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长老应了一声,传令下去,砰砰砰三响,君山岛上登时飞起三道红色火箭。

    过不多时,来船靠岸,群丐点亮火把,起立相迎。那轩辕台是在君山之顶,从山脚至山顶尚有好一程路,来客虽然均具轻功,也过半晌方到。

    洪七公站在高台之上,未曾下去迎接,见来客在火把的照耀下,由不计可数的黑衣人拥着锦衣华袍的完颜洪烈、一身白衣欧阳锋、披黄葛短衫的老者以及梁子翁等人来至台前。

    来者是客,即便现在丐帮与铁掌帮之间关系很是莫名微妙。

    梁长老迎上前去,说了一番江湖套语,神态极为恭谨,然后才给洪七公引见。

    “帮主。”梁长老拱手恭敬的说道:“这位是铁掌水上飘裘老帮主。”

    洪七公没有与裘千仞打招呼,而是笑呵呵的对欧阳锋问道:“老毒物,你什么时候也听大金王爷的差遣了?”

    欧阳锋拱了拱手,说道:“七兄此言差矣,欧阳锋也只不过是择良木而栖罢了。”

    洪七公知懂得老毒物的心思,知道他此行是为《九阴真经》而来,当下也不揭破,扭头对裘千仞喝道:“裘千仞,你师父铁掌帮上代帮主上官剑南何等英雄,一生尽忠报国,死而后已。你接你师父当了帮主,却去与金人勾结,通敌卖国,死了有何面目去见上官帮主?今日居然还敢前来我丐帮大会拜山,难道不怕老叫花子将你这奸徒除掉?”

    裘千仞“哼”了一声说道:“好,大英雄大侠士。我是奸徒。你是从来没作过坏事的大大好人。”

    洪七公道:“不错。老叫化一生杀过二百三十一人。这二百三十一人个个都是恶徒,若非贪官污吏、土豪恶霸,就是大奸巨恶、负义薄幸之辈。老叫化贪饮贪食,可是生平从来没杀过一个好人。”

    裘千仞脸色阴沉下来,左右四顾之后,才故作不屑的说道:“所以你们丐帮的帮众只能吃一辈子别人吃剩下的残羹冷炙。”

    他这话音一落,顿时引来群丐的一阵喝骂。

    不过,裘千仞脸皮够厚。手挥蒲扇,不以为然。一直到高台上隐在阴影中的岳子然站出身子来,他脸上的神情才顿住,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胳膊上的伤口,冷哼一声说道:“岳公子,好久不见。”

    岳子然一顿,略显惊慌的看了看洪七公一眼,尔后故作冰冷高傲的样子,轻点了一下头,说道:“裘老头。是好久不见了,最近过的还好吧?”

    裘千仞一愣。随即讥讽道:“还成,没被一些宵小的伎俩弄昏头脑。”

    “哦,那就好。”岳子然含糊的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裘千仞心中疑惑眼前的岳子然有些不正常,但始终还是没有将疑惑说出来。

    他仗着身后此时有欧阳锋、梁子翁以及大宋军队等撑腰,是以胆气十足,冷然对洪七公说道:“洪帮主,铁掌帮和贵帮素来河水不犯井水,但近日来贵帮连挑我铁掌帮几处分舵,杀死我帮众不计其数,在下今日拜会,便是想向洪帮主讨个公道。此外却有一份重礼奉献。”

    “公道自在人心,讨你是讨不来的。”洪七公从背后接下朱漆酒葫芦,仰头喝了一口,摸了摸嘴从容笑道:“不过,这重礼嘛,老叫化子比较感兴趣,你且说说。”

    裘千仞语气一滞,对于洪七公的答复很不满意,不过岳子然与他的仇恨不是轻易能够摆平的,也不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以裘千仞只能阴沉下脸庞来。

    他左手一挥,他身后数十名黑衣大汉打开携来的箱笼,各人手捧一盘,躬身放在高台之下,盘中金光灿然,尽是金银珠宝之属。

    众丐见他们突然拿出金珠,更是诧异。

    裘千仞对完颜洪烈笑着点点头,说道:“铁掌帮虽然有口饭吃,可拿不出这等重礼,这份礼物是大金国赵王爷送与丐帮的。”

    洪七公淡淡地扫了那些财物一眼,问道:“无功不受禄,这些财物赵王爷还是收回去吧。”

    完颜洪烈上前一步,谦恭的说道:“洪帮主有礼了,在下正是大金国赵王完颜洪烈。小王素来敬慕贵帮英雄,因此今日借机亲自来献礼结纳,还望洪帮主能够成全小王的一片心意。”

    不待洪七公拒绝,他又说道:“今日听闻洪帮主在此地奉立帮内第十九代帮主,此乃普天大事,理应受到万人关注,是以小王擅作主张,又为洪帮主请来一些朋友,同来见证。”

    他话语刚落,群丐便见在君山脚下亮起成千上万的火把来。那些火把各成方阵,此时正向君山峰顶缓缓移来。

    群丐见状,顿时慌乱起来。不一会儿便有守在山下的丐帮弟子来报,称有大队官兵向山上涌来。

    洪七公脸上神色不变,喝了一口酒,问道:“你们这是在威胁我丐帮了?”

    完颜洪烈脸显得意之色,摇摇头说道:“不敢,本王只是觉着丐帮几百年的基业,切不可在今日损在洪帮主的手中。”

    洪七公目光凛冽的看着他,没有言语。

    完颜洪烈一阵尴尬,但还是笑道:“本王对贵帮并无任何觊觎之心,只是觉着北边乃地瘠民贫之处,苦寒之地甚多,难展贵帮骏足。而江南、湖广地暖民富,洪帮主何不将丐帮众兄弟南下歇马?”

    在一旁早已经看不下去的鲁有脚此时大声骂道:“直娘贼,我丐帮帮众行乞为生,要你这些金珠何用?再说,我帮帮众数十万,足迹遍天下,岂能受尔等所限?莫说现在你们以大宋官兵威胁,便是把刀架在我们脖子上,我们也不能答应。”

    “不错!不错!”群丐哄然响应,即便是简长老和梁长老也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洪七公点头也是说道:“不错,老叫化子号称‘北丐’,天下皆闻,若是南下,老叫化子岂不是要和段皇爷抢名号?不妥,大大的不妥。”

    他又饮了一口酒,断然拒绝道:“丐帮北边基业,岂能轻易舍却?我帮忠义报国,世世与金人为仇,撤过长江,更是不可能!”

    完颜洪烈的脸色阴沉下来,正要说话,听得周围甲胄马嘶声音响起。他目光四顾,见大宋官兵已经是将君山峰顶团团围住了,完颜康和欧阳克此时更是站在一副都指挥使打扮的将军面前,出现在官兵的前端。(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