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寂寥的街道上,雨落成溪,岳子然的靴子踩在水潭中,溅起一串串的水花。

    不知为何,岳子然突然想到了在太湖的碧儿。

    杭州一别,再见她时正是梅雨天,她便是这般踩着水潭,在深巷中用半生不熟的苏州话喊卖杏花的。岳子然蓦地一阵怅惘,那慵懒、闲适、清净、温馨的时光似乎再也回不去,离他渐行渐远了。

    一行人一时半会儿都没有言语,过了半晌才听洛川叹息一声,说道:“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那个不喜欢勾心斗角,行事懒散的岳子然不见了。”

    岳子然微微一顿,走了几步才回答道:“我没有变,只是我在意的变了。我想要守护我所在意的一切。”末了扭过头来对洛川笑道:“其中也包括你哦。”

    黑暗之中,岳子然看不清洛川的眼神,只听她淡淡地笑道:“我应该说谢谢吗?”

    “那倒不用。”岳子然摇摇头。

    洛川轻笑一声,问道:“你想杀了四时江雨?”

    岳子然心下一沉,脑海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你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也可以放过他。”

    洛川嘴角翘起,扬起莫名的笑容,她说道:“我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过去的诸事已成云烟,摘星楼与他之间再无任何瓜葛。”

    “那听弦剑是不是应该还给我啦?我没逃出摘星楼之前,它可是我在用的。”岳子然理直气壮的说道。

    “怎么?你不是最讨厌听弦剑。也最讨厌被拿来与江雨寒作比较吗?”洛川诧异的问道。

    岳子然眉毛轻扬,说道:“有一点他永远及不上我。”

    “什么?”

    “蓉儿。”岳子然得意的说道。“每当我想起这点的时候,在睡梦中都会笑醒。”

    洛川没有听大明白,即使是常年伴在岳子然身边的白让和孙富贵两个徒弟也是满头的雾水。只听岳子然幸福地解释道:“当我还年幼,在海边练剑的时候。每当漫天星辰,我筋疲力尽的时候,总会眺望东海中的某个方向。”

    “我知道在那里有一个女孩,我虽然没有见过她,但却已经将她的音容笑貌记在了心中。我知道她的存在。知道她会光芒万丈,却只是想卑微的活在她的生活中,对每一位从她身边走过的男人说一句:对不起,我才是主角。”

    “这点是江雨寒永远也比不上我的。”岳子然笑道:“不仅是因为我拥有这世上最好的女孩,同时也因为我比他更懂得如何去爱。”

    “他永远也不会明白,爱本就卑微的可以低落到尘埃中,然后如茶花一般悄然绽放。”

    洛川脚步停在了街道中。任雨水成河,流过她的鞋底,带出一段又一段的的回忆。

    她叹息一声,终于明白在几十年前他与她之间缺些什么了,只是没想到这答案却是另外一个与他同等身份的人来道出的。

    “如果当初……”洛川想道,蓦地又摇了摇头。心中怅惘的想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没有如果,否则也不会遇见……”

    洛川正想着,却被岳子然给打断了,他说道:“记着把听弦剑给我。我把它融了铸一把好剑。”

    洛川苦笑,轻声呢喃道:“真是个霸道的家伙。”

    ……

    回到客栈。上了阁楼。

    岳子然见黄蓉屋子的灯早已经熄灭了,因此也没去打扰她,蹑手蹑脚进了自己的房门,刚用火折子点燃油灯,便听见床榻上传来一阵均匀的呼吸声。

    他扭头看去,顿时哭笑不得,原来黄蓉这丫头不知道为何却是来岳子然的屋子里睡了。小萝莉此时睡的正香,只是被子被她不老实的踢到了一旁,胸口露出一大片如雪的肌肤。

    岳子然走上前去正要为她掩上被子,却见黄姑娘眼皮睁了开来,两颗眼珠子在灯光中灿若星辰,只是透着一股子的慵懒和迷糊。

    “你回来了?”黄蓉说话声音懒懒地,有着江南姑娘的柔媚与天真。

    “恩。”岳子然坐在床头,手指在她胸口的肌肤上轻轻滑过,问道:“你怎么睡到这边来了?”

    黄蓉懒懒地不想动弹,说道:“我怕。外面又是刮风,又是闪电打雷的。”

    岳子然笑了,手指轻轻摸索过她的嘴角,戏谑的说道:“我们家女大王杀人打架都不怕,居然怕打雷闪电。”

    黄蓉扬起嘴角说道:“我可没有与人打过架,更没有杀过人。”

    岳子然一怔,回想了一遍,倒还真是,黄姑娘跟了他之后从来过着都是公主般的生活。

    不再理会这些,岳子然问道:“闪电打雷刮风,你躲到这里便不害怕了吗?”

    “恩。”小萝莉似乎有些羞涩,用被角掩住了半个面庞,尔后为了转移话题,问道:“你和完颜洪烈都谈了些什么?”

    岳子然轻笑道:“一些琐碎的事情,无非是让他在山东对曲嫂他们客气点,对我们丐帮的北边发展也支持点儿。”

    “他答应了?”黄蓉眨着眼睛问道。

    “恩。”岳子然感受着入手的柔软,淡笑着说道:“怎么?你还不信过我的能力。”

    黄蓉突然拍开他的手掌,正经的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黄姑娘隐隐地察觉到岳子然一直在酝酿着一个大阴谋,绝不仅仅是“江湖”这么简单。

    “能有什么事情?”岳子然说着手又要探进去,却又被黄蓉给拍开了。他一怔,只见黄蓉眼圈微红,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只要眨眼便会瞬间落下。

    “怎么了?怎么了?”岳子然急忙安慰道。

    黄蓉嘟着嘴生气的说道:“为什么许多事情你都瞒着我?”

    岳子然问道:“蓉儿,乖,我能瞒你什么?”

    “你现在做的事情绝对不仅仅是要壮大丐帮!”

    “你不断地向北方运送银两,甚至将自在居所有的盈利都运到了北方。你还暗中操控着山东的丐帮分舵,与曲嫂他们也有联系。你押那瘸腿秀才,曲嫂二话不说就派人押他南下了。还有,还有小土匪!”

    黄姑娘说着眼珠子就滚滚落了下来,说话也有些哽咽。

    岳子然苦笑为她擦干,说道:“我这不是怕你为我担心吗?”

    “可是这样我更担心!”黄蓉说道:“我又不是你的金丝雀,我们以后要一起生活的,有些事情你需要与我商量的,而且我也想要帮你分担一些事情。”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