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花开,院落内花树上的花朵却随风簌簌的落了下来,零落成泥碾作尘。

    偶有残红随着轻风飘落在穆念慈的额头上,让她因忍痛而惨白的脸色更加憔悴了。

    岳子然叹息一声,突然有些感叹,上天给人一个坚强灵魂的时候,总会变着法子的去打磨。她的命运看似改变,却从不曾改变。

    他不好再说其它,只能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子说道:“放心吧,武功总是人创的,解决的法子总会有的。黄裳可以阅《万寿道藏》而作九阴,老和尚可以阅佛家等诸家典籍与九阴而作九阳,我相信区区一个《吸星**》是难不倒我的。”

    说罢,他穿过簌簌落下残红的花树,回到了屋舍之内。

    郭靖这时在一旁问道:“穆姑娘,你和岳大哥……”他通过这些天与穆念慈的相处,轻松便发觉了穆念慈对岳子然的不同,只是他语气笨拙,不知怎么形容。

    “什么?”穆念慈看着岳子然的身影消失,才回过神。她看了郭靖一眼,瞬间醒悟过来,说道:“没什么。对了,听说你与蒙古公主定亲了?”

    郭靖愣愣地点点头。

    “那你一定很喜欢她吧?”穆念慈问道。

    “我……我不知道。”郭靖摇了摇头,见穆念慈疑惑,急忙解释道:“我只当她是妹子,是好朋友,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她做妻子。”

    郭靖顿了顿,又问穆念慈:“什么……是喜欢?”

    穆念慈看着落花,淡淡地说道:“喜欢是与他在一起时很开心。会忘却身体上所有的苦痛;喜欢是与他分开再想起时。会微微一笑。获得前所未有的满足;喜欢是执着!”

    郭靖一愣,脑海陷入了自己与华筝关系的思虑之中,却不知道这只是喜欢。

    岳子然踏入屋舍之中,本来想处理一些手头丐帮事务的,但黄蓉隔着缕空的木栏,在旁边厨房中忙碌跳跃的身影总让他分神,思绪不由自主地便偏向远方。

    正好晌午的阳光洒进了屋里,昨晚因熬夜的困顿再次袭来。他趴在桌子上听着黄蓉忙碌的声响,缓缓地陷入睡梦之中。

    黄蓉忙碌出来,见岳子然这幅模样,忙放轻了声响,为他披了一件衣裳。习武之人,警觉性较强,因此黄蓉虽然轻拿轻放,但岳子然还是被惊了一下,顿时让黄蓉一阵心疼。不过岳子然似乎太过劳累了,只是动了动身子让自己更舒坦些。然后在睡梦之中轻声呢喃了一句“兔子”。

    黄蓉脸色顿时羞红,暗啐了一口“色胚”。却还是帮他将案头的书籍取走,然后坐在他身边,仔细端详着他的面庞,只希望时间就这样永远的停顿下来。

    看着看着,黄蓉突然好奇地想道:“不知道我们将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的?是了,一定要是个男孩,就像然哥哥一样讨人爱,好吸引很多女孩子喜欢……”

    想到这里,黄蓉嘟着嘴想道:“哼,别以为我不知道,谢姐姐和穆姐姐都喜欢然哥哥。”不过黄蓉一来年幼,二来生性豁达,三来深信岳子然决无异志,是以胸中并没有多少妒忌之心,反觉有人喜爱岳子然,甚是乐意。

    岳子然的鼻子突然抽动,迷糊着睁开眼睛,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小萝莉,心中柔软处顿时被轻轻撬动。

    他伸手将猝不及防的黄姑娘揽在怀里,舌头在对方口中探索,手也迫不及待的攀上了黄姑娘的酥胸,隔着布料轻轻地揉捏着。

    直到小姑娘“嘤咛”一声,岳子然才将她放开,打趣的说道:“蓉姑娘,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事了?”

    “什么?”黄姑娘眨着眼睛,长长地睫毛轻轻颤动。

    “菜烧糊了。”

    “啊!”小萝莉这才想起正事来,忙挣脱岳子然的怀抱,向厨房跑去。

    岳子然笑着摇了摇头,抹了一把脸,闻着手中的余香,摊开了桌上的纸笺,为襄阳的小土匪写下了一封信……

    那晚君山之事一了,瑛姑便已经带着老顽童下山去了,也不知是不是去继续寻裘千仞的晦气去了。七公他老人家好吃,呆在君山上便是想再吃几次黄蓉烧的好菜,因此两天之后便也心满意足的下山去各地找美食去了。

    与完颜洪烈约定的时间转眼将到,因此岳子然等人也没有在君山多加耽搁,在七公走后的次日便离开了花开满路、风景秀丽的君山,进了岳阳城。

    岳子然似乎对岳阳城内的路径颇为熟悉,对过往的客栈视而不见,直到到了一处开在莺歌燕舞繁华之地的客栈面前,才停下脚步。

    岳子然扫了身后的万花楼一眼,对着面前的客栈说道:“我们便住这里了。”

    洛川看了万花楼一眼,若有所思,轻声嘀咕道:“万花楼?”思虑间随着岳子然进客栈坐在了靠窗的位置上,抬头正要问岳子然更详尽的内容,却听见在柜台上,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在与掌柜的交谈。

    此时并不是用饭的时间,大厅内客人非常少,因此那姑娘与掌柜的对答清晰入耳。

    “掌柜的,最便宜的房子多少钱?”姑娘声音软软的,听了总让人觉着她是刚刚睡醒。

    “半两银子。”掌柜的答道。

    “半两银子啊……”姑娘掂量着手中精美的钱袋,迟疑地缓缓地说道。

    “嫌贵?”掌柜看着姑娘的打扮,一身粗布麻衣,还沾有大片黑色的不知是什么东西,脚上穿着一双草鞋,已经是破烂不堪,再走几步便要被磨破了。

    一副典型的乡下姑娘打扮。

    唯一不同的是,姑娘长着很清秀,一脸清纯,若洗尽脸上的灰尘,再换一件好看的衣服,虽不是倾国倾城,但那身书卷子的气息,足以让很多男人痴狂。

    见姑娘老实地点点头,掌柜没好气儿的说道:“那你去对面吧,你去他们那儿住,不但不要你钱,还会给你钱呢。”

    “真的啊?”姑娘顿时面色一喜,高兴地问道。

    掌柜急着要过来招呼岳子然等人,因此头也不回的说道:“不信你自己去问。”

    “谢谢掌柜。”姑娘不觉其它,拿起放在柜台上的破毛笔,便高兴地向门儿奔去。

    “哎,姑娘,姑娘。”掌柜顿时愣住了,他在开店已经有不少年头了,却从没见过如此实在的姑娘。那万花楼的是什么地方,这姑娘若真去了,他当真是罪过了,因此急忙大声招呼道。(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