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s:1、明日开始本书恢复两张更新,作者要做一个有节操的人。中午一更,晚上一更,特殊情况的话晚上两更。

    2、另外,本章绝对不是水!每一个人都将在最后起到很大故事推动作用。

    3、大家对于本书有相关建议的可以在书评区讨论。

    4、恩,没了。

    沂王合着手掌按在马头上,目光焦急看了万花楼一眼,皱着眉头对岳子然说道:“本王跋扈与否恐怕还轮不着你来妄加评论。快快让开,本王有急事要办,今日便不与你计较了。”

    江湖与庙堂从不缺少对立,而这些飞檐走壁缺乏管教的江湖人,也是非常令官府忌惮的,尤其当年宋太祖赵匡胤也是江湖中人,一手太祖长拳走遍江湖,更为他的后辈留下了不少有关江湖快意恩仇的故事,因此虽然身为千岁至尊,沂王在见了岳子然先前那般身手的时候,也是不敢太多计较。

    岳子然仍旧指着乞丐说道:“你们全部下马向他赔礼,我便放你们过去。”

    沂王脸上不耐起来,说道:“你到底是何人?本王冲撞那乞丐与你有何相关,你切莫多管闲事,否则到时候惹来了官兵,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岳子然摩挲着手中的打狗棒,说道:“本公子身为丐帮帮主,掌管天下所有乞丐,你们今日欺侮我帮中弟子,你说与我有没有关系?我劝你还是快快下马赔礼,否则便休怪我不客气了。”

    “丐帮帮主?”沂王神色一顿,他对丐帮略有耳闻,知道丐帮乃天下第一大帮,帮众上万,即便是兵强马壮的金国也轻易不敢招惹,因此当下只能忍住心中怒气,挥了挥马鞭。对旁边的仆从吩咐道:“给那乞丐一些银两。”

    仆从应了一声,扭头将鼓鼓囊囊的一钱袋扔到了乞丐的脚边。沂王这时回过头来,阴沉着脸问道:“现在可以让本王过去了吧?”

    岳子然仍旧站在原地,说道:“我说过,下马!赔礼!钱不是万能的,它永远也买不回一个人的尊严。”

    沂王顿时一愣,第一次认真的打量了岳子然一眼。阴沉的脸上居然挤出几丝笑容来,他挥了挥手,喊道:“陆秀!”

    骑马的执刀大汉走上前来,俯首应了一声:“王爷。”

    沂王指着岳子然说道:“将他赶开。”

    岳子然淡淡地扫了那大汉一眼,随即神色一顿,仔细打量了一番他手上那把样式别具一格。刀背上串着五个铁环的大刀后,不屑的说道:“莫说是他,便是他师父过来了,也休想过去。”

    陆秀一愣,问道:“公子识得家师?”

    岳子然淡笑着说道:“识得,怎么不识得,福建大刀王五环。当年本公子在一字慧剑门卓大师手下练剑的时候,他都得喊我一声师叔。”

    大汉脸色顿时一喜,似乎有话要对岳子然说,但随即想起此时场合不对,因此只能将话咽下肚子去。他想要与岳子然打声招呼,那声师叔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只能含糊地说道:“原来是岳前辈,师父他老人家也曾向我提起……。”

    沂王此时不耐起来。不悦的打断陆秀,说道:“本王不是让你们来攀交情的,速速让他避开。”

    陆秀脸上顿时露出为难的神色。却忽见岳子然身子一闪,一道银光迎面向他扫来。

    只看到这道剑影,陆秀心中便生起了一阵寒意。他狼狈的跌下马来,好避开那惊为天人的一剑,心中还不由自主的想道:“师父果然没有骗我。卓大师关门弟子岳子然绝对不是那扶桑剑客可以比拟的,卓师哥报仇有望了。”

    只是当他抬起头时,才知道岳子然那一剑并不是冲他来的,而是他身旁的沂王。

    此时。一把三尺青锋正被岳子然漫不经心的架在沂王脖子上,把沂王的脸色吓的煞白。而他自己则依靠一脚站在马头上,如踩着一顿白云,丝毫没有引起马匹的不适。

    岳子然用剑背拍了拍沂王的脸蛋,身子倒跃出去,仍站在先前的地方,说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岳子然执着于沂王向那乞丐道歉,其实并不仅仅是因为庇护帮众。更为重要的是,他初任丐帮帮主,需要用一件事去告诉江湖和庙堂中人,丐帮新任帮主绝非善类,轻易不要欺侮丐帮弟子。

    同时,岳子然也想通过这件事告诉帮众,他是一位好帮主。

    沂王脸色这时变的难看起来,他目光冷冷地盯了岳子然一眼,恨恨地说道:“下马。”

    其他人也都见到了岳子然匪夷所思的剑术,当下不敢怠慢,随着沂王下了马,走到不知所措的乞丐面前,郑重的行了一礼,然后才上马。沂王又是冷冷地看了岳子然一眼,一马鞭狠狠地抽在马屁股上,带着一群奴仆向万花楼去了。

    陆秀在经过岳子然时,心中有话要说,但知道此时停下来免不了得罪沂王,因此只能着急的问道:“公子现在在何处落脚?”

    岳子然指了指客栈,说道:“便是这家客栈。”

    “知晓了,晚辈明日前来拜访,有要紧的事情要与公子禀告。”说罢,陆秀便纵马向沂王追了过去。

    “要紧的事情?”闪在路边的岳子然一阵沉吟,有些摸不到头脑,良久之后才沉吟道:“莫非是一字慧剑门出什么事情了?”

    这时,那乞丐上前向岳子然拜倒在地,说道:“秀才拜见帮主。”

    “秀才?”回过神来的岳子然一顿,心想这名字听着挺有才气的,只是与他乞丐的身份却不怎么搭边了。

    那乞丐也听出了岳子然口气中的疑惑,苦笑道:“秀才这名字是家父为我取的,只盼我有一天能够考取功名。只是我苦读了大半辈子,却是丝毫功名不曾获得,反而将微薄的家产败坏光了,最后只能与小女流落到了街头行乞。”

    岳子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丐帮中识字的弟子不多,你有这份才气却在街头行乞,的确是屈才了。这样,你去岳阳分舵谋取一份文职,帮助帮内弟子整理一些平常收集起来的情报资料吧,以后丐帮还是很需要一些读书识字之人的。”

    那乞丐闻言大喜,五体投地叩首拜道:“秀才谢过公子。”岳子然急忙将他扶了起来,又说了几句话之后才与他分别。

    黄蓉这时站在岳子然身边,担心地问道:“他是王爷,会不会对你不利?”

    岳子然轻笑道:“放心,他一个区区小王爷,暂时奈何不了我们。走吧,我们也去万花楼,看看究竟是什么吸引了这么多的人急着往那里赶。”

    黄蓉嘟着嘴说道:“能是些什么?当然是一些红尘女子了。进了里面,你的眼睛不许乱看。”

    岳子然捏了捏她的手掌,轻轻搔动掌心,笑着说道:“放心,绝对不会。”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