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s:  抱歉,坐火车昨晚到的家,因为太累,没有来得及chayexs..chayexs.更新,万分抱歉。

    另外,本章中主要是有关完颜康的一些看法,若有不足和错误以及大家认为不对的地方,欢迎大家指出和讨论。

    “认贼作父?”完颜康喝了一口酒,呵呵笑道:“胡涂了一十八年?莫非我在娘胎里便知道我是汉人?这十八年中教我武艺的时候你做什么去了?”他最后的两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让丘处机神色一顿。

    “呵呵。”完颜康又是笑道,“在你心中终究是比武放在第一位的吧。你个争强好胜的老匹夫!你一定是想着等这我与郭兄弟比武胜了之后再告诉我。到时候我若贪慕荣华富贵,你便杀了我,对不对?”

    丘处机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我在你手中其实就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工具,师徒?狗屁!”

    完颜康又吞了一口酒,毫不客气的对丘处机问道:“现在好了,我学会了享受荣华富贵,学会了做一个金人,学会了做一个王爷,你又突然告诉我我是一个汉人!”

    他没有再说下去,而是转而问道:“老匹夫,如果现在有人告诉你你是个金人,你会怎么想?”

    丘处机整个肺都要气炸了,奈何被欧阳锋所阻,不能去亲手毙了完颜康,此时听他问话,冷冷说道:“可惜我是个汉人。”

    “说的好,说的好”完颜康拍手笑道:“你不曾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你不知道其中的痛楚。所以你便可以肆无忌惮的借着道德的外衣。去骂别人小畜生。如果这就是君子的话。我愿意做一辈子的小人。”

    “你们这些人从来不给我选择的机会,你们曾经犯下的错,却要让我来承担,否则我在你们眼中便是不忠不孝的畜生。完颜洪烈养了我一十八年,待我如亲子,却只凭你们一句话,我便要忘记所有亲情,与他一刀两断。反目为仇……”

    完颜康喝了一口酒,环顾四周,正色说道:“对不起,我办不到。是他从小宠我我疼我,是他从小想尽一切法子将我喜欢的东西送到我面前,是他让我享尽了一切荣华。”

    丘处机冷哼一声道:“任你说的口舌生莲,到头来还不死贪慕权势和富贵。”

    完颜康毫不客气的说道:“不错,我爱慕荣华富贵,这有错吗?孰是孰非,难道只凭你一个人说了算?”

    说罢。完颜康再不理会丘处机,捞起衣角。冲杨铁心夫妇跪倒在地上,朗声说道:“我生命是你们给的,这改变不了。但我想要的,你们也给不了。你们是我亲生父母,我今后会敬你们,爱你们,孝顺你们,但只要我还活着,我便仍是大金国小王爷。”

    杨铁心叹息一声,问道:“你想要什么?锦衣鼎食,便那么让你迷恋吗?”

    完颜康轻笑道:“我想要的,是天下,你给的了吗?”说罢,朝杨铁心夫妇磕了三个响头,扬长而去。

    完颜洪烈听了完颜康这一席话,心中自然很是欣慰,扭头见包惜弱与杨铁心相依偎在一起,心中一声叹息,转头挥了挥手,带着一众高手也撤走了。

    欧阳锋此时所有的心思都在穆念慈身上,想打她武学秘籍的主意,奈何全真七子待他如临大敌,一直盯着他,让他不能有所动作。最终他也只能带着惆怅的心情随完颜洪烈离开了。

    完颜洪烈此行并不是为王妃而来,而是为了大宋皇宫大内中的武穆遗书。

    次日,他们进了杭州城,先在一家有名的客栈住下,待晚上后才伺机潜进皇宫。按着皇宫地图中所示,他们来到了了翠寒堂,因为无人阻挡,顺利的进入了瀑布内。

    完颜康晃亮火折察看洞中情状,只见地下尘土堆积,显是长时无人来到,正中孤零零的摆着一张石几,几上有一只两尺见方的石盒,盒上雕刻着密密麻麻、栩栩如生的龙凤图案,美中不足的是,有些龙凤首尾乃至身体都是错开的,在石盒上还贴了封条,此外再无别物了。

