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脑神丹?”完颜洪烈一愣,脱口而出:“那是什么东西?”

    “可以要人命的东西。レ?レ”岳子然说道:“老完,你要是想救小王爷xing命的话,我们还得坐下来好好谈谈。”

    完颜洪烈先对完颜康问道:“康儿,你现在身体有何不适?”待完颜康摇了摇头之后,他才对岳子然问道:“谈什么?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

    岳子然笑道:“我们可以谈的事情多了,譬如山东义军的问题……”

    “你休想。”岳子然话未说完便被完颜洪烈给打断了,“山东叛军果然与你们丐帮有干系。”

    岳子然无奈的摇摇头,故作不情愿的说道:“我也不想的,你应该知道我山东丐帮分舵是被那瘸腿秀才说服才奋起抗金的。”

    “不过,老完啊。”岳子然很是正经的说道。

    “我姓完颜,不姓完。”完颜洪烈没好气的说道。

    “哦,不都一样吗?”岳子然毫不在意的说道:“你知道我喊的是你就成。”

    完颜洪烈语气一滞,像吃了苍蝇一般难受。不过完颜康的事情像乌云一般遮在他的心头,让他无心再与岳子然辩解。

    “不过,老完啊。”岳子然继续说道:“这其实也怨不得我们丐帮,谁让你们大金国**敛民,不给百姓们留活路呢?否则我丐帮也不会在北方如此人丁兴旺了。”

    “要知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岳子然谆谆教诲道。

    完颜洪烈又是一顿,心中觉着岳子然说的有些道理,但总有点儿不对劲儿,半晌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冷笑道:“这么说你丐帮投靠叛军是我们大金的错喽?”

    “老完,你这人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岳子然微笑的说道:“你承认是你们的错就好。既然是你们的错导致丐帮起义的,那我们更有理由坐下来好好谈谈了。”

    完颜洪烈第一次对岳子然的脸皮刮目相看,正要再次拒绝,却听岳子然说道:“我听说蒙古兵围中都许多天了,你莫非不想有解决的法子?”

    完颜洪烈眼睛眯了起来,蒙古骑兵现在的确是大金国的大患。

    “难道你有什么法子?”裘千仞不合时宜的问道,语气中满含讥讽之意。蒙古兵的厉害他也是有所耳闻的,丝毫不认为岳子然一个丐帮帮主能够左右那已经踏破大金半边山河的蒙古铁骑。

    “我当然有法子。”岳子然理所当然的说道:“你们此行南下不就是找《武穆遗书》吗?找我啊,我有。”

    “什么?”完颜洪烈神情激动起来,这《武穆遗书》本就是他苦思多ri,认为用来对付蒙古骑兵最好的法子,上次在临安被岳子然摆了那一道之后,他本已经是心如死灰,对这本兵书不抱希望了,却没想到居然在岳子然这里。

    片刻之后,完颜洪烈才心中起疑,问道:“你是怎么得到《武穆遗书》的?”

    当年岳飞留下来的线索只有秦桧和金人知晓,他也是通过多钱潜心研究,才破解那道线索知晓《武穆遗书》存在的。

    岳子然不客气的说道:“你管我如何知道的,你就说你想要不想要吧。”

    “你想做什么交易?”完颜洪烈毫不犹豫的说道。

    “大金停止围剿山东义军,撤销大金国内所有对我丐帮弟子的迫害,允许我丐帮在大金国发展与活动。”岳子然早已经有所准备,“当然,山东义军以后只是固守,绝对不踏出已占地区半步。我丐帮也绝对不会做出危机大金国国体的任何事情,你要明白,蒙古铁骑比大金国残暴的多了,我们可不想活在他们的yin影之下。”

    完颜洪烈沉吟不语。现在大金国主要敌人是蒙古人,至于山东叛军和丐帮弟子说他并没有放在眼里,毕竟金宋两国交战数十年来,汉人军队的软弱是有目共睹的,金国大可以将蒙古铁骑击退之后再回来慢慢地收拾这些宋人。

    在完颜洪烈心中,大金国现在就像是一只生满虱子的老虎要对抗北方野狼,那些虱子要不了它的命,那些野狼才是致命的。

    因此完颜洪烈毫不犹豫的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要将康儿的解药和《武穆遗书》交出来。”

    岳子然点点头,笑道:“那是自然,不过不是现在,万一我现在将《武穆遗书》交给你你翻脸岂不是我吃亏了?我可信不过你。这样吧,待你回到大金之后,撤退了围剿山东义军的官兵,我便将《武穆遗书》送到,待你完成对我丐帮的承诺之后,我便把小王爷的解药送到。”

    完颜洪烈盯着岳子然仔细打量一番,心中突然有些后悔这个决定,隐隐之中他觉着眼前这人才是大金国最大的威胁。不过大金国最需要的还是度过眼前这一劫难,因此他毫不犹豫的说道:“好。”

    “空口无凭,白纸黑字为证。”

    “好。”完颜洪烈随即命手下笔墨伺候,用毛笔唰唰的将交易的内容写做两份,各盖了大金王爷绶印,然后交给岳子然一份。

    岳子然笑着接过,也没在上面署名,直接便收了起来。

    完颜洪烈也不以为意,今ri的交易本就是岳子然提起的,他若不遵守的话自己随时可以发兵剿灭山东叛军和丐帮乞丐。要知道,在大军面前任何帮派和高手都是浮云,否则当时盛极一时的铁掌帮也不会被南宋军队攻破山寨大门了。

    裘千仞见完颜洪烈与岳子然迅速完成交易,整个面孔yin沉下来,他知道今ri想留下岳子然怕是难了。他正忧愁间,却听一人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裘帮主,王爷不对岳小子动手,不还有我叔父的吗?只要你将那女人拖住,我叔父便能帮你把岳小子给解决了。”

    说话之人正是欧阳克。原来欧阳锋在见了洛川之后,知道对方的实力与自己在伯仲之间,想要强留下岳子然得到《九yin真经》怕是有些难。不过他并不甘心,在见到裘千仞对岳子然的仇恨之后,随即一道计策上了心头。

    这裘千仞好歹也是当年被王重阳邀请参加华山比武的人,本事自然不差。若果他能够拖住那个女子的话,欧阳锋自己有五成把握迅速将岳子然拿下。到时候将岳子然带离这里,再慢慢逼迫他交出《九yin真经》也是不迟的。

    裘千仞与远处的欧阳锋对视一眼,各自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随即裘千仞上前一步,倒背着双手暗自蓄力,准备着最强一击。(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