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七公站在轩辕台上,待群丐躬身行礼之后,才摆了摆手,朗声说道:“自唐末丐帮祖师爷建帮伊始,到我洪七公执掌打狗棒,至今已有十八代。”

    “济人之急,是咱们丐帮始终不变的帮规。洪老叫花虽仅有尺寸德能,不能广大我帮,但幸不辱祖师爷之命,一直以此约束帮众,要求自己。因此,我丐帮帮众虽以乞讨为生,却是行侠仗义,救苦解难,为善决不后人。即便做了好事,也尽量不为人知,终使得丐帮今日在江湖中有了些许的名声。”

    高台西侧站立的鲁有脚豪爽的说道:“帮主过谦了,若无您的带领,丐帮今日怕已经成为另一番不堪的局面了。”

    “不错,不错。”高台下的丐帮群丐纷纷应道。

    洪七公摆了摆手,将他们的声音压了下去,继续说道:“承蒙各位错爱,洪老叫化一辈子行事无拘无束,生性疏懒,这丐帮帮主的位子一直未曾能够胜任,对付着将帮主之位占了几十年,如今也是时候传承下去了。”

    “不过,奉立帮主是丐帮中的第一等大事,丐帮的兴衰成败,倒有一大半决定于帮主是否有德有能,今日老叫化将各位召集于此,便是想请大家一起考核由老叫化子指派的丐帮头脑继承人。”

    “帮主言之有理。”站在高台东侧的东路简长老朗声应道,他说着上前几步,站在洪七公身子后侧,说道:“奉立帮主确是我丐帮的第一等大事。当年第十七代钱帮主昏暗懦弱。武功虽高。但处事不当。净衣派与污衣派纷争不休,丐帮声势大衰。直至洪帮主执掌丐帮,令我净衣、污衣两派不许内讧,丐帮方得在江湖上重振雄风。”

    这些旧事此日与会群丐尽皆知晓,知晓简长老还有下文,是以群丐人人全神贯注,屏息无声。

    简长老继续说道:“洪帮主的德行自不用说,莫说丐帮。即使江湖众人也是万人敬仰。洪帮主指定的丐帮头脑继承人,我辈岂敢不遵?我辈理应当赤胆忠心的辅他,莫要堕了洪帮主建下的基业。”

    “但是岳公子,”说到这里,简长老指着岳子然,大声说道:“但是岳公子还未执掌我丐帮帮主之位,便一剑杀了净衣派彭长老,将丐帮西路各个分舵的净衣派长老、执事,尽皆撤换,俨然要重新挑起我丐帮净衣、污衣两派的矛盾。再次将我丐帮拖入内讧的泥潭。”

    “洪帮主,您若指定他为丐帮帮主。我等恕难从命。”简长老最后恭敬的对洪七公躬身,朗声说道。

    在这次岳州大会中,净衣派的众丐早就甚是忧虑。深怕重用污衣派,铁血除去净衣派北路长老的岳子然在执掌帮主之位后,会打压净衣派群丐。是以他们在大会之前便使出了浑身解数,甚至为此与污衣派群丐多有联系,便是想在此次大会中,让七公他老人家改变主意,另行指派帮主人选。

    至于那人是不是净衣派的乞丐,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所以简长老话音一落,便听在群丐中四处都有人轰然响应。

    站在南侧的梁长老也是上前一步,拱手应道:“简长老所言甚是,还望洪帮主仔细思量之后再对帮主人选重做定夺。”

    洪七公脸上表情没有变化,斜睨了简长老一眼,问道:“简长老,既然如此,你可有帮主继承人选?”

    简长老躬身说道:“我等在仔细思量之后,认为在我帮内,能够继承帮主的,论到德操、武功、人望,非西路长老鲁有脚鲁长老莫属。”

    简长老此言一出,着实让洪七公吃了一惊,他诧异的看了简、梁二位长老一眼,心中沉吟,没有言语。

    梁长老与简长老对视一眼,相视而笑。

    选择鲁有脚此人是经过他们长时间考虑的。首先,丐帮四大长老净衣派虽占了三人,但中下层弟子却是污衣派占了大多数,因此选鲁长老是丐帮群丐心之所向。

    其次,岳子然此人杀伐果断、富有心计,这些从他对付彭长老和铁掌峰的手段中可以看的出来。并且他颇为倚重污衣派,若让其执掌丐帮,两人是绝对讨不了好的。

    鲁有脚便不同了。鲁有脚此人性子暴躁,过于正直,绝无在丐帮中搞一言堂和说一不二的雄心,若让其做了丐帮帮主,污衣、净衣估计还是维持目前这种局面。

    并且,在四大长老之中,洪七公对鲁有脚最为倚重,此时他们二人在群丐面前提出,不仅可以轻易让洪帮主改变注意,更可以得到污衣派的支持,向鲁有脚卖个好。

    这是净衣派向污衣派妥协的结果,也是与会的群丐都想看到的局面,是以众乞丐纷纷叫好。

    但简、梁二位长老的棋局终究还是差了一招。

    站在高台西侧的鲁有脚这时上前一步,朗声说道:“我不同意。”他连说三声,最后声音盖过了全场的叫好声,响在群丐的耳际,让他们都安静了下来。

    待全场鸦雀无声之后,鲁有脚才又大声说道:“我不同意!老帮主,我鲁有脚有几斤几两您是知晓的,曾经还因脾气暴躁,坏了好几次帮中的大事,若让我执掌丐帮,那是万万使不得的。”

    他又对岳子然拱了拱手,说道:“岳公子行事果决,更是深得帮主您的真传,是放眼五湖四海之内也寻不出的年轻俊彦,实在是执掌我丐帮的不二人选。”

    鲁有脚言罢,叉手当胸,躬身对岳子然行了一礼。但全场却是无声,直待鲁有脚又朗声说道:“我辈愿赤胆忠心的辅佐岳公子,绝不堕了洪帮主建下的基业。”

    污衣派众丐唯鲁有脚马首是瞻,是以在反应过来之后,也都齐声随鲁有脚应了一声。

    “既然如此……”洪七公在沉默良久之后,终于开口说话了,但刚吐出几个字,忽听得嗤嗤声响,一道紫色光焰掠过湖面。

    丐帮众人愕然四顾,又见两道蓝色光焰冲天而起,这光焰离君山约有数里,发自湖心。

    简长老拱手道:“帮主,有贵客到啦。”

    洪七公看着火焰,皱着眉头,问道:“这是……”

    “是川湘第一大帮会铁掌帮帮主裘千仞前来拜山了。”梁长老身为丐帮南路长老,常年在川湘一带活动,是以知道铁掌帮帮主的出场阵势。

    洪七公冷着脸,“哼”了一声说道:“故弄玄虚,将他们请上岸来吧!”洪七公的“请”字咬的很重,其他帮众也不知道老帮主心中是否还有其他的意思。(未完待续。。)

    ps:  稍后还有一更,明天三更,补回欠下的,让蓉妹妹快点回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