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于绿衣的稚子之语,穷酸秀才不以为然,反而自得的摇了摇手中的扇子。他在看见那邋遢剑客之后,脸上露出喜色,拖拉着鞋皮在楼板上划下一道印记,坐在了邋遢剑客旁边。

    “看来我是来早了。”穷酸秀才摇头晃脑的说罢,也不嫌弃那酒坛是剑客痛饮过的,拿起酒坛,找小二要了一碗,为自己满上,尔后从怀中取出一包用黄纸包着的茴香豆,就着酒吃了几颗,摇头晃脑感叹一番,似乎那茴香豆便是世上难得的美味了。

    剑客与岳子然对视一番后,没有再说话,而是转身从穷酸秀才面前的茴香豆中抓起几颗扔进嘴里,咀嚼了几口,和酒吞了,啧了啧嘴说道:“这世上也只有你能吃得下嫂子的手艺。”

    穷酸秀才摇头晃脑嬉笑道:“只要是她为我做的,我都喜欢。”

    剑客似乎被穷酸秀才满脸幸福的样子勾起了伤心事,苦笑一声,抱起酒坛,狼吞虎咽了几口,将衣襟都打湿了。

    “你和唐姑娘还没有结果吗?”穷酸秀才似乎知道他为何伤心,迟疑一番后问道。

    剑客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说道:“是我配不上她。”说罢,抱起酒坛又是一通海喝。

    “子曰……”穷酸秀才正要感叹一番,却被楼梯上一人发出的感慨给打断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以身相许,阿弥陀佛。”

    谢然本来是在板着脸教育绿衣的,听了这句话,自己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她扭头向楼梯处看去。见上楼的是两人。一僧一乞丐,邋遢的样子比先前的剑客和穷酸秀才更甚。

    僧人年纪约在四十岁左右,高高胖胖,僧衣打满了红红绿绿的补丁和脏兮兮的油腻,不过他与身旁的乞丐相比,他给人的形象立刻高大起来。乞丐年纪虽轻,但那富营养不良的身板,乱糟糟的头发。贴了狗皮膏药的脸庞,都让他平白老了许多。

    那乞丐此时手中正抓着一只叫花鸡,一路吃着走了上来。那僧人也毫不客气,不顾乞丐的斥责与挣扎,直接撕下一份来。两人站在楼梯处,就那般堂而皇之的吃着,两双眼睛四处扫着,任由油渍滴落在衣襟上。

    岳子然看着那乞丐,低声问洪七公:“师父,您认识这乞丐吗?”

    洪七公正在与一盘排骨较劲。闻言抬头看了那乞丐一眼,顿时瞪直了眼睛。说道:“那叫花鸡烧制的很好,都快要赶上你媳妇的手艺了。”

    岳子然语气一滞,只能再次向七公问了一遍,他老人家才摇了摇头,啃着骨头含糊不清的说道:“丐帮弟子多去了,老叫花子也不一定记得住,再说丐帮也不是是乞丐就得加入的。”

    岳子然点头示意明白,又向那僧人和乞丐看去,却见他们两人眼睛均是一亮,乞丐向穷酸秀才的那桌走去,和尚则与乞丐错身而过,向岳子然这面的桌子走了过来。

    岳子然心中疑惑,不知道和尚要做什么,只能向孙富贵打了一个眼色。

    孙富贵授意,站起身自来,上前一步伸手拦住僧人,说道:“大师不知有何事?若化缘的话,还请去别处。”说着,手中还取出一锭银子来。

    和尚站定身子,眉眼含笑,接过孙富贵手中的银子,点头说道:“好说,好说。”说罢,身子退后一步。孙富贵松了一口气,眼睛刚眨了一下,却见眼前黑影一闪,那邋遢僧人的身影已经是不见了。

    “小僧化缘,化的却不是钱财,而是缘分。”孙富贵扭头看去,见那僧人此时正站在谢然身边,慈眉善目的笑着说道。

    谢然吃惊,手足无措的看着突然来到自己身旁,仔细打量着自己的和尚,却听他又说道:“夫人,小僧见你眉宇之间含有深深忧愁,面相之间又有对某些事取舍不定之意,怕是遇到了不得的大事了。”

    “相逢既是有缘。小僧不才,但对于算卜问卦深有心得,夫人不妨将手伸出来,让小僧为您算上一卦,也好解您心头的难题与忧愁。”和尚一番话说出来,眼睛只是盯着谢然,脸上含笑,没有亵渎之意,目光中更满是欣赏。

    谢然向旁边靠了一靠,摇了摇头说道:“多谢好意,不用了。”

    僧人不依不饶的说道:“夫人放心,小僧算卦最准了,并且不收您分文。”顿了顿,柔情笑道:“当然,您若是怕在这里被旁人听了去,我们也可以另寻一出静谧之地,让小僧仔细的算一算您的缘分,譬如与您旁边这位公子的?”

    岳子然冷笑一声,伸出右手,说道:“不如你算一算我的命运吧。”

    僧人眼睛看也不看岳子然,只是打量着谢然,摇头说道:“抱歉,小僧有规矩,只与女子算卦,男子的命运从来不算。”

    谢然又拒绝道:“抱歉,我不需要。”

    僧然还要继续再说,却见寒光一闪,一把剑让他丝毫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岳子然问道:“你为自己算卦吗?”

    僧人没想到今日踢到了铁板子,哭丧着脸说道:“不算。”

    “那我劝你行动前还是为自己算上一卦的好。”岳子然说道,“其他人可没有我这么好心了。”

    “好主意。”僧人小心翼翼的点点头,见岳子然的剑拿开后,兀自不甘心的对谢然说道:“夫人,你真的不占上一卦?”说着见岳子然目光又向自己移来,急忙退后一步,又补充了一句:“老准了。”

    说罢僧人如风一般的跑到了穷酸秀才的身边坐下,在确定岳子然的剑没有跟过来后,才惊魂甫定的拍了拍胸口,抓起穷酸秀才的几颗茴香豆,扔进嘴里去,然后又吐了出来,问道:“秀才,嫂子的厨艺还没有长进啊。”

    穷酸秀才闻言没好气的说道:“知足吧,现在你嫂子已经不会忘记放盐了,这可是难得的进步。”说罢扔进嘴里一颗豆子,咀嚼一番赞道:“我其实觉着挺好的。”

    其他三人不理他,邋遢僧人问剑客:“你将我们召集到岳阳楼做什么?”

    乞丐朝岳子然这边看了一眼,插口说道:“我听说丐帮要选新帮主了。兄弟也算是难得的千古一丐了,准备去争一争这位子,你们觉着怎么样?”

    穷酸秀才和僧人对视一眼,用余光扫了一扫洪七公的身影,鄙夷的看着乞丐:“哪儿凉快去哪儿呆着去。”

    僧人说罢,还不忘撕了一块乞丐因剩余不多而有些舍不得只能小口吃着的鸡肉,大口嚼了起来。

    剑客这时吞了一口酒,说道:“有人要杀唐姑娘。”(未完待续。。)

    ps:  感谢大家的...月票以及打赏,雁丘万分感谢,谢谢你们的支持。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