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十五日,荆湖南路都指挥使所,辕门外。

    清晨,洞庭湖波浩浩荡荡的拍打在岸堤上,沾湿了万物,晶莹剔透的露珠在浓雾之中久久不见消散,直到被一阵马蹄声踏碎。

    马蹄声来着奇快,辕门前的兵丁,先前还只是听到声音,转眼间便看见几匹健马飞一般的冲出了浓雾。

    “好马!”一众兵丁先赞扬一声,接着才想起的自己的职责来,长枪横住,喝道:“来者何人?”

    那几匹健马驰奔到辕门前,才被紧紧勒住,扬起的马蹄差点踢在兵丁的脸上。马上的完颜康喝道:“史弥远史丞相有相令在此,快命你们刘都指挥使出来听命。”

    一众兵丁面面相觑,末了一兵丁拱手恭敬的说道:“几位差爷请稍等,小人这就去禀报。”

    完颜康也不下马,只是板着脸应了一声。

    过了不长的时间,军营内走出一位裨将打扮的军士来,先向完颜康查验了他手中的史丞相手令,尔后才谄媚的对完颜康等人拱手道:“在下张元,忝为军营指挥使,刘都指挥使昨夜因事外出,至今未归,小的已经差人去寻了。二位差爷若有要紧事的话,也可先与小的说。”

    完颜康冷哼一声,问道:“你能调动兵丁剿匪吗?”

    张元一愣,拱手说道:“呃,不能。”

    “那还不多派几个人去寻?耽误了大事,可不是你身上的脑袋能担负起的。”欧阳克驱马上前,也是喝道。

    “是,是。”张指挥使闻言急忙又遣了几个兵丁去寻,转过身子来迟疑一番后。小心翼翼的问道:“荆湖南路向来太平,不知道史丞相要剿……”

    话还没说完,完颜康一马鞭已经劈头盖脸的打在了他的额头,怒道:“史丞相的国家大事岂是你个小小兵丁能够过问的?”

    张指挥使急忙告饶,然后诚惶诚恐的将这几位差爷迎进了军营中好吃好喝的款待。

    完颜康也不下马,在军中慢行,扭头对欧阳克说道:“人们都说奸臣误国。可奇了怪了,为什么大宋皇帝就有那么多奸臣可用呢?”

    欧阳克冷笑一声,没有言语,心中却在想道:“大金国奸臣倒是不多,现在你们不还是想依靠宋人的武穆遗书打败蒙古?”

    完颜康等人在临安取罢石盒以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岳阳城,一路上困顿劳累自然不提,此时有了宋营大吃大喝的款待,自然也不会客气。

    吃吃喝喝一直到了晌午。完颜康才想起正事来,只能又对张指挥使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责骂了一通,怪他办事不力,现在还没能将都指挥使找到。

    他的话音刚落,便听军帐外一群人大大咧咧的在军营内呼喝。

    张指挥使心中正急。一听打头人的说话声,顿时面露喜色,对完颜康等人告罪一声:“是都指挥使大人回来了。”说罢。转身出了帐外,也没仔细打量和思虑刘都指挥使今日与往日有何不同,便急忙将醉醺醺的他迎入了帐内。

    都指挥使醉酒中不忘礼数,大大咧咧的说道:“刘某见过几位差爷。”

    完颜康等人此时也已经是吃不少酒了,虽没有不省人事,但醉意也还是有的,当下也没有仔细打量来人,都站起身子来。

    完颜康拿出一张盖有相府大印的纸笺来,说道:“史丞相有令,近日听闻有贼匪在七月十五日。洞庭湖君山之顶轩辕台集会,特遣刘都指挥使带兵随我等一同前去剿匪。”

    “轩辕台?”刘都指挥使一愣,问道:“丐帮不是要在那里集会吗?”

    “不错。”完颜康问道:“怎么?刘都指挥使与丐帮贼匪有瓜葛?”

    “没有。没有。”刘都指挥使急忙摇头撇清自己,然后说道:“在下只是听说丐帮强人较多……”

    完颜康摆了摆手打断他,说道:“这个你毋须担心,铁掌峰裘老前辈届时也会带领铁掌帮高手前来助你剿匪。”

    刘都指挥使的眼睛微微一眯,紧接着哈哈笑道:“那好,那好,有铁掌帮的帮助,卑职定能马到成功。”

    铁掌帮在两湖四川一带声势极大,帮众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不仅只是勾结官府,更是拿出钱财贿赂上官,自己做起官府来了,所以完颜康等人见刘都指挥使对即使在江湖中也久不闻名的裘千仞颇为熟悉,当下也不以为意。

    完颜康点点头说道:“那便如此说定了,你们暂且准备好,待晚上月挂梢头,我们在洞庭湖君山山脚相会,到时你须听我号令,不可以鲁莽行事。”

    “是。”刘都指挥使躬身应了。

    完颜康与欧阳锋也不再耽搁,站起身子来,倨傲的告辞而去。

    刘都指挥使一直将他们送到辕门外,待身影消失之后,才收起脸上的笑容,对张指挥使说道:“他娘的,一群乞丐能造什么反,难道是丐帮里有人睡史老贼他娘们了?”

    张指挥使刚才受了不少气,此时也随声附和了几句,占点儿口头的便宜。

    刘都指挥使扭身伸了个懒腰,说道:“他娘的,昨晚万花楼那几个姑娘差点没把老子的身子骨折腾散喽,我再去睡一觉,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准备齐全了,别被史老贼那几个走狗挑出毛病来。”

    “属下明白。”张指挥使躬身应了,目送刘都指挥使带着亲兵进了帐内,才去吩咐晚上出兵的事情。

    是夜,岳子然等人随洪七公登上了君山峰顶。

    众人只感凉风吹拂,身有寒意,耳中隐隐似有波涛之声。抬头望去,但见云雾中一轮朗月刚从东边山后升起。

    岳子然站在峭壁之上,在月光的照耀下看着明白,见峰下四周都是湖水,轻烟薄雾,笼罩着万顷碧波,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对谢然说道:“李太白诗云:‘淡扫明湖开玉镜,丹青画出是君山’,今日一见,景色果然不一般呢。”

    谢然拉了他一把,指了指前方。

    岳子然扭头望去,只见在十余丈外有座高台,台周密密层层的围坐着数百名乞丐,各人寂然无声。洪七公也一改往日的笑脸,带着一行人席地坐到了高台下群丐的前面。

    只过了一盏茶时分,那高台已全部浴在皓月之中,忽听得笃笃笃、笃笃笃三声一停的响了起来,忽缓忽急,忽高忽低,颇有韵律,却是众丐各执一根小棒,敲击自己面前的山石。

    岳子然暗数敲击之声,待数到九九八十一下,响声戛然而止,群丐中站起三人,月光下瞧得明白,是丐帮的三个九袋长老。

    他们走到轩辕台三角站定,只留下了北路一角,接着洪七公带着岳子然登上了高台,在高台中央站定。

    群丐这时一齐站起,叉手当胸,躬身行礼。

    ps:

    感谢往往形成123、拿铁三合一、你再占用我看看、天青化蝶等童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