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五章

    老太监刚跌倒在地上,他身旁先前站着的俊俏太监,便率先一步围了过去,急道:“公公,您没事吧?”他身后的那群锦衣江湖客很快也围了过来,显然这太监地位甚高。

    岳子然跃下竹枝,把剑回鞘,刚走近还倒在地上的老太监,便被一群江湖客执剑围住了,其中那俊俏的太监喝道:“站住。”

    岳子然眼皮也不抬,继续向前。

    那小太监刚要急忙喊道:“保护公公。”

    邋遢四鬼先前在万花楼时受过岳子然的优惠,也知道公公此行前来的目的,因此急忙制止道:“大家切勿动手。”

    但为时已晚,小太监看着俊俏像个姑娘似的,手中的动作却不慢,提剑、拔剑、前刺一气呵成。其他人见小太监动手了也不迟疑,宝剑向前递从不同的角度向岳子然刺来。

    岳子然冷哼一声,手中的听弦剑划过一道圆弧,众人只听一阵金铁交击声响过,执剑的手上涌来一股雄厚的力道,迫使他们全部后退一步。岳子然挡住了所有人的攻击,身子一迈走到了老太监身旁。

    岳子然笑道:“死太监,上次在皇宫内我被你追着四处跑,上上次在军营中差点被你给刺死,今天我可是报仇了。”

    老太监这才喘过气来,挥手制止还要上前动手的手下,从泥地上爬起来,说道:“你小子耍诈呢。”

    岳子然得意的笑道:“在岳爷的字典里,也是只有成功与失败。”

    “他便是追你的那个太监么?”旁边一人问道。却是黄蓉不知什么时候下了马车。走过来与岳子然打了油纸伞。

    “你下来做什么?”岳子然责怪道。“别脏了衣服。”

    黄蓉摇摇头,好奇地盯着老太监,说道:“我就看看。”

    岳子然将她拉到自己身边,低头见她裤脚沾着泥点,蹲下身子为她卷了起来,这一幕正好被小太监看见,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岳子然没注意到小太监看自己的眼神,站起身子来不客气地对老太监说道:“现在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谈谈你主子让你来见我的目的了。”

    老太监站起身子来。被俊俏的太监扶住,脸上仍挂着那副在官场上混久了地假笑,看不出丝毫喜怒,说道:“前面亭子内,洒家为岳公子准备了酒菜,我们还是边吃边谈的好,顺便我们两个也都可以去换身衣服。”

    他们两个之前一番比斗,衣服自然都湿透了。

    岳子然没有着急答应他,而是问道:“酒菜里没有毒吧?”

    老太监一愣,随即说道:“岳公子开玩笑了。洒家再是不堪也不会做出这等卑劣事情的呢。”

    岳子然啧啧嘴,说道:“那可难说。我听说你们皇宫里面的太监、宫女还有皇后什么的最会勾心斗角了,下毒、谋杀、强奸、使绊子、穿小鞋、耍心眼都是常见的事情。”话说半截突然醒悟过来,用手捂住黄姑娘的耳朵,说道:“抱歉,我忘了奸污这些事你们干不来。”

    老太监脸上闪过一丝愠怒,随即又变回了原样,笑道:“岳公子说笑了,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从哪儿听说的呢?”

    “从甄嬛传、美人心计之类的书上看来的,对了还有还珠格格。”岳子然一脸正人君子的模样,仿佛现在世上当真有此类的书籍。

    老太监苦笑道:“这都是外人胡乱编造的,公子放心,酒菜里洒家便是有十条性命也不敢下毒呢。”

    岳子然点点头,说道:“我知道啊,即便你下毒我也有蛇儿察觉的出来。我只是想知道一下你们那圈子到底乱不乱罢了。”

    老太监神色顿住了,险些一口气喘不过来,半晌之后才笑道:“岳公子挺会开玩笑呢。你先换衣服,待会儿我在亭子内款待公子。”

    岳子然应了一声,拉着黄蓉往马车这边赶来。

    他一面走,口中还对黄蓉抱怨道:“娘的,这死太监脸皮真厚,怎么说都不翻脸,一会儿事情当真难办了。”

    黄蓉拧了他一下,嗔怒道:“好好说话,怎么?你知道他们此行来的目的?”

    岳子然点点头,苦笑道:“能猜个七八十。”

    “他们为何而来?”

    岳子然眯了眯眼睛,说道:“大宋皇室可是最为奇葩的皇室了,最善于拿人当枪使唤。你还记着义胜军吗?”

    黄蓉顿时明白过来。

    义胜军是当年在金国境内的百姓自发组织起来抵制金兵的义军,大宋朝廷曾经对这些义胜军发过任命,将他们占领的城池纳入了大宋版图。只是金兵真正讨伐起义胜军的时候,大宋却是首先将他们抛弃了。

    现在山东义军与义胜军何其相似。

    只不过目前山东义军在岳子然的周旋下,已经可以很好生存下来了。

    岳子然低声说道:“而且事情远不是那么简单,当年与宋太祖一起争夺天下的还有一位厉害人物,这人与自在居有很大的渊源。”

    “谁?”黄蓉好奇地问道。

    “慕容龙城!”

    黄蓉显然没有听过这人的名字,只是两人已经走到了马车里面,岳子然不方便再与她多做解释,她只能将心中的疑问暂时存放起来。

    岳子然在一辆马车中换了一件外衣,然后下了车子,由黄蓉帮忙系上长衫上的腰封。

    洛川这时与穆念慈、谢然等人都下了马车,见他这副样子,皱着眉头责怪道:“都多大的人了,自己的衣服都系不好?”

    岳子然振振有词的说道:“没办法,只能怪我有个好媳妇儿。”他的话音刚落,便被黄蓉一巴掌拍到了脑门上,惹来了谢然等人的一番嬉笑。

    岳子然脸皮够厚,丝毫不以为意,说道:“这老太监涵养实在是好,怎么激他都不发怒,所以我只能去与他虚与委蛇一番了,你们且在上车等着吧。”

    凑上前来的唐棠好奇地问道:“那老太监是宫里面出来的?你什么时候惹上官府里的人了?”

    岳子然苦笑道:“这可不是我招惹他们,他们自己寻上门来的。”

    洛川对于岳子然的事情显然要了解许多,嘱咐道:“当年赵匡胤能够争得过慕容龙城,自然是有其厉害之处的。他后人虽然不济,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尽量还是不要得罪他们。”

    “七公上次在萼绿华堂见到的那些人的应该便是他们了,他们处心积虑对付我已经很久了,可不是我得罪不得罪他们的问题,我估计当年托铁老二杀我的人便是他们。”岳子然眯着眼睛轻笑道:“不过,看今日这架势,这老太监是有事要求我们了。”(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