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思念,无论何时想起都让人心生彷徨。

    就像将幼时将喜爱的瓷娃娃放到了不知名的地方,每时每刻都在担心它会不小心碎掉。

    而相逢则像一阵轻风,徐徐吹来,打皱了岳子然的平淡无波的心情。让他心底的涟漪像波纹一般一圈一圈的荡漾到四肢百骸,仿佛充满了阳光,整个身子都愉悦的暖洋洋起来。

    “蓉儿?”

    岳子然轻唤一声,声音低的谢然都险些没听见,却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他站起身子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黄蓉跟前,脸上挂着笑意,仔细打量着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孩。

    小萝莉睁着晶莹澄澈的美目,娇嗔的盯着岳子然也不答话,那微微扬起的下巴,充满了小女王独有的傲骄之态。

    见她万事无碍之后,岳子然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用手抵住小萝莉的下巴,用轻佻的语气说道:“妞儿,给爷笑个。”

    黄蓉顿时目光微缩,嘴巴猛地一闪要咬他的手指,待他躲过之后,脚下的动作甚至比岳子然的剑还要快,踢在了他的腿肚子上,声音清脆的说道:“去死。”

    岳子然顿时笑了,比穿过竹林洒落在他肩上随风跳动的阳光都要灿烂。

    “你们怎么大清早就上君山了?”岳子然将黄蓉右手拿在手中把玩着,轻声问道。

    黄蓉斜过脑袋打量着岳子然身后亭子内的几人,拖长音说道:“嗯……不知道。”

    “定是你想我了对不对?”

    “才没有呢。”小萝莉毫不犹豫的否定道。

    “那一定我太想你了,所以上天才把你半天都等不得的送到了我身边。”岳子然笑着捏着小萝莉的鼻子说道。

    小萝莉听了大为受用,足尖踢着脚下的杂草,呢喃着说道:“嗯,就是这样的。”

    岳子然听见笑了,将其他三人扔在了亭子内,拉着小萝莉带着两只獒犬进了竹林小路,在避开人们的目光之后。才轻轻地将小萝莉抱在了怀里,鼻尖在她的发间细嗅那阵处女的清香,轻声说道:“蓉儿,我好想你。”

    黄蓉嘟着嘴,不知在为何事生气,娇嗔的问道:“有多想?”

    “就像东海的潮水,涨涨落落永不停歇。”

    “才怪。”小萝莉掐着他腰间的软肉说道:“有他人陪着你游山玩水。你要想能想我才怪呢。”

    岳子然听出她话中的异样来,直起身子看着小萝莉,看她那副吃味的神情忍不住的刮了刮她的鼻尖,说道:“小丫头在想什么呢?”说罢他温热的手指轻轻地划过小萝莉的嘴唇,尔后俯身将双唇轻轻地贴了上去,用舌尖轻轻的叩动小萝莉的牙齿。让舌头在她的嘴中肆虐。

    岳子然正吻着,抬眼却见小丫头此时正睁着双眼,眼神迷离的打量着自己,只能含糊不清的说道:“专心点儿。”小萝莉顿时白了他一眼,竟反客为主,将舌头深入了他的口腔中,主动的吻起岳子然来。

    良久之后。两人唇分,小萝莉没有丝毫缘由霸道的说道:“你是我的,谁都抢不走。”

    岳子然哭笑不得的抱着她,说道:“说什么呢。”

    “没,没什么。”小萝莉傲骄的仰起头,磕在了岳子然的下巴上。

    “哎呦。”小萝莉吃痛,捏着岳子然的下巴,怒道:“长这么硬做什么?”

    岳子然颇为无辜。看着自家的女王发怒,只能告饶安慰一番,说了一些情话,让小丫头高兴了方才停歇。

    “对了,我让你看一样东西。”黄蓉突然说道,丝毫没有察觉岳子然的双手已经不老实的在她的腰间蠢蠢欲动,拿出一枚黑的发亮的戒指。上面由不知名的宝石刻成一个“灵”字。

    岳子然扫了一眼,丝毫不以为意,戏谑道:“如果按照摘星楼的规矩的,我现在还得叫你一声前辈呢。”

    “那叫一声听听。”黄蓉得意的说道。

    岳子然不应她。看了看天色,说道:“好了,快到晌午了,我们回去吧,一会儿与故人周旋还有颇费一番精力呢。”

    “是洛姐姐?”黄蓉问道。

    岳子然摇了摇头,说道:“老妖婆倒容易对付,不过她身边的五指琴殇便不好说了。”

    “为什么?”

    岳子然苦笑一声,说道:“都是一些过往的旧事了,不说也罢,大早上的就上了君山,你现在也累了吧?正好让你歇息一下。”

    黄蓉狡黠的眼睛转了一转,撒娇道:“是啊,我累了,现在就走不动了,你背我。”

    女王下令了,岳子然自然需得遵从,他蹲下身子将小萝莉背起,感受着背部的柔软,心中一阵悸动,不正经的说道:“小兔子又长大不少,回去得让我好好看看。”

    小萝莉揪住岳子然的耳朵,轻声呢喃道:“不要。”

    岳子然轻轻一笑,又听黄蓉突然说道:“对了,我送你一件物事。”

    “什么?”岳子然正说着,见小萝莉拿出一串细碎的贝壳做成的手链。

    “听爹爹说贝壳可以辟邪。”小萝莉说道。

    岳子然伸出手让小萝莉为他戴在手腕上,然后继续向前。黄蓉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对岳子然爱极,忍不住在他后颈中轻轻一吻,说道:“我再也不让你离开我了。”

    小萝莉在路上听了岳子然讲述的湘妃竹故事后,便折了一根竹枝在手中玩耍,两人一路行来,出了竹林行到亭子处的时候发现谢然、白让以及那道士三人早已经散去了,徒留下一股茶香,也不知是分茶残留还是茶林被风过来的清香。

    回到暂住的丐帮分舵,岳子然远远的便看见在分舵门口站着一些执剑的青衣女子,她们在见到岳子然后,俱是弯腰行礼节,唤道:“见过九爷。”

    岳子然轻轻点头,将黄蓉放下,为她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你先去休息一下。”

    黄蓉不依的摇摇头,说道:“不要,我要听听你们都谈写什么。”

    岳子然拗不过她,只能拉着她的手一起上了前厅,在那里洛川与秦殇已经等候多时了,此时正与洪七公分坐主客两端,不知道在交谈些什么。

    不过让岳子然意想不到的是,坐在洛川与秦殇下首的居然会是穆念慈和郭靖,更让他吃惊的是,穆念慈此时面色苍白,似乎受了不轻的内伤。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