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灯初上,岳阳楼。

    整个岳阳楼此时颇为安静,只有沙通天、梁子翁等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和完颜洪烈在楼板上来回走动的脚步声。

    欧阳锋此时正坐在一角落内闭目养神,欧阳克满脸阴翳,却故作欢笑地调戏着自己的宠姬,唯有那裘千仞此时满脸的阴沉,皱着的眉头之间满是担忧。

    “王爷!那岳小子约您在这儿见面不会有诈吧?他可是一肚子坏水的的主儿。”裘千仞说道。

    完颜洪烈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说道:“裘帮主不用担忧,岳阳楼此时里里外外已经暗中布满了官兵,他耍不出什么花样来。”

    裘千仞脸上担忧之色不消,吞吞吐吐的说道:“可是上次……”

    欧阳克这时冷笑道:“裘帮主,你也是堂堂江南第一帮铁掌帮的帮主,更是与我叔父在江湖上齐名的人物,什么时候变的这般畏首畏尾了。上次只是我们没有防备,才被那小子钻了空子。这次我们可是布置的天衣无缝,又有你和叔父坐镇,即便是再给那小子几个胆,他也不敢掀起什么风浪来。”

    他话刚落下,便听岳阳楼掌柜和店小二疾呼道:“下雨起风了,快把所有临湖的窗子都关上。”

    欧阳克心中不悦,却也只是怒哼一声,没有言语。

    小二和掌柜小心翼翼的过来关窗,深怕惹怒了在座的这些爷,讨不了好果子吃。

    完颜洪烈看了眼窗子外的天空,此时天边所有的光芒都消逝了。乌云遮住了繁星。挂在梢头。让灯笼光芒外的世界伸手不见五指。

    完颜洪烈问道:“店家,白日还是晴空,怎么突然就起风了?”

    店家一面关窗一面说道:“七八月的天便是那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一会儿洞庭湖还会掀起很大动静呢,几位客官莫被惊扰了。”

    完颜洪烈点点头,说了一句有劳了,然后对其他人说道:“那岳子然怎么还不来?”

    欧阳锋闻言睁开了眼睛,冷笑着说道:“鬼知道那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许把我们晾在这儿半天只是恶心我们。”

    彭连虎赞同的说道:“不错,那小子恶趣味的很,一会儿大家千万别着了道儿。”

    正说话间,一仆从匆匆忙忙的上了楼,他身上已经被雨水淋湿,走在楼板上拖出一道水渍,显然外面下的雨很大。见了他,完颜洪烈急忙上前一步问道:“怎么样?见到他们没?康儿现在怎样了?”

    那仆从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道:“他们刚出了客栈,正奔这边来呢。小王爷精神很好。也没有受伤的样子。”

    完颜洪烈闻言心中大定,挥了挥手说道:“你下去歇息吧。”

    “是。”仆从恭敬地应了一声下去了。

    ……

    磅礴的雨中。岳子然举着一把油纸伞,对洛川说道:“怎么样,听我没错吧?最重要的人物就应该最后出场,这样才能在登楼的时候获得万人注视的目光,用未来的话说,这叫压轴。”

    “还有若不是我在后面拖着,我们这时候早被淋成落汤鸡了。”岳子然得意的说道。

    “什么歪理。”洛川无奈的白了他一眼,说道:“还未来的话,你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那当然。”岳子然满嘴跑火车的胡说道:“我不给你说过吗?你在汉水救我的那天我恰好从未来穿越过来。”

    说到汉水,洛川的脸上便情不自禁的被羞红爬满了,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旖旎的场景,为了掩饰这股羞意,洛川故意板着面孔说道:“行了,别胡说八道了,让旁人听了徒惹不少笑话。”

    “旁人?”岳子然扭头看向一旁跟着的完颜康,脸上神色阴晴不定。

    “我什么也没听到。”完颜康忙将脸庞扭到一旁,说道。

    “恩,识相点。”岳子然点点头,“这可是本帮主最大的秘密了。对了,你可知道未来谁会打败蒙古铁骑称霸天下吗?”

    完颜康摇摇头,仍然不看岳子然,说道:“未来的事情我怎么会知晓?”

    岳子然笃定的说道:“是一乞丐!”

    完颜康顿时扭过头来,吃惊的看着岳子然,他在对方的这番话中俨然听出了谋反之意。

    “你看我做什么?”岳子然不解,随即恍然大悟地说道:“我说的那乞丐可不是我,是个叫朱重八的家伙,我至少比他英俊多了。”

    完颜康嘴角抽动了一下,深深地觉着自己跟不上对方的思维,只能将目光又移向其他的地方,恰好看见了挂着几盏红色灯笼,飘摇在风雨中的岳阳楼。

    一行人在灯光的指引下上了岳阳楼,随身跟着的青衣女子上前来将岳子然和洛川手上的油纸伞接过,又为他们各自披了一件干燥的长衣。此时,在岳子然身后还跟着酒醒的白让和孙富贵,他们此时正押着完颜康。

    岳子然先一步踏进了大厅内,果见众人的目光都投到了他的身上。他正要得意的对洛川再说一番自己的理论,却见此时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到了他身后洛川的身上,即便是灵智上人那个西域番僧也不例外。

    而那欧阳克,此时更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与他初见黄蓉时的表情简直一模一样。

    岳子然风头被抢,自然不悦,说道:“喂,我说,你们去大内取出《辟邪剑谱》没?”

    欧阳锋抬眼看她,冷笑道:“果然是你在搞鬼。”

    岳子然毫不客气的说道:“欧阳先生此言差矣。那是岳小子留给后人的武学秘籍,哪是什么搞鬼。”

    欧阳克讥笑道:“怎么,你要留本自宫的武学秘籍给你子孙后代吗?当真想断子绝孙?”

    岳子然仍旧侃侃而谈:“欧阳兄此言又是差矣,我岳子然收个干儿子也是可以的嘛,对了,你们怎么取走石盒的?磕头没?我上面可是写着非岳姓后人,取石盒需叩首三百的,没磕头的那个快来认认干爹。”

    “砰”欧阳锋面前的桌子突然四裂,他的目光紧紧盯着岳子然,声音低沉的可怕:“岳子然……”

    岳子然被吓了一跳,大步跳到洛川身边,干笑道:“开玩笑,看玩笑。不过,那份剑谱真心不错,可是我从宫内一老太监那儿偷来的,相当的不容易。我建议各位自宫后好好练练,到时成为欧阳先生这般高手指日可待,指不定还可以过上迎娶大金国公主的生活呢。”

    屋内顿时一阵安静,片刻之后只听角落里传来一个声音:“岳子然,你少在这里出言不逊。”

    这声音正是裘千仞的。

    现在几乎所有的江湖中人都知晓岳子然与裘千仞有仇。在场的众人心中正盘算着要看岳子然对裘千仞发怒的场景,却诧异的见岳子然像没听到裘千仞说话似的,盯着彭连虎,眼中闪过一道奇特的光芒,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张带血的丝绢来。

    他们只见岳子然上前一步,毫不犹豫的拉住彭连虎说道:“老彭,有段时间没见了,来,我们兄弟见面再拉拉手。”

    彭连虎上次吃了大亏,这次怎敢在岳子然面前卖弄那点儿伎俩,急忙摇头说道:“岳帮主好,拉手就不用了,小人着实不配。”

    却听岳子然毫不犹豫的说道:“恩,算你还有自知自明,比某些人强多了。对了,老彭……”他说着抖落了一下手中的丝绢,说道:“你欠我的钱该还了啊,欠债还钱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对了,还得算上利息呢。”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