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阳楼外,狂风大作,雨点敲打在屋檐上的声音愈加的大了。

    岳子然与完颜洪烈寒暄,目光不经意间看到了正向他靠近的裘千仞,他嘴唇扯出一道轻笑,说道:“老完,我可是与你手下某人有仇的,今天我若是走不出这岳阳楼,那《武穆遗书》你是想也不用想了。”

    完颜洪烈一怔,自然知晓岳子然话中之意,正要扭头对裘千仞进行劝说,却听岳子然又说道:“对了,说起《武穆遗书》来,这兵书与裘帮主还是有莫大干系的,他不交到你手中罪过可是很大了。”

    “你!胡说些什么?”裘千仞心下莫名一慌,急忙对完颜洪烈辩解道:“王爷千万别信此人胡言,我若是知晓《武穆遗书》所在的话,早已经是献给您了。”

    完颜洪烈自然相信他多过岳子然,所以只是劝道:“裘帮主卖本王一个面子,今日二位的仇恨暂时搁下如何?他日本王必有厚报。”

    铁掌帮能够在江湖中有如此地位,全依赖裘千仞投靠了大金,与宋朝庙堂内降金一派形成了利益关系。如果他与大金交恶了,现在得到的权势地位很快便会烟消云散,毕竟自家知晓自家事,铁掌帮在江南为非作歹,官府中早已经有一些正直之辈看不顺眼了。

    裘千仞只能拱手说道:“既然王爷如此说了,裘某便给王爷一个面子。”

    岳子然闻言得意的冲欧阳锋笑了笑,让欧阳锋的面孔更加阴沉下来。不过欧阳锋也是沉稳之辈,眼中失意之色一闪而没。脑中已经开始思虑其他法子了。倒是欧阳克心有不甘。

    岳子然起身对完颜洪烈拱手告别。说道:“脑神丹短期内不会发作,老完你尽可以放心。”

    完颜洪烈点了点头,目送青衣女子为岳子然和洛川披上蓑衣,打上油纸伞,踏出房门。

    只是很快岳子然又折了回来,他抱歉的对完颜洪烈拱拱手,打了个哈哈,说道:“老完。抱歉,抱歉,有件事我给忘了。”

    “什么事?”完颜洪烈诧异的问道,却见岳子然也不言语,径直走到灵智上人身边。

    “你要做什么?”灵智上人顿时紧张起来。

    “你认识江雨寒?”

    岳子然说出的名字,让灵智上人打了一个寒战,他吞吐了半天才说道:“见过几次面。”

    “恩。”岳子然点点头,说道:“下次再见到他时告诉他:好好活着,一年之后有人要来取他颈上人头。”末了岳子然又强调道:“原话告诉他。”

    灵智上人吞了几口唾沫,只觉嘴中干涩。说道:“好…好。”他着实是被吓倒了,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与江光明使公开叫板。

    岳子然满意的点点头。又问道:“穆姑娘那一身伤是你打的?”说着将目光投到了他左手被斩掉的手指上。

    这件事情是赖不掉的,因此灵智上人忐忑的点了点头,说道:“不错。”

    “是你就好。”岳子然说罢,左手伸出向灵智上人头盖骨拍去。

    灵智上人一直对岳子然有所警觉,因此反应也快,一个俯身便躲过了岳子然这一抓,他右手出掌,正要向岳子然拍去,却陡然感到天地倒转,脑袋刹那间失神,一掌也是拍空了。

    原来岳子然袭击他头盖骨是假,抓他颈后肥肉是真。只因为灵智上人一身所练武功,颈后是其破绽,一经被抓住整个身体便使不上丝毫内力了。

    岳子然便抓着灵智上人的颈后肥肉,转了半个圈子,将他头下脚上倒转过来后,一把向楼板上掷去,让他肚腹着地,尔后又是几脚踩了上去,口中说道:“当真是吃雄心豹子胆了,你忘了她是跟你岳爷混的。”

    抬头见彭连虎、灵智上人都瞪着大眼珠一脸不可思议看着他,岳子然骂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揍人么?”说着又是连踹灵智上人几脚,说道:“好了,看在你自断一根手指的份上,暂且绕过你。”

    末了,岳子然挥手向完颜洪烈道了个别,转身走到等他的洛川身边,接过油纸伞相伴下了岳阳楼。

    雨下个不听,将岳子然下楼的脚步声给湮没了。

    楼内一片安静,直到灵智上人呻吟着,满脸通红的站起身子来。岳子然下手并不是很重,却让他的高手尊严尽失,面子在众人面前怕是挂不住了。

    完颜洪烈正要说一些话圆一下他的面子,却又听到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少刻间进来一人,众人扭头看去,还是岳子然。

    灵智上人只觉先前是自己大意了,此时为了挽回面子,因此一见岳子然,便恼羞成怒的三步并作两步向岳子然一掌打来。

    那一掌虎虎生风,威力非同小可。

    岳子然却是浑不在意,侧身躲过这一掌,左手又是精妙无比的抓在了他颈后的肥肉上,随意的将他扔在地上,很不喜的说道:“老和尚别闹。”

    然后踩着灵智上人的后背,对完颜洪烈说道:“老完,忘记告诉你了,到时我给你的解药只能压制小王爷体内毒素一年不发作,第二年之后可还是得再服用一次解药的。”

    “什么?”完颜洪烈一惊,顿时怒道:“你怎么可以这样?”

    “脑神丹的解药可是很难配的,至少我不知道药方,还得找耕叔他老人家讨要,暂时便这样吧,等过一段时间我打的过那老头子了便给你送来。”说罢岳子然也不管完颜洪烈同意与否,打着油纸伞“噔噔”的下了楼。

    半晌之后,灵智上人在地上不放心的说道:“他走了吗?”

    “走了。”彭连虎好心的说道。

    灵智上人这才安心的站了起来,脸色愈加的通红,还不自觉的用右手摸了摸自己后颈的肥肉。

    ……

    乌云压顶,掩住了圆月星辰。大雨瓢泼,浇灭了万家灯火。

    洛川似乎在任何地方都能够保持身上优雅的气质,即便是在雨落成溪的街道上。

    她将一缕秀发别在脑后,问道:“你当真要将《武穆遗书》交给他?”

    “当然。”岳子然答道。

    “你不怕……”洛川略有些担忧的说道。

    “当年岳飞活着的时候都没能为大宋朝带来丝毫改变。如今他去世了,留下一本兵书更不可能改变这世道。况且完颜洪烈想要依靠一本兵书去抵御蒙古铁骑,无异于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不过……”岳子然语气一转说道:“大金国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挡箭牌,它坚持越久,汉人就越有时间去为战争做准备,在这一点上我们与他还是拥有同一个敌人的。”

    “女真挡不住蒙古铁骑,汉人又怎么能够挡住呢?”洛川叹息的说道。

    “靠我啊。”岳子然自得的说道。

    “你?你有什么本事?”洛川斜睨了他一眼,故作不屑的说道。

    “都告诉过你了,我来自未来,熟读马列,精通高数,爱看聊斋……”岳子然又是大大咧咧的胡说了起来。

    只是他正得意忘形间,后脑勺被洛川狠狠地拍了一下。

    洛川怒道:“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说话怎么这么不着调儿。”

    岳子然含糊的嘟哝一声,末了摇摇头叹息的说道:“说多了你们也不明白,高手,总是寂寞的。”(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