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啥事儿吗?”姑娘反应迟钝,掌柜连呼几声,她才停住身子扭头问道。

    “没…没事。你身上有多少钱?”

    姑娘又掂量了一下钱袋,“嗯”了半天,脑中也不知到在思考些什么。

    岳子然听到姑娘说话时,便已经在打量她了。此时他回过头来,笃定的对洛川说道:“她现在一定在想去对面得到的银钱换根什么样的毛笔好。”

    “为什么?”黄蓉不解。

    岳子然啧啧地摇摇头,说道:“八姐的思维能力,绝对不是我等凡人能跟上的。”

    这时,黄蓉果听那姑娘嘀咕道:“米芾书法临摹用狼毫笔好呢,还是兔毫笔好呢?”

    掌柜见这姑娘站在当地也不回答,只能无奈的又问了一句。

    “只有三十文了。”姑娘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嘻嘻一笑,说道。

    “就收你三十文了。”掌柜的忙说道,深怕这姑娘因为自己深陷青楼。

    姑娘很豪气的摆摆手,说道:“不用啦,对面儿不要钱!还给我钱呢,我买毛笔宣纸的钱也不够了,这次正好解决。”

    掌柜的脸顿时漆黑一片,心中悲叹道:“难道这姑娘就不知道万花楼是做什么的吗?”

    他正要开口再劝,却听店内一声音忍着笑故作威严的喊道:“书儿。”

    “咦?谁在叫我?”姑娘闻言目光扫向店内,轻声嘀咕道。

    她的目光在岳子然脸上扫过,又扫过了洛川、泪与秦殇的背影,再扫过一桌酒客身影的之后,才反应过来:“小九!是你!是你在说话,你怎么在这里?”

    岳子然哭笑不得的说道:“我的姐姐哎,你听不到那声音是女的吗?”

    姑娘仍没反应过来,将掌柜晾在一旁,高兴地向岳子然这张桌子跑来,期间碰倒了三把凳子,撞歪了一张摆放整齐的桌子。

    走到岳子然面前后,姑娘突然吃惊地说道:“啊,姥姥、五姐和泪也在啊,真巧。”

    洛川无奈的抚着额头,问道:“是啊,真巧,你这丫头怎么跑到岳阳了?”

    “咦,这里是岳阳吗?”姑娘疑惑,说道:“我迷路了,迷着迷着就到这里了。”

    “唐棠呢?”秦殇问道。

    摘星楼舒书与灵鹫宫唐棠,两人虽然总斗在一起,却总也不能分离。

    舒书一听唐棠的名字,顿时怒了起来,她竖起拳头狠狠地说道:“别让我逮到她,逮到了我一定拔了她的头发做毛笔。”

    恩,这的确是她能发出最凶的诅咒了,可见舒姑娘对唐棠的仇恨。

    “拔完头发再打她屁股。”泪从洛川和秦殇中间钻了出来,举着手大声喊道。她以前没少受唐棠的欺负,因此一听要教训唐棠,小丫头顿时踊跃起来。

    “对。”舒书冲泪点点头,附和的说道:“一定要打她屁股。”

    “你们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秦殇说道,“有几次若不是我提醒你们,你们两个傻丫头早被她骗到青楼给卖了。”

    “嘁”舒书姑娘故作不屑,说道:“她想把我卖到青楼?门儿都没有。”

    黄蓉闻言,忍不住地趴在岳子然怀里笑了。

    只是舒书姑娘还未想到其它,仍旧挥着绣拳,振振有词的说道:“我把她卖到青楼还差不多。”

    黄蓉在岳子然怀里无声地笑着,气儿都喘不匀了。

    岳子然轻拍她的后背,同时说道:“是吗?刚才你可是准备把自己卖到青楼的。”

    “有吗?”舒书姑娘疑惑。

    “有的哦。”泪这时也是咯咯笑个不停,说道:“对面的万花楼就是青楼呢。”

    “哦。那就是青楼啊。”舒书姑娘若有所思,“怪不得我住不要钱呢。”

    随即,舒书姑娘似乎想起什么要紧事来,指着小丫头说道:“泪,你这么在这里?”

