我房间……”

    “是。”小太监似乎没有感到脸上红手印的疼痛,声音起伏不变的说道,只是手掌握着更加紧了。

    老太监脸色立即回复了正常,继续先前的话题,说道:“可惜,这岳公子明显是个贪财之人,三句话离不开一个钱字,这种人是最好对付的。”

    ……

    竹林道上。

    黄蓉问道:“你当真要答应他吗?”

    岳子然笑道:“有人送银子为什么不答应?”

    “可是他们明显想要控制曲嫂他们。”黄蓉皱着眉头说道:“再者,你当真想要在大宋做一个侯爷?”

    “笑话。”岳子然嗤笑一声,说道:“我们先前说的那些话有几分是真的?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目前丐帮在大宋境内还多仰仗他们,山东曲嫂他们也是需要很多银子的,大宋却正好为我们所用,何乐而不为。”

    “可是他们明显是要架空曲嫂……”黄蓉担忧地说道。

    “放心,有人应该有办法不让他们得逞,指不定到头来,他们还会人财两空。”岳子然笑道。

    “这人是谁?”黄蓉诧异,目光移向苟三爷。

    三爷没好气的说道:“别看我,我可不会这些尔虞我诈的东西。”

    岳子然笑道:“三爷,听那死太监的话,自在居有不少家底呢,什么时候让我开开眼?”

    三爷冷哼一声:“等你需要用的时候,石大家自然会拿出来的。”说罢,倒背着双手先走一步了。

    “老爷子脾气很大啊。”岳子然说道。

    “只是对你吧?三爷对我可好了呢。”黄蓉说道。(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明天继续两更,谢谢大家支持……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