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蓉坐在旁边的位子上,略有些担忧地说道:“怎么?你准备直接杀到铁掌峰去?”

    岳子然将手中的纸团扔到一旁,说道:“不错,裘千仞这些天过着太安逸了,况且我们两家之间的旧账也是时候应该算算了。”

    岳子然似乎不太想与黄蓉谈论这些尔虞我诈的事情,转移话题问道:“穆姑娘的伤势怎样了?”

    黄蓉嘟着嘴,不悦地说道:“还好,刚才还和我聊了会儿天呢。”

    岳子然将目光从书本上移开,见小萝莉翘着嘴唇有些不满,好笑地问道:“怎么了?”

    黄蓉犹豫一番,尽量表现的漫不经心,问道:“我要是受伤了,你会怎么办?”

    岳子然顿时明白黄姑娘这是吃醋了。

    他笑着将黄姑娘手抓过来,责怪道:“想什么呢,我和穆姑娘也只是朋友关系罢了。况且,你也不会受伤的,即便是我死了也不让你难受。”

    黄蓉脸上神色稍缓,踹了岳子然一脚,不满地说道:“说什么死不死的。对了,你当真想要创出一门功法去治疗穆姑娘的伤吗?”

    岳子然将手中的书放下,说道:“并不完全是为了穆姑娘,其实有关《吸星**》的纷争在摘星楼已经有一些年头了。当初四时江雨离开摘星楼便是因为这些纷争,你川姐姐的妹妹洛溪也是因为这门功法去世的。”

    与黄蓉说了这些,岳子然感觉气氛有些沉重,忙将话题拉了回来,说道:“况且,你爹爹曾经发誓要自创出《九阴真经》上卷,我作为他老人家的女婿,更要青出蓝而胜于蓝。”

    黄蓉闻言翻了一记白眼,却听岳子然继续说道:“现在九阴九阳两门武学,我都烂熟于胸,况且我也只是想在《吸星**》的基础之上完善一下而已。想要办到这些事情并不是太难。”

    正说到这儿。岳子然见陈阿牛又走了进来,在亭子台阶下恭敬的说道:“公子,有一位姓唐的姑娘在外求见。”

    岳子然挥了挥手,说道:“让她进来吧。”

    “是。”陈阿牛应了一声,正要转身出去,却听岳子然又吩咐道:“对了,今晚上的事情你安排的怎么样了?欧阳锋确定已经不在岳阳城内了吗?”

    陈阿牛说道:“公子放心,岳阳楼已经安排妥当了,完颜洪烈那里我们帮中的弟子也一直在盯着呢,他绝顶耍不出什么花样来。只是欧阳锋……帮内兄弟确实见他出城去了。只是去哪儿了,回没回来。帮内弟子不敢盯着太紧,所以一直没打探出来。”

    岳子然沉思片刻,说道:“以欧阳锋的性子来看,《九阴真经》没有到手,他绝对会在我们周围阴魂不散的,还是多做些准备吧。”

    陈阿牛应了一声,末了得意的说道:“公子放心。打架的本事我老陈没有,但逃跑的本事绝对是天下无双。”说罢,转身出去请唐可儿走了进来。

    “昨晚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是不是当真与官府有关?”岳子然见了唐可儿,先问道。

    “那算命先生是假冒的,他那身行头也是从本地一个叫做卜算子的朝廷探子身上扒下来的。”唐可儿哭笑不得说道。

    “哦,怎么回事?”黄蓉好奇地问道。

    “这人想要进我万花楼,但又舍不得花钱,正好在酒肆内听一算命先生在吹嘘他祖传的卜卦孤本《梅花易数》,他们收集的情报中知晓我好收集这些典籍。因此他便将那算命先生行头和孤本书籍都抢了过来,混进了万花楼。”唐可儿解释道。

    “如此说来与官府是没又什么关系了?那他是什么来头?”岳子然问道。

    “那人口风紧的很,到现在也没说。”唐可儿漫不经心的说道,似乎心中早已经知晓了杀手背后的主谋是谁。其实岳子然对那真凶的背景好奇地很,在他看来能够网罗种洗这等心高气傲之辈的人或组织,绝对不是泛泛和善于之辈。

    不过,既然唐可儿都如此说了,岳子然也不好意思再问,只能转移话题将昨日前去拜访她想要请教的问题问了出来。

    其实岳子然想要彻底解决吸星**的弊端并不是天方夜谭,至少后世的任我行在苦受煎熬好多年,并在西湖湖底差点将牢底坐穿的时候,便想出了一个解决的法子。岳子然自觉自己的天资不比任我行差,只要寻得周全之法,必将会使吸星**变的甚至比北冥神功还要完美。

    当年徽宗政和年间,黄裳遍搜普天下道家之书五千四百八十一卷,奉命雕版印行“万寿道藏”,他生怕这部大道藏刻错了字,皇帝发觉之后不免要杀他的头,因此上一卷一卷的细心校读。不料读了几年,他居然因此悟得了武功中的高深道理,乃至最后创出了《九阴真经》,岳子然从中得到了启发,首先想到的便是向唐可儿请教这些问题。这位姑娘虽然不好武,但对于武学原理以及儒释道各家学说却是知之甚详的,足可以帮到岳子然的大忙,防止他走了弯道。

    如此交谈了好久,直到了晌午,唐可儿才起身辞别了岳子然,去拜访洛川、秦殇等人。

    岳子然在她离开的时候,劝告道:“你去你姐姐那儿的时候可千万小心点,两人正闹着不可开交呢。”

    “舒书?”

    “还能有谁?”

    待唐可儿身影消失之后,黄蓉将一件东西交在了岳子然手上。

    “软猬甲?”岳子然诧异。

    “晚上你要与完颜洪烈在岳阳楼相会,我便不跟过去了,正好你穿上它可以以防万一。”黄蓉说道。

    岳子然笑道:“放心吧,今晚我与完颜洪烈只是要做一些交易,他是绝对不敢和我们谈崩的。”不过话虽如此说,但岳子然还是将软猬甲收了起来。

    完颜康这些天过着很不好。

    他朝思暮想的穆姑娘看不到且不说,整日被郭靖这站在道义制高点上的话唠喋喋不休的劝导着,整个耳朵都要生出茧子了。在郭靖不尽地唠叨中,他甚至质疑过自己是否真的错了,但每当想到杨铁心夫妇在牛家村生活环境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肯定不属于那里。

    他始终认为,每一个人都有梦想要过的生活,没有对与错,只有你是否曾经去努力奋斗过。

    好在,他终于熬到了重见天日的这一天。他虽然不知道岳子然要拿他去与完颜洪烈交做什么交易,但知道父亲肯定会答应他的。

    完颜康了解完颜洪烈,毕竟他是他从小带大的。

    晌午,正是用饭时间。

    窗外的蝉鸣个不休,郭靖在他耳边也是不断唠叨,这些声音夹杂在一起,活脱脱是儿时母亲的摇篮曲,若不是腹中一直在唱空城计,完颜康知道自己早就昏睡过去了。

    突然,“吱呀”一声,门被推了开来。

    郭靖住了嘴,与完颜康齐齐向门口望去,见进来的人是岳子然。

    郭靖急忙站起身子拱手道:“岳大哥。”

    “恩。”岳子然朝郭靖点点头,说道:“郭兄弟,你先出去用饭吧,我与完颜小王爷好好聊一聊。”说罢,他挥了挥手,候在门外的青衣侍女便陆续走了进来,将手中的好酒好菜摆在了完颜康面前的桌子上。

    待所有饭菜都上齐之后,郭靖才与青衣侍女们一同告辞,将房门掩了起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