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屋内气氛有些沉闷,只有岳子然为自己斟酒时发出的声音。

    窗外的蝉鸣不休,似乎所有的事情,它都知晓。

    在这样异样的气氛中,完颜康有些不知所措,他时不时的抬起头偷偷打量岳子然一番,不知道对方这时候来找自己,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突然,岳子然将斟满的一杯米酒递到了完颜康身边,让他受宠若惊的接过。

    不知道为何,每次完颜康对上岳子然那似乎知晓一切而又能看透一切眼睛的时候,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紧张,就像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被别人知晓了一样。

    岳子然与他碰了一下杯子,说道:“你说如果我提出的要求过于苛刻的话,完颜洪烈会不会答应我们之间的交易?”

    “什么交易?”完颜康刚把酒水倒进嘴里,还没咽下便被岳子然这番话给惊讶到了。

    “就是用你的性命为要挟,让完颜洪烈答应我一些条件。”岳子然缓缓地说道。

    “什么条件?”完颜康问道,同时心中还有些忐忑。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和雄图霸业两者在完颜洪烈心中的份量究竟孰轻孰重,就像自己也始终不知道母亲与荣华富贵、逐鹿天下之间孰轻孰重一样。

    “譬如,暂缓平定山东之乱什么的。”岳子然又为完颜康斟了一杯酒,说道。

    “不,不会的。”完颜康吞吞吐吐的说道,他怕这个答案被岳子然认同后,对方会直接取了自己的性命。但是让一直图谋振兴大金的完颜洪烈放弃山东平叛。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哦?为什么?”岳子然抬头问道。

    “因为那远比我的性命要重要。”完颜康镇定下来。肯定的说道。

    岳子然盯着他,目光之中有些思索的神色,片刻之后笑道:“那可不见得,你不要小看你在完颜洪烈心中的地位,也不要小看我们共同的敌人。”

    “共同的敌人?”完颜康不解。

    “蒙古人!”岳子然淡笑道:“你们这次来不就是为了寻找《武穆遗书》对抗蒙古人吗?”

    完颜康默然。

    岳子然又为完颜康斟了一杯酒,笑道:“这杯酒是我敬你的。”

    “敬我?”完颜康一顿,有些不知所以然。

    岳子然说道:“不错。我一直看不惯丘处机那牛鼻子老道,不过却一直没机会去斥责他。你做了我想要做的事情,我敬你。”

    两人干了一杯,将酒饮下,岳子然又说道:“世间众人来来往往,莫不是为了名利二字,但真正能够在众人面前坦言说出来的没有几个,能够像你这般舍去一切去追逐的人更是世间少有,来,为了你这世间少有,我再敬你一杯。”

    知音!

    完颜康顿时热泪盈眶。终于觉着有懂自己的人了。因此毫不犹豫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只是在放下杯子。嘴中仔细咂摸酒味的时候,他才回过味来,总觉着岳子然这“世间少有”有些其他的意味在里面。

    岳子然又说道:“宁做真小人,也不做伪君子,这才是最高贵的品质,来,我再敬你一杯。”

    完颜康终于知道这“世间少有”有什么不同了。

    只是岳子然此时一股劲儿热情的向他敬酒,他也顾不上计较这些,随他一同畅饮起来,正好解了郭靖这些天在他耳旁唠叨的郁闷。

    到了最后,两人菜没吃多少,酒却是喝了一个饱。

    岳子然最后斜睨了倒在桌子上人事不知的完颜康一眼,颇为寂寞的说道:“这酒量当真是不怎么样。”

    说罢站起身子便要走出去,却见黄蓉推门走了进来,见他这幅浑身酒气,双眼迷离的样子,顿时瞪大了眼睛,嗔怒道:“好啊,我说怎么哪儿都找不到你,原来是躲这儿喝酒来了。你不知道晚上还有要紧事做吗?”

    岳子然辩解道:“我只是有一些事情要问完颜康而已。”

    黄姑娘才不信他,只是无奈地说道:“你等着,我去为你做碗醒酒汤。”

    “还是蓉儿最好。”岳子然捏了捏小萝莉的手掌,顺便得寸进尺的说道:“再烧点菜吧,这客栈叫来的菜太难吃了。”

    黄蓉知道他改不了嗜酒的这个毛病,只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去厨房忙去了。

    岳子然在阳光下伸了个懒腰,又走进了洛川住的小楼。

    此时小楼内一片安静,岳子然踩在楼梯上的脚步都不敢太用力。到了阁楼门口,青衣女子正要行礼便被岳子然轻摆手给拒绝了。

    他推开阁楼的房门,里面顿时飘来一阵檀木的清香。

    此时洛川正坐在靠窗的桌子旁,用手臂支着脑袋,看着桌子上摊开的书籍入神。

    窗外吹进来的轻风乱了她的头发,她只能伸出左手来,将头发在别在耳后,又摸了摸头发上那根廉价的簪子。

    岳子然悄悄地进去,但没走几步便听洛川问道:“一身酒气,跑我这里来做什么?”

    岳子然站住脚步,殷勤的笑道:“我送洛姐姐一样东西。”

    洛川头也不回的说道:“上次你送了我一根破簪子,便从我这里骗走了摘星令,这次你又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岳子然急忙告罪,说道:“上次是我不是,您千万别生气,这次我给您买了个好的。”说罢,岳子然从包裹中取出一根碧玉簪子来,说道:“我给你戴上。”

    洛川仍然头也不回,任他摆布,只是口中仍在说道:“你最好说清楚这次有什么事情,不然这情我可不领。”

    岳子然为她戴上以后,满意的端详了一番,又殷勤的为她揉肩,说道:“要紧的事情倒是没有,只是我今晚要去岳阳楼赴会,怕您这段时间在客栈里呆着烦闷,想请您陪我过去走一趟。”

    “当打手?”洛川毫不客气的揭破。

    岳子然急忙否定,说道:“怎么会?这世间能有几个值得您出手的。”

    “你不就是一个?”洛川站起身子来,用中指宠溺的点了点头他的额头,走到屋子中央的桌子旁为他沏了杯花茶,说道:“漱漱口,满嘴酒气,难闻死了。”

    岳子然接过,正饮着又听洛川说道:“你小时刚到摘星楼的时候,我见你那鬼精灵的模样,便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现在,你更是瞒不了我,说吧,今晚到底要赴什么会。不会是鸿门宴吧?”

    岳子然尴尬一笑,说道:“鸿门宴?那倒不至于,我即使是刘邦,那几个人也担当不起项羽的角色。只是一些寻常对头罢了,譬如灵智上人、沙通海之类的。”

    洛川问道:“怎么,没有欧阳锋和你的仇敌裘千仞?”

    岳子然一顿,厚着脸皮说道:“您都知道啦?”

    洛川说道:“你的那些事情我还有不知道的?”说罢,她又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说道:“你先去醒醒酒,到时候我陪你去。”

    “蓉儿已经去烧好菜做醒酒汤了。正好您没用午饭,我陪您一起吃吧。”岳子然求人手短,因此只能百般地讨好。(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