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夕阳西下,余晖洒落在屋顶的瓦片上,染红了凭栏而坐的黄蓉眼中所有景色。

    她顺着马蹄声,看着街角转过来的郭靖以及他背后马上的红衣少女,眼神在火烧一般的晚霞中一阵恍惚。

    小红马的速度很快,转眼之间便已经奔驰到了酒楼门前的长街上,黄蓉急忙摆手喊道:“郭靖,郭靖。”

    郭靖马术精湛,听到有人在喊自己,轻拉缰绳便将小红马给停住了。

    穆念慈面色苍白,虚弱的问道:“怎么了?”

    郭靖眨着大眼睛,说道:“我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黄蓉倚着栏杆探下头去,又喊了几声,穆念慈和郭靖才急忙抬头,同时听明白了声音的来源。

    穆念慈只见一位少女,眉目如画,长发披肩,一身白衣,头发上束了一条金带,此时正随着衣襟在风中轻轻摇摆,在晚霞之中笑颜如花,犹如仙女一般。

    “郭靖,你们要去做什么?”黄蓉见他们注意到了自己,忙摆了摆手问道。

    郭靖焦急的脸色一松,心中如释重负,头也不回的对穆念慈说道:“太好了,是黄姑娘,找到她就一定可以找到岳公子。”

    说罢,郭靖冲黄蓉摆了摆手,说道:“黄姑娘,我们正要找你们呢。”

    “黄姑娘?”穆念慈低吟一声,心中已经明了眼前这位姑娘的身份,抬头再看时眼神中已经多了许多莫名的神色。

    “找我们?”黄蓉不解,但还是凭栏探下头去,欢快的招手说道:“你们快上来。”

    郭靖扶着穆念慈下了小红马,在闻言出来的瘸子三带领下进了酒楼。此时酒楼内全无酒客。只有一些如瘸子三一般打扮的黑衣大汉散布在酒肆的各个角落。

    三人上了木梯到了二楼处,早已经有青衣女子在候着了,瘸子三将郭靖二人交给那青衣女子,然后自己拄着通黑的铁杖,一瘸一拐的下楼去了。

    二楼由诸多青衣女子守着。此时她们的目光全聚集过来,让郭靖一阵局促。

    他扶持着受伤的穆念慈随青衣女子上了阁楼,只见阁楼四处都围着粉红色的纱幔,在轻风中微微飘散,纱幔中有香气扑来,仿若到了女孩子的香闺。让郭靖愈加不自在起来。

    黄蓉迎了出来,故作岳子然的语气,问道:“郭兄弟,你找我们作甚?”

    郭靖还未答话,便见阁楼中又走出一位美艳的白衣女子来,她先拉了拉黄蓉。尔后将目光停在了穆念慈的身上,若有所思的问道:“这位姑娘是?”

    “穆念慈。”穆念慈轻声点点头,有气无力的说道。

    黄蓉眨着灵动的眼睛打量着穆念慈,却听洛川说道:“哦?你就是穆念慈?”

    穆念慈轻点了点头,郭靖在一旁着急的问道:“黄姑娘,岳大哥呢?穆姑娘受伤了,听她说这伤只有岳公子能治得。”

    黄蓉闻言。打量穆念慈的好奇目光中又带了几分戒备,说道:“然哥哥现在在岳阳城呢,穆姑娘怎么受伤了?”

    穆念慈苍白的脸上显出一丝苦笑,却是没有说出口。

    倒是洛川若有所思,上前一步抓起穆念慈的手掌,三根手指抵住她的脉搏探查过了半晌,才缓缓说道:“毒砂掌?吸星**?你的胆子倒是够大的。”

    穆念慈神情一顿,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惊问道:“你……”

    洛川打断她,问道:“摘星令是在你手上吧?把它交出来吧。你这一身伤不用找岳子然。我便能治。”

    郭靖神色一喜,说道:“当真?那真是太好了。”

    穆念慈却是毫不犹豫的摇摇头,说道:“不行,我不能将摘星令交给你。”

    洛川问道:“为什么?”

    穆念慈看了黄蓉一眼,然后将目光穿过纱幔。投向远处的斜阳,淡淡地说道:“这是别人交给我的,我必须信守承诺归还于他。”

    洛川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问道:“他估计也不会让你练摘星令上的功夫吧?”

    穆念慈不语。

    在她的脑海中闪过一道人影,那人鹤发童颜,背上负着一把长剑,脸上总有化不开的忧伤,用极尽诱惑的语气,还有他的性命威胁她,让她修炼摘星令上的功夫。

    那人很强,强到可以用一剑将追着岳子然狼狈逃窜的七个白发老头斩伤。

    “我是摘星楼楼主,这枚摘星令应该是我……”洛川淡然说道。

    “是他让我练摘星令上功夫的。”穆念慈突然打断了洛川的说话,从包裹中取出一截木雕来。

    木雕本是从树木上取下一截合适的木头,然后将其雕刻成其它的模样,用作观赏和把玩。但穆念慈手中的这截木雕却反其道而行之,将一截木头在经过几番刀工雕刻之后,竟变成了一根枯树枝的模样,看起来宛若天成。

    至于那上面的剑意,常人却是难以感受出来的。

    洛川接过那截木雕盯着看了半晌,最后冷冷地地吐出四个字:“四时江雨!”说罢将那截木雕交给穆念慈,郑重其事的说道:“我可以治你的伤,但这截木雕你最好永远不要将它拿出来。”

    穆念慈盯着洛川看了半晌,点点头应了。

    两人这时才注意到黄蓉有些时间没说话了,忙扭头向她看去,却见小萝莉正若有领悟的盯着穆念慈。

    “怎…怎么了?”穆念慈不知道为何,在面对小姑娘时竟然缺乏面对洛川那女王般咄咄逼人时的淡然自若。

    黄蓉回过神来,眼中疑惑未去,问道:“穆姐姐,然哥哥的包裹应该在你这里吧?那是我亲手缝制的,上次然哥哥为了救你匆忙间忘记拿走了,你把它归还我吧。”

    穆念慈语气一滞,目光再看向洛川时却发现她的嘴角挂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微笑。她稍作犹豫,但还是将包裹取了出来,递给了黄蓉。

    黄蓉眼中又闪过一丝狡黠,好奇的问道:“穆姐姐,摘星令是什么样子?让我看看好不好?”

    穆念慈闻言淡笑一声,取出一块金色令牌,递给了黄蓉。

    熟知黄蓉只看了一眼,便反手丢进了包裹中,然后倒背着手做了个鬼脸说道:“这个也是然哥哥的,我便替他收着了。”

    穆念慈和洛川俱是一怔,穆念慈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却再没有其他的表示。

    洛川这时扭头对一旁候着的青衣女子吩咐道:“命人烧一桶热水,另外我再开一道方子,你派人去将药抓来。”

    “是。”青衣女子恭敬的应了一声,下去准备了。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