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雨霏霏,水昏云淡。

    岳子然带着黄蓉与苟三爷漫步走近了竹林中的凉亭。

    亭子八角飞檐,狰狞的兽头直朝天际,大有吞云吐月之势。亭子上挂着一张破旧的牌匾,用黑色的大字写着“水云亭”三个字。在亭子旁边有一条小河,因为雨水充足的原因,此时“哗哗”作响,卷起一朵又一朵的小浪花。

    老太监显然在这里已经恭候多时了,见岳子然等人走过来,急忙迎了上去。他此时换了一身黄色绸衫,鼻子上粘着的那撮儿黑色胡子已经是被他拿掉了。

    “岳公子,请。”老太监上前一步,恭敬地对岳子然说道,目光随后放到了黄蓉与苟三爷两人身上。

    岳子然也不遮掩,直接介绍道:“这位是黄姑娘,我未过门媳妇。这位是自在居苟三爷。”

    老太监闻言神情一顿,特意打量了苟三爷一番,尔后笑着对黄蓉说道:“原来是东海桃花岛黄岛主千金,洒家先前失礼了呢。”

    黄蓉嘻嘻笑道:“你知道我爹爹?”

    老太监摇摇头说道:“黄岛主乃五绝之一,洒家怎能不识得?要我说自从那王重阳死后,黄岛主便是当今天下武学最高之人了呢。”

    黄蓉听了老太监的夸奖心里甜滋滋的,听岳子然没好气地说道:“不错啊死太监,不愧是宫里出来的,溜须拍马的功夫很是深厚啊。”

    老太监很自然的笑道:“哪里,哪里,洒家只是说一个事实呢。”

    岳子然不待主人招呼。大大咧咧的坐到了亭内的石凳上。说道:“闲话还是少说了。你还是先说说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吧。”

    “不急,不急。”老太监笑道:“堂主听说岳公子喜好杯中之物,特意让我从宫中为岳公子带来一坛上好花雕。”说罢深怕岳子然不满意,解释道:“这花雕可是当年皇上赏赐给堂主的,即便是当今官家也没有这等口福呢。”

    岳子然的酒虫一经被勾起,顿时迫不及待起来。他伸手抓过石桌上的酒坛,打开酒封闻了闻酒香,赞道:“果然好酒。“说罢。又将酒封封住,递给后面跟着伺候的白让,说道:“这酒用在这场合饮用简直是暴殄天物,你暂时收起来,等我闲下来的时候再慢慢品尝。”

    白让应了一声。

    老太监眼皮一阵跳动,末了才勉强一笑,说道:“岳公子既然爱酒如痴,我等也不再勉强了,今日便以茶代酒来款待岳公子了呢。”

    说罢,几个人坐了下来。俊俏的小太监亲自为众人奉茶。

    为了显示酒菜中无毒,老太监亲自喝了一杯茶。然后将所有的菜都尝了一口,才说道:“请。”

    岳子然没有与他客气,夹了一口菜,放到口中咀嚼了一番,说道:“你们御厨的手艺也不怎么样啊,有功夫多带些达官酒客去我酒楼看看,绝对比这美味多了。”

    老太监忙应了一声,说道:“岳公子放心,到时候我一定多带人去您的酒楼捧场。”

    岳子然应了一声,没有表示感谢。

    老太监也不觉被落了面子,亲自为自己斟了一杯茶,对苟三爷说道:“三爷,来,我敬您一杯。”

    苟三爷一身书生意气,迂腐气息甚浓,因此眼皮也不抬,只是举了举茶杯,便自顾自的一饮而尽了。

    老太监只当作没看见,借机发挥起来。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苟三爷,当年慕容前辈可是一代豪杰,与我朝太祖无论武艺还是学识上都在伯仲之间,只可惜先祖是鲜卑人,最终没能在我中原站得住脚,否则到了现在哪还有契丹、女真人逐鹿天下的份儿。”

    慕容龙城乃自在居上一代主人老书生的先祖,乃是鲜卑族人。

    当年五胡乱华之世,鲜卑慕容氏入侵中原,大振雄风,曾建立了前燕、后燕、南燕、西燕等好几个朝代。其后慕容氏为北魏所灭,子孙散居各地,但祖传孙、父传子,世世代代始终存着中兴复国的念头。

    中经隋唐各朝,慕容氏一直在暗中经营,攒下了偌大产业。到了五代年末,慕容氏中出了一位武学奇才,这人便是慕容龙城。他创出了“斗转星移”的高妙武功,当世无敌,名震天下。他不忘祖宗遗训,纠合好汉,意图复国,但这时偏偏出了一位赵匡胤。

    赵匡胤少时离家,是一位游侠儿,在游历江湖时结交了不少英雄好汉,也学会了一身好本事,在绿林中的名声丝毫不比慕容龙城差。后来赵匡胤辗转各路豪强,最终在军中混到了高位,风头一时盖过了慕容龙城。

    两人在当时乱世之中有过几次交手,但都是平手,谁都奈何不了谁。

    不过其时为五代年末,最大祸患便是北方契丹等各族对中原百姓的不断侵扰,因此中原百姓对北方其它民族尤为痛恨,恰好慕容龙城又是鲜卑族,因此围在他身边的江湖客便逐渐散去。

    一直到后来赵匡胤得天时地利人和,建立了大宋最终执掌了汉家王朝,四海清平,人心思治,而慕容龙城武功虽强,终无所建树,留下了太湖燕子坞的家业,郁郁而终。

    后来慕容后人还发生了一些事情,直到石大家等八大家族受慕容家族恩惠,定居到了太湖,最后形成了现在的自在居。

    而慕容家族传至老书生一代,因为多年复国无望以及受汉家文化的影响,早已经是与汉人无异了。老书生无后人更无徒弟,生前只觉天下将要风云突变,想要为自在居和天下苍生谋取一条富贵路,因此在襄阳与老和尚下棋时将自在居传给了岳子然。

    不过,慕容龙城后人蛰居到太湖,传承到南宋之后。虽然已经没有了复国心思,但大宋皇室却一直有一股势力在遵守宋太祖遗志,紧盯着自在居,时时刻刻的费尽心思,想要在暗地里对付他们。

    苟三爷听了老太监的话,冷冷一笑,也是不言语,竖着耳朵要听他话中到底在卖什么药。

    老太监继续说道:“当初各自为政,我们与自在居一直有些争斗和误会,现在时隔多日,又恰好遇到这等乱世,我想我们都应该将这些旧恨放下了。”

    岳子然茶杯倒转,说道:“不对啊,那铁老二派摘星楼的人刺杀我是不是你们吩咐的?这可说不上是旧恨吧?”

    老太监笑容不变,打了个哈哈说道:“岳公子说笑了,我们怎么会请摘星楼去刺杀您呢?要知道,凡是知晓摘星楼的,都清楚您便是摘星楼鼎鼎有名的‘杀人一刀’小九爷。”

    “杀人一刀?”黄蓉瞪圆了眼睛,她不知道岳子然居然有这名号。

    岳子然没有回答黄姑娘的疑问,骂道:“死太监少给我装蒜,这事情就是你们干的。”

    老太监仍是一副笑脸,说道:“岳公子,话可不能乱说,这事情真不是我们做的,再说您也没有证据证明是我们做的呢?”

    “我刚成自在居主人就被人追杀,不是你们是谁?要证据我是没有,反正就是你们了。今天想要谈事呢,你们得先把我这精神损失费给付了。”(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