    舒书的脑袋神经在岳子然看来,绝对不是常人能理解的,她已经站在这里目光扫小丫头很多遍,与小丫头附和过好几句话了,却直到这时才想起与小丫头有关的要紧事来。

    “是我。”小丫头早习惯了舒书这个毛病,却高兴地忘了她的另一个习惯。

    只见舒书高兴地的弯下身子,捏住泪婴儿肥的两腮,摆弄道:“你个小丫头跑哪儿去了,在襄阳我与你哥哥见面的时候,他还托我找你呢。”

    洛川闻言,没好气地责怪泪,说道:“若能托舒书这个路痴找你,足见你哥哥已经是急昏头了。”

    泪挣脱舒书的“折磨”,嘻嘻一笑,说道:“不怕,反正我是被九哥挟持的。”

    岳子然闻言,弹了弹小丫头额头,笑骂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岳子然说罢,又将他身边未过门妻子黄蓉,另几张桌子上的谢然,被谢然照顾的穆念慈以及苟三爷、康六爷等自在居的人介绍给了她,至于被郭靖押着的完颜康,被他很自然无视了。

    他知道舒书这姑娘的毛病,你若不介绍给她的话,她是绝对不会问对方姓名,也不会完全将对方放进记忆里的。

    待岳子然将众人介绍完后,舒书高兴地在坐在了洛川旁边,用筷子敲着桌子说道:“遇见你们真好,我都好几天没正经吃过一顿饭了,掌柜的,快上好酒好菜。”

    洛川看她这副不堪地打扮,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你身上没带钱吗?唐棠那臭丫头就这样把你扔下了?”

    舒书挥了挥手,说道:“不清楚。”言罢,她又神秘兮兮的对洛川说道:“姥姥,我捡到一个宝贝。”

    洛川毫无惊讶之se,“宝贝”这词对于这丫头和常人来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因此,她漫不经心地问道:“什么宝贝?”

    “一副米芾的字帖,是真迹哦。”舒书姑娘笑着嘴都拢不住,说罢便要将贴身藏了的字帖拿出来。

    “算了,算了。”洛川知道她谈起书法来便没完,急忙制止道:“小九最近也在苦练书法,小心你拿出来被他抢了。”

    岳子然一愣,脸se即刻哭丧起来,心道:“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舒书姑娘平生有一件事最不能忍受,便是岳子然那似狗爬过而写就的字。

    因此闻言,她紧紧护住了贴身的字帖,摆出姐姐的威严来,沉声说道:“小九,你的字练的怎么样了?一会儿八姐可是要检查的。”

    岳子然一阵呻吟,他知道这以后除非唐棠来极度招惹这姑娘,否则以后他耳边便要有一人整天唠叨他练字了。

    客栈掌柜一直站在原地看着这位脱线姑娘,这时终于反应了过来,与小二一起过来招呼岳子然等人。舒书正饿,自来熟的把掌柜唤到身边,点菜的同时说道:“掌柜的,你这人可不厚道,怎么能将姑娘骗进青楼呢?”

    掌柜正要解释,却听舒书摆了摆手说道:“不过,幸好你遇见的是我。我人好,就不追究你了。要是遇见唐棠那魔女的话,你早就被剁了炖排骨啦!”

    掌柜见岳子然这几桌客人都是江湖客,本就心存忌惮,此时闻听舒书姑娘此言,顿时心中一凛再不敢开口解释了。

    敢情这姑娘早忘记客栈掌柜为何将她唤住了。

    上了菜,舒书姑娘一阵狼吞虎咽,顾不上与岳子然等人再说其它。岳子然等人也有些饿了,因此众人之间也没多交谈。过了一阵子,岳子然正为黄蓉夹菜,却见舒书突然停了下来,嘴中塞满食物,睁大着眼睛,用筷子指着黄蓉。

    “你……你是小九的未过门的妻子?!”

    黄蓉正在撒娇岳子然为她夹菜太多。此时听了舒书的话,顿时又是忍不住倒在岳子然臂弯里,咯咯笑了起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