    完颜康将火折凑近看时,封条上的字迹虽年深日久,但仍清晰可辨,只写着几个歪曲难看的字眼:“非岳姓后人,取石盒需叩首三百。”

    完颜洪烈也凑了过来,并没有注意那字迹,只是喜道:“那书就在这盒子里。”

    完颜康大喜,伸手去捧。欧阳锋左臂在他肩头轻轻一推,完颜康站立不住,踉踉跄跄的跌开几步,差愕之下,只见欧阳锋已将石盒挟在胁下。

    但同时,刚才放置石盒的地方又出现一张字条,见上面清晰写着:欧阳锋老匹夫,认祖归宗不要太急。

    欧阳锋看罢脸色大变,他随完颜洪烈来临安乃是临时起意,自己都不曾预料到,留字条的主人又是如何猜到的?

    至于字条上的戏谑之语,欧阳锋却是压根没有放到心上。

    欧阳锋惊疑不定的抱着石盒,深怕其中有鬼,但端详良久也不见异样,心中又牵挂石盒中的东西,因此还是紧紧抱在了怀中,没有交给其他人。

    完颜洪烈叫道:“大功告成,大伙儿退!”

    欧阳锋在前开路,一行人退了出去,在天彻底大亮前,回到了暂住的客栈。

    叫了酒食,彭连虎给众人斟了酒,向完颜洪烈道:“王爷今日得获兵法奇书,行见大金国威振天下,平定万方,咱们大伙向王爷恭贺。”说着举起酒碗,一饮而尽。

    完颜洪烈饮干酒后欢然说道:“这次全仗各位出力襄助,要不然怎能够如此顺利,尤其是欧阳先生,当居首功。”

    完颜洪烈知道欧阳锋是了不得的人物,因此时不时的便要恭维对方一番。

    欧阳锋干笑了几声,响若破钹,然后又说道:“现在我们众人都在此,那岳飞的遗书到底是个什么样儿,大伙儿都来见识见识。”说着,从怀中取出石盒,放在桌上,他要瞧瞧武穆遗书的内文,若是载得有精妙的武功法门,那么老实不客气就据为己有,倘若只是行军打仗的兵法韬略,自己无用,乐得做个人情,就让完颜洪烈拿去。

    况且这石盒有古怪,欧阳锋能不自己动手打开,还是不要打开的好。

    一时之间,众人目光都集于石盒之上。

    完颜洪烈道:“小王参详岳飞所留几首哑谜般的诗词,又推究赵官儿历代营造修建皇宫的史录,料得这部遗书必是藏在翠寒堂东十五步之处。今日瞧来,这推断侥幸没错。宋朝也真无人,没一人知道深宫之中藏着这样的宝物。”言下甚是得意,众人又乘机称颂一番。

    完颜洪烈捻须笑道:“康儿,你将石盒打开吧。”

    完颜康应声上前,揭去封条,便要掀开盒盖。但任凭他使多大的力气,那盒盖就是不开。

    沙通天猜测道:“莫非这石盒中另有机关?”

    他此言一出,众人皆将目光放到了石盒壁的图案上,彭连虎用手拨弄了一下,喜道:“这里的图案是可以移动的。”

    众人大喜,对这那图案纷纷猜测起来,最后得出一致结论,只有将龙凤图案组合完整后,石盒才可以打开。

    但说起来轻巧,但真正拼起图来的时候,这些没有童年的大老粗们便着实搞不掂了。

    “封条后面还有字迹。”欧阳锋突然指着完颜康手中的封条说道。

    完颜康将封条翻过来,见上面书道:“拼图之法,叩首可见;强行打开,书毁人亡。”(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