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剑客一开口,其他三人便都停下了手中动作,凝神听他细说。

    剑客继续说道:“消息是卜算子给我的,应该错不了。”

    “卜算子?”穷酸秀才一愣,问道:“那老瞎子打听唐姑娘的事情做什么?”

    “我让的。”剑客吞了一口酒说道。

    穷酸秀才闻言没再说话,眉头之间略有一些担忧,但没说出来。

    剑客又说道:“这些天岳阳城很乱,不仅丐帮要在此选出新一任帮主,铁掌峰和官府也有所动作,万花楼那边大家一定要多盯着点儿。”

    “明白。”其他人三人一脸正经的应道。

    剑客这时又扭头看向岳子然那边,轻声说道:“丐帮,迟早会成为堂主的心头大患。”

    ……

    三岁的绿衣正处于淘气的年纪,即便是在吃饭的时候也不得片刻安闲,谢然有心斥责她几句,全被她当作耳旁风了。岳子然看着这一幕,不由地想起了泪那小丫头,暗自思忖道:“蓉儿现在应该已经带着她离岛了吧?”

    正思量间,岳子然的余光瞟见楼梯处悄无声息的出现一位身影颇为熟悉的绿衣女子。他好奇的扭头看去,顿时一惊,脸上露出惊慌之色,整个身子像弹簧一般弹了起来,转身便跑到了岳阳楼的窗户旁。

    那绿衣女子此时也看见了岳子然,脸上也是一惊,夺路便要逃走。

    两人见了对方的动作,都是一顿,继而同声问道:“你跑什么?”

    “八姐!”

    “老八!”

    两人像对上了暗号一般,说完这句话后,各自舒了一口气。

    岳子然又折回位子上。坐下问道:“唐棠,八姐今儿怎么没追杀你?”

    唐棠毫不客气的走上前来,坐在白让让开的位子上,吞了一口水酒,说道:“本姑娘最近有要事要做,顾不上陪她玩,暂时把她甩开了。”

    “还有。要叫我唐姐!”唐姑娘兀自说道,“我以为老八那个路痴找你来做帮手呢,吓了我一跳。”

    岳子然无语,最后只能无奈的说道:“你要真怕八姐,一直撩拨她作甚?”

    唐棠嘻嘻一笑,说道:“调戏老八是我人生中最大的乐趣了。”

    她说罢又用目光示意绿衣,待嘴中的食物咽下去以后,问道:“这是你女儿?挺漂亮的,来。叫声姑姑。”

    正在喝酒的岳子然顿时被呛住了,他咳嗽的说道:“话可别乱说,我还没有成亲呢。”

    唐姑娘诧异的扭头看向谢然,问道:“你不是与桃花岛黄药师的女儿成亲了吗?”

    岳子然哭笑不得的说道:“只是定亲而已,再说即便成亲孩子也没有这么快吧?”

    唐姑娘眨着大眼睛,好奇的反问岳子然一句:“没有吗?耕叔说两人结成夫妻以后便会很快从臂窝里长出个孩子来。”

    这个问题岳子然不便回答。只能转移话题问道:“这次你没把八姐扔到荒山野岭去吧?”

    唐棠吞了一口酒,大大咧咧的说道:“放心吧,她路痴我可不是白痴。我给她找了一张米什么的碑帖。将她扔在了一个颇有人烟的小岛上,她指不定现在正在哪儿临摹呢。”

    说罢,唐姑娘又指着岳子然,问道:“你现在字写的怎么样了?小心被你八姐逮到。”

    岳子然心中一个激灵,打了个哈哈,说道:“略有长进,略有长进。”他见旁人都已经用罢饭了,忙不迭的站起身子来,对唐棠说道:“唐棠,我还有要事。我们就此别过了。”

    唐姑娘吃着菜吞着酒,颇为忙碌的摆了摆手,含糊的说道:“再上几道好菜。记着把帐结了。”

    “明白。”岳子然应了一声,带着一行人下了岳阳楼,同时还不自觉的查看四周,深怕八姐会从人群中钻出来,一把把他抓住。

    有唐棠的地方必有舒书,这是摘星楼亘古不变的定律。

    下了岳阳楼,走了不远的路程。岳子然便见衣衫褴褛,都作乞儿打扮的两个人面色慌张,急匆匆的凑上前来。

    他们拱手恭敬的对岳子然和七公说道:“黎生,余兆兴,见过帮主,见过岳公子。”

    洪七公将最后一根鸡骨头随手丢掉,摆了摆手问道:“你们如此慌张作甚?”

    黎生目光四顾,见没有人注意这里,才低声焦急的说道:“属下刚接到消息,我丐帮山东分舵李杨二位长老伙同山东义军,揭竿而起了。”

    “什么?”岳子然和洪七公同是一惊,洪七公用袖子擦了擦油腻的嘴唇,问道:“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黎生点头应道。

    岳子然皱着眉头问道:“他们怎么会突然想到要揭竿起义?”

    “听说李杨二位长老是被一位瘸腿秀才说服的。”余兆兴在一旁解释道。

    “瘸腿秀才?”岳子然嘀咕一声,脸色冷了下来,沉吟片刻之后,他扭头对白让吩咐道:“给曲嫂去一封信,就说我想见一见这瘸腿秀才。”

    “是。”白让应了一声。

    岳子然扭头又对黎生吩咐道:“让王贵做好以防不测的准备,所有北路舵主、长老即日启程返回分舵。江北是丐帮基业所在,不容有失。”

    “是。”黎生拱手应了,转身便要离开,却听岳子然又冷声吩咐道:“那瘸腿秀才如果不来的话,便把他给我抓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明白。”两人只当岳子然对于这瘸腿秀才将丐帮拖入了万劫不复之地而迁怒与他,所以当即认真的沉声应了。

    待他们两人的身影消逝在人群后,洪七公才叹息一声说道:“这简直是在拿丐帮的百年基业做赌博。”

    “天下无丐,本不就是那么简单可以做到的。”岳子然轻叹一声,沉声说道:“蒙古骑兵攻无不克,每攻下一城,必屠城。多少生灵涂炭,家园被毁,世道已经是乱了。”

    洪七公闻言没有再多言语,只是眉头上的皱纹更深了。

    当晚,一行人先在岳阳城的一家客栈歇息,但岳子然却变的更加的忙碌了。先是见了岳阳城当地的丐帮管事人,尔后又与白让、孙富贵、吴钩以及李舞娘等人在房间内议事到了深夜……

    ps:

    抱歉各位,昨日断网到现在,急匆匆更新一章,稍后还有一更,感谢各位的支持,抱歉。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