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视片刻之后,种洗将目光移到了岳子然身上,他此行南下,除去为家族谋取出路之外,便是为了挑战他而来。岳子然却完全没有将他放在心上,只是扫了一眼,然后拍了拍白让的肩膀,示意他暂时忍耐一下,这里不是他可以随意放肆打斗的地方。

    白让也明白这些,他点点头,将目光从种洗身上收了回来,只是手中的宝剑握着更紧了。

    岳子然等人在白衣侍女的带领下,坐在了楼内大厅靠近角落的一张桌子旁。他们刚坐下,还没开口说话,岳子然的肩膀便被人拍了一下,他扭头看去,却是唐棠男扮女装,正大大咧咧的站在他的身后。

    “你怎么在这里?”岳子然诧异的问道。

    “可儿是我妹妹,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唐棠毫不客气的坐下,伸手抓了一把桌子上碟子里的瓜子嗑了起来

    “是。”岳子然没好气的说道:“你还知道可儿是你妹妹啊,平日怎么也不见你来看她?”

    唐棠闻言朝四周打量了一番,见自己害怕的那人没有出现才放心的说道:“嘁,我若不是怕那老妖怪,早把可儿带走了。”

    岳子然正要再说,抬头见小萝莉正好奇的打量着唐棠,忙为她介绍道:“这位是唐棠,逍遥居掌门人,不过只管着一位糟老头子。”

    “耕叔要知道你这般说他,铁定揍你。”唐棠嗑着瓜子,毫不客气的说道。

    “揍就揍吧。”岳子然浑不在意,说道:“反正一年之后。天山顶上总要来一番较量的。”

    唐棠立刻顿住了。诧异的问道:“怎么?你答应姥姥了?”

    岳子然点点头。正要为她介绍黄蓉,目光在扫过其他桌子上客人的时候却定住了。

    黄蓉见岳子然目光一凝,眼神中露出一丝寒冷的目光来,奇怪的问道:“怎么了?”说罢,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看见一位平常的汉子正坐在那里抱着酒坛大口大口的吃酒,毫不吃力,仿若那一坛坛的坛子里面装的是清水。

    因为那汉子喝着太急了。酒水顺着胡子沾湿了衣襟,那汉子也不在意。

    “你认识他?”黄蓉问道。

    岳子然半晌之后,摇了摇头说道:“可能是认错了。”说罢,对在嗑着瓜子,同时不住扫视周围人群的唐棠说道:“这位是蓉儿,东海桃花岛黄药师之女。”

    唐棠一愣:“呀,原来你就是黄姑娘。”

    “是了。”黄蓉清脆的应道,她先前一直在打量着唐棠,暗中揣测着如果舒书知道她在这里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

    唐棠打量了黄蓉片刻,由衷的赞道:“真好看。怪不得会把岳子然这小子迷着神魂颠倒。”

    黄蓉的脸色顿时变的绯红,却听岳子然大言不惭的说道:“这你可说错了。是我把她迷的神魂颠倒还差不多。”只是话音刚落便被小萝莉在脚下踢了一脚。

    恰在这时,随着三楼走廊内一群白衣侍女的散开,整个大厅内安静了下来,岳子然也没好意思通过唤痛引黄姑娘的心疼,只是将小萝莉的手抓在手中,目光向三楼看去。

    三楼内有一处突出的平台,被白衣女子放了一张软榻,桌子,古琴。待放了熏炉,燃了熏香之后,她们才走近平台紧邻的屋子,拥着一位女子走了出来。

    那女子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看来约莫二十多岁的年纪,头发上挽了个少女未出嫁前常见的发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随着女子的走动摇摇曳曳的。女子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哀愁的笑意。

    黄蓉仔细地将她与唐棠比较,果然在她们的眉宇之间发现了一些相似的地方。只是相对那姑娘,唐棠多了一些活泼气息,而那位女子,却着实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

    女子四处扫了一眼,目光在看到岳子然这边时略有停顿。

    黄蓉见状看向岳子然,却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目光从楼上移了下来,在紧紧地盯着那喝酒的汉子。

    唐可儿穿着一件白底绡花的衫子。在白衣侍女的扶持下,坐在了软榻上,她先用湿毛巾擦过手之后,才低头,嘴唇含笑,用手指在古琴琴弦上轻轻拨弄几下,流泻出一段清脆的琴音。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仿佛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便是这刹那之间的风情,唐可儿将大厅内几乎所有的人都折服了,其中也包括黄蓉和谢然这样的女子。

    唯有三人这时表现与常人是不同的。

    岳子然仍在仔细盯着那喝酒的汉子。

    那喝酒大汉还在不停的喝酒,只是不知为何,他顺着胡子留下来的酒水愈加的多了,淋湿了整件长衫,裤子也是被濡湿了。

    而唐棠也仍然在“嘎嘣,嘎嘣”嗑着瓜子,眼睛不时地扫向四周,丝毫不理会旁人向她投过来的愤恨目光。

    唐可儿调了一下琴弦,才又抬起头来,笑道:“可儿前些日子身子有恙,多日不曾会客,劳烦各位挂念了。”她的声音清脆,如黄莺出谷,婉转悠扬,似水如歌,让人听了极为舒服,即便是说完之后,也是绕梁不断,让人回味无穷。

    “可儿姑娘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可儿姑娘你还好吧?”

    “可儿姑娘我这里有上好的人参。”

    ……

    随着可儿话音的落下,大厅内陆续站起不少人来献殷勤,其中便有那沂王,他的声音最为响亮,也最为自得:“可儿姑娘,要不我把宫内的御医调来为你诊治吧。”

    可儿脸上含笑,一时说话人太多似乎没怎么听清沂王的说话,因此她看向身旁的白衣侍女。

    待白衣侍女又复述了一遍之后,可儿才朝沂王点头谢道:“多谢沂王,您的好意可儿心领了,只是可儿大病已经痊愈,暂时便不麻烦王爷了。”

    “不麻烦,不麻烦。”沂王似乎很满意可儿对自己说话,略微有些挑衅的看了岳子然一眼,然后又满面逢春的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岳子然感受到了沂王的挑衅,不过却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仍在死死盯着那喝酒的汉子。(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