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灯初上,此时的万花楼门庭若市。

    不少衣着华丽的仆从正站在青楼外面,熟络地迎接着前来的客人。也有一些脂粉涂了厚厚一层,失了姿色但笑脸逢迎的老鸨,不时地钻在人群中,为自己手下的姑娘寻找那些有钱有势的贵公子。

    而那沂王早已经是被仆人迎进去了。

    岳子然刚走近万花楼,眼睛正四处逡巡打量,便看见一位身着灰色长衫,满头黑丝白发夹杂,略微佝偻着身子的中年男子,此时正拄着一根挂“测字卜卦”旗幡的竹竿站在他的前面,被一群老鸨叽叽喳喳的围着。

    听多了,那中年男子终于不耐起来,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说道:“好了,今日你们哪位姑娘那里我都不去。”他说话威严十足,仿佛是在做很正经的一件事情,但随即猥琐的语气完全出卖了他:“唐姑娘好不容易见一次外人,我当然要去凑凑热闹。”

    那些老鸨闻言,脸上的笑容不变,带着浓厚脂粉气息的丝绢打在男子身上,娇嗔的骂道:“你这老头子,居然也惦记着我家东家。不过即便是今日,我们东家也不是想见便见的,你银子带够没有?”

    “银子没带,不过我今天带了一样东西。”中年男子说着晃了晃搭在肩头,类似于公文袋的包裹,笑道:“绝对让唐姑娘满意。”

    那些老鸨闻言,脸上正经起来。高声招呼过来一位站在门口,腰上配着宝剑。脸上罩着寒霜的红衣女子,恭敬的说道:“姑娘,这位爷带了东西要见东家。”

    红衣女子闻言,目光如锥子一般盯着中年男子,问道:“你带了什么东西要见少主?”

    那中年男子从包裹中取出一古本书籍,递给红衣女子,笑道:“这是百源先生的《梅花易数》,乃是在下多方探查才寻得的孤本真迹。今日是特意过来交给唐姑娘的。”

    红衣女子将古本拿在手中,扫了一眼,说道:“暂且跟我进来吧。”

    “是,是。”中年男子带着满面的笑容应了一声,随红衣女子进去了。

    岳子然至始至终一直在盯着那中年男子,只觉着他有些奇怪,但哪里奇怪却又说不出来。正好这时几位招徕客人的老鸨围了上来。打断了岳子然的思考。

    那几位老鸨身子还没走近岳子然,便被走前一步的黄蓉过给拦住了。黄姑娘挡在岳子然生前,皱着眉头傲娇的说道:“离远点,满身香气呛死人哩。”

    众多客人中难免有一些对于脂粉过敏的,因此几位老鸨也不以为意,仍旧是笑容满面的说道:“公子。我家姑娘不施粉黛,体香也是迷人,不若来我这里玩吧。”

    万花楼其实并不单单是一家青楼,而是多家青楼。只是对于几乎掌管南宋一般青楼产业的烟柳巷来说,万花楼是管事的一处歇息之地。所以满岳阳城的青楼便都集中在这里了。

    黄姑娘此时正不知该作何回答,却见岳子然抓住她的右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然后笑着对几位老鸨说道:“我要见你们东家。”

    几位老鸨笑容不变,摆着透香的丝绢,说道:“公子,我们东家可不是想见便见的,银子带够没有?”

    岳子然扭头看向孙富贵,淡然地应道:“带了。”

    孙富贵见状,焉能不知道自家师父的意思,急忙上前将银子付了。

    老鸨这才又摆手唤过一位红衣女子来,带着岳子然等人进了万花楼。

    当岳子然身影消失之后,其中一位老鸨撇着嘴对旁边的人说道:“那位公子风度翩翩,没想到却有龙阳之好,倒是可惜那副好皮囊了,不然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子呢。”

    黄蓉不知有人在背后乱嚼她的舌根,此时正一脸好奇的打量着青楼内的场景。这里的人放浪形骸者有之,烂醉如泥者有之,嬉笑怒骂者更见不少。她少女心性,看着这些只觉有趣,正好仔细打量,却被岳子然用手蒙住了眼睛。

    “干什么?”黄姑娘又是娇羞又是恼怒的问道。

    “你当真以为我是让你过来逛青楼的。”岳子然苦笑不得的说道,“有些东西是你不应该看的。”其实这里只是青楼待客的地方罢了,并没有什么不堪的场景发生,最多也只是有些猴急的男人在举手投足之间略显轻浮。

    不过,岳子然还是不希望自己的女孩沾染上丝毫这里的气息。

    黄蓉顿时不答话了,只是随岳子然走着,却还不老实的想要透过指缝看看外面的景象。

    岳子然抱着一位男子,自然引来了很多人的关注。只是他们刚要起哄的时候,便被岳子然冰冷的目光扫过,顿时心中一凛,老实地坐下了身子,不敢多有言语,便是动作也变的正经起来。

    一行人在红衣姑娘的带领下并没有上楼,而是出了大厅,沿着挂满灯笼的走廊穿过一道架在池塘上的廊桥,进而向西拐到了万花楼的后院。此时万花楼内的喧嚣已经被围墙隔了开来,浓浓的脂粉气也被院落中开着的淡雅的茶花清香给代替了。

    黄蓉挣脱岳子然的手掌,见那红衣女子正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心中诧异,低声问道:“然哥哥,她看什么?”

    岳子然笑道:“她看上你了。”

    小萝莉一愣,顿时明白自己此时还是男子的打扮,脸色立刻变的绯红。

    又拐过了一道廊桥,一行人才在一座被绿水青柳环绕的小楼前停了下来,此时小楼上挂满了红色灯笼,楼前的灯影中已经站了不少客人带来的在外面等候的仆从,而一些白衣女子此时提着灯笼,正进进出出不停地忙碌着。

    红衣女子显然是不能进入小楼的,因此只是伸手对岳子然伸手道了一声“请”,便回身又去前面忙去了。

    黄蓉随岳子然进了小楼,才发现这座小楼分为三层,只是楼内有一中庭,站在那里便可以将二三楼的走廊内看的清清楚楚。出乎她意料的是,这座小楼布置十分素雅,柱子上点着一些油灯,不见丝毫大红大绿的颜色,更没有丝毫的脂粉气息。

    这时,小楼内的酒桌上已经坐满了人,有不少是岳子然见过一面的,如沂王、测卦男子、邋遢四鬼。但最让岳子然惊讶的是,他在这里居然遇见了种洗。

    白让的仇人种洗!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几乎是刚进小楼,双方便已经察觉了对方的存在,在目光上有了交锋。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