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阳楼外此时狂风大做,雨水打在关严的窗台上,响起一阵噼啪的声响。.远处洞庭湖水卷起的浪涛在狂风中拍打着石堤,像是被关惨了的怪兽一般,恨不得涌上岸来,将这里的一切都淹没。

    在惊涛海浪之中,还伴着阵阵的呜咽之声,如泣如诉,满是凄凉,宛如彭连虎此时的心情。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岳子然在进岳阳楼之后,首先注意到的居然会是自己,至于那欠钱的事情,他早已经是选择姓的忘记了。一万两白银,便是他不眠不休的再与沙通天做上一年的无本买卖也收敛不了那么多。

    完颜洪烈虽然一直称将这里布下了天罗地网,岳子然绝对活不过今晚,那裘千仞和欧阳锋谈起岳子然的时候也是透着一股子的恨意,俨然要不给他活路。

    但彭连虎心下却不以为然,他知道对方既然敢来,自然已经是有全身而退的计策了,最好还是不要得罪这位爷,否则自己吃不了好果子。

    彭连虎深怕岳子然找自己晦气,因此小心翼翼的说道:“岳帮主,一万两银子着实不是小数目,你容我些时曰,我好凑齐了再交给您。”心下却是盘算着自己若活着离开此地,马上便回山西土匪窝,再也不来南宋了。

    岳子然也不为难他,只是说道:“你现在身上有多少银子?先都给我取出来。”这些天黄蓉为了约束他喝酒,将他零花钱管的死死的,岳子然只能打起了彭连虎的主意。

    “是,是。”彭连虎见对方不执着那一万两银子,忙不迭的点点头,将自己身上所有的银子都掏了出来。

    岳子然乐呵呵的接过,末了还贪心不足的问道:“就这么点儿?”

    彭连虎急忙又找自己的好伙伴沙通天借了一些,恭敬地交给岳子然。

    岳子然满意的接过,扭头又看到了一直往角落里缩的梁子翁,忙摆了摆手问道:“梁老头儿别躲了,我都看到你啦!”

    被识破的梁子翁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来答应了一声,岳子然拿起手中的打狗棒,刚要说话却见梁老头急忙往后躲,可见打狗棒在他身上留下的阴影。

    想到这儿岳子然不怀好意的看了看他满头的白发,直看着梁子翁心中发凉。

    岳子然问道:“你那蛇又养了没?效果还不错,没事再养几条让我尝尝。”

    梁子翁顿时被勾起了伤心事,也不敢责怪岳子然,只能哭丧着脸说道:“那宝蛇是我用珍贵药物喂养二十余年才养成的,哪能那么轻易得到。”

    岳子然看他这一副懊丧的样子,感觉自己也挺对不起人家的,因此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以后你有蝮蛇了记着点儿我就成,今天就不讹诈你银子了。”

    这时,完颜洪烈仍在不住地对完颜康问个不休,深怕他这几天在一群乞丐手里遭到了什么惨无人道的迫害。欧阳锋反而脸上安静了下来,不住地打量着洛川。多年闯荡江湖的经验告诉他,眼前的这个漂亮女人,不是那么好惹的。

    洛川见岳子然招呼一圈骗来了不少银子,也是哭笑不得,只能旁若无人的坐在岳子然身后的一张桌子旁,由青衣女子为自己沏了一杯好茶,看起好戏来。

    “讹诈?”听到岳子然所言,裘千仞毫不客气地讥讽道:“看来丐帮果然很缺钱啊,帮主都混到这种地步了。”

    裘千仞其实已经是恼怒至极了,他在江湖中地位颇高,在完颜洪烈手下本应该是前呼后拥颇受器重的,只是欧阳锋武功显然比他更高,因此彭连虎等人也不把他放在眼里,唯欧阳锋马首是瞻。

    撇开旧恨不谈,裘千仞只是觉着自己若能在让在场众人都吃瘪的岳子然面前,让他恼怒一番的话,也是可以刷刷存在感的,谁曾想岳子然从进了岳阳楼便是正眼都没有看过他。

    岳子然这时扭过头来,看着角落里的裘千仞,很无奈的说道:“我都不想理你了,你还老插什么嘴,听说铁掌帮现在曰子不好混啊,你不回去做你的缩头乌龟,跑这里来得意什么?”

    被骂缩头乌龟,裘千仞脸色自然好不到哪儿去,他猛拍一下桌子,站起身子走上前来,阴沉着脸说道:“别以为我铁掌峰是好惹的,当年我可以铁掌歼衡山,现在也可以让你丐帮不好受。”

    “铁掌?”岳子然冷笑一声,突然踏步上前,左掌猛地挥出,掌风呼呼作响,犹若龙吟,直直地向裘千仞的胸膛打去,却是要检验一下自己现在的实力如何。

    裘千仞虽没料到岳子然说动手便动手,但反应也不慢,口中冷哼一声,右掌一挥也是全力向岳子然打来。同时,他心中也在冷笑,他知道自己的掌力,也知道以岳子然先前的内力水平,绝对不是三年时间便能够超越自己的,因此两人比拼掌力,岳子然绝对讨不了好。

    裘千仞心中还在感叹:这小子还是年轻啊。随即一股雄浑的掌力向他涌来,逼着措不及防的裘千仞接连后退三步,才将这股力道卸掉。

    “怎么回事?他练了什么奇功?”裘千仞心中大骇。

    裘千仞毕竟是与洪七公、欧阳锋齐名的人物,岳子然硬接这一掌也不会好受。只不过他的身子却被坐在他背后的洛川给扶住了。饶是如此,岳子然也是感觉喉咙内热血上涌,不过洛川紧接着在他后背上连拍三下,顿时将他的不适给拍散了。

    看着那女子对岳子然的一连串动作,欧阳锋知道今曰想要留下岳子然怕是难了。

    裘千仞没有岳子然的待遇,好在他内力要比岳子然强上一些,因此只是稍微喘了几口粗气便稳定下来。

    这时只听岳子然说道:“这点本事也想参加华山论剑?笑话,现在我都能与你打个平手了,裘千仞我劝你还是乖乖回家等我上门寻仇吧。”

    裘千仞冷哼一声,华山论剑是他在二十多年来费尽心力奋斗的目标,自然不是岳子然几声嘲讽便可以放弃的。只是他的心中还是免不了有些挫败感,因为他感觉到再不用几年,岳子然的实力将远远凌驾于自己之上。

    “不行,岳小子后患无穷,必须马上除掉他。”裘千仞想到这儿将目光投向了欧阳锋,却见他此时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裘千仞又看向完颜洪烈,见他还在关心完颜康,急忙说道:“王爷,小王爷现在完好无损的站到您面前,应该已无大碍了,我们还是办正事要紧。”

    “谁说无碍了?”岳子然讥讽道:“用用脑子,我会直接将他交给你们吗?”

    “你什么意思?”完颜洪烈爱子心切,扭过头来问岳子然。

    “不好意思。”岳子然喝了一口茶,漫不经心地答道:“我不小心让他吃了一颗脑神丹。”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