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滴连成线,穿过竹林,敲打在竹叶上,发出轻微的簌簌声,让人心中一片安宁。

    河水流的更加的急了,溅起一朵朵水花。

    亭子内。

    “精神损失费?”老太监诧异地问道,随即醒悟过来,微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想要什么?”

    岳子然脸色陡然转晴,表现的热情了起来,他熟络地对老太监说道:“老太啊,你也知道,我刚刚成为丐帮帮主,手下有上万的兄弟都穷的揭不开锅了,正等着我救济他们呢。你看你们那儿有多余的闲钱没?先赔偿给我点儿。”

    老太监笑容有些凝固,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多少钱呢?”心中深怕岳子然会狮子大开口。

    岳子然从怀中取出丝绢来,说道:“这是河北、山西一带悍匪彭连虎暗算我时打下的一万两欠条。鉴于你们罪孽深重,嗯,就九万两吧。”

    “九万两!”老太监顿时站起身子来,脸上的笑容不再。

    岳子然忙安慰道:“老太,老太。”

    “洒家姓木。”

    老太监是彻底怒了,在他看来岳子然是在趁火打劫,一万两白银别说是彭连虎了,即便是他在宫中采办多年也没有这么多的身家,官家一时间想要拿出这么多银子来都得问一下内府太监。

    “哦,老木,你们不会比彭连虎那厮还穷吧?”岳子然问道。

    老太监又坐了下来,冷笑道:“岳公子你若是能让彭连虎掏出这么多银子来,洒家立刻给你九万两。”

    “好。爽快。”岳子然一拍桌子。喊道:“笔墨伺候。”

    “你要做什么?”老太监睁大了眼睛。

    “打欠条啊。”岳子然很自然地说道。

    “可是……”老太监满头雾水。

    岳子然挥了挥手。打断了他,说道:“没什么可是的,老木你放心吧,彭连虎那里我一定会榨出一万两银子的,你暂且打上欠条。”

    榨彭连虎一千两?老太监不信,他见只是打个欠条而已,因此毫不犹豫地的在打上了欠条。

    岳子然在一旁不忘说道:“别忘了盖上你们的官印。”

    “对了。”岳子然又说道:“你得先付一千两银子。”

    “先付一千两?”老太监神色一顿,问道:“为什么?”

    “怎么?我不得先买点东西补补啊。这一千两便算作利息了。”岳子然反问一句。

    一千两的银子也就是一百斤的重量,他们这次出来的时候还是带着的,因此老太监当下便命手下将银子取了过来。

    岳子然看了那堆银子一眼,刚要动手,却听黄蓉在旁边咳嗽了一声,他顿时老实起来,挥了挥手对白让说道:“你们两个将银子给你师母送到车上去。”

    白让与孙富贵应了一声,领命去了。

    “好了,谈正事吧。”岳子然挥了挥手说道。

    “我们说到哪儿了?”老太监被岳子然先前打岔,又被他一阵敲诈。早生气地忘记说什么了。

    “说到刺杀我这件事不是你们做的了。”岳子然好心的提醒道。

    “对对。”老太监努力让自己恢复先前那般冷静的微笑,最后不忘强辩一句:“刺杀真不是我们做的呢。”

    “那你打欠条做什么?”岳子然挥了挥手的欠条。

    老太监顿时愣住了。心中大骂道:“这小子太他娘鸡贼了,当初是谁出的馊主意要刺杀他的?”

    老太监强压住心中的郁闷,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虑半响后说道:“当今天下已乱,无数豪杰涌现出来要争夺这天下,岳公子既然秉承自在居慕容老前辈的遗志,自然是应当不居于人后了。”

    岳子然听不明白,问道:“你直说就得,别绕弯子了。”

    老太监尴尬一笑,说道:“大金国山东义军首领听说与岳公子关系匪浅,不知道是也不是?”

    “不错。”岳子然饮了一口茶,说道:“怎么?你想入伙?我走走门路少收你一点入伙儿费。”

    “不,不,不。”老太监急忙摆手,心道:“这人当真是钻到钱眼去了。”他笑道:“我听说岳公子与大金国王爷有过交易,让他暂时放弃围剿山东义军?”

    “没错。”岳子然点了点头。

    “那就是了。”老太监说道:“岳公子应该知晓蒙古吧?他们现在势不可挡,已经不是大金国能够抵挡的了。在洒家看来,撑不了几年北面城池便尽属那成吉思汗了呢。”

    岳子然没有说话,知道老太监要说到正题上了。

    老太监见岳子然不接话,只能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说道:“蒙古兵所向披靡却残暴非常,我想当他们攻破大金国后,山东义军想必是讨不了好的,岳公子难道不应该给他们安排一条后路吗?”

    岳子然“嘁”的不屑冷笑道:“安排一条后路?归顺我大宋吗?”

    “不错。”老太监点点头。

    “大宋朝也不怎么稳当吧?大金国现在瘦死的骆驼都能吓坏大宋国某些人,到时一不小心把山东义军当成义胜军怎么办?再说,你确定大宋能够阻挡住蒙古的铁骑?”

    “怎么不能?”老太监傲然地说道:“我大宋有江河之险,蒙古人那些马上的匹夫想要渡过大江(长江)简直是痴人说梦。”

    岳子然不客气地说道:“骗骗三岁稚儿还成,老木你来骗我却是不厚道了。谁不知道大宋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少奸臣和投降派,到时候蒙古骑兵一来一投降,山东义军就被你们抛弃了。”

    “再者。”岳子然问道:“谁那么奇葩决定借路给蒙古骑兵的?不怕蒙古人绕道收拾大金国以后扭头来收拾你们?”

    老太监被岳子然讥讽的哑口无言,稍后苦笑地说道:“你要知道,太祖杯酒释兵权之后,我们很多人都离开了朝堂。而自从宋太祖暴毙,太宗皇帝登上皇位,我们这些人更是受到了冷落,只是暗中保护官家与皇子的安全而已,早已经没有了对朝堂的影响力。”

    “啧啧。”岳子然摇头说道:“你们混着还真是惨呢。对了。”说到这儿,岳子然突然很八卦的凑了过来,对老太监低声问道:“我问你赵匡胤是不是被他弟弟赵光义杀死的?”

    老太监顿时被吓坏了,他急忙站起身子来,将旁边的人都赶了出去,哀告道:“我的岳爷唉,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是吗?”岳子然很无辜的看向黄蓉,见她也是一副好奇的样子,才笑道:“你看我家女大王都想知道呢。”

    ps:感谢你再占用我看看童鞋的打赏,稍后还有一更,谢谢支持。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