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念慈身负绝学,奈何修习时间较短,更没有名师指导,完全依靠自行参悟。虽然精进飞速,但经验和临变能力终究还是有所欠缺的,是以几个回合之间便让灵智上人占据了上风。

    不过,《九阴真经》的招数终究是精妙的。

    穆念慈右手愈显苍白,变掌为抓,瞬息之间在灵智上人捏住她手腕脉门时,她的五根手指也牢牢搭在了对方手腕上“内关”“外关”两处穴道。

    灵智上人并不在意,他的毒砂掌是极为霸道的,即使是王处一中了之后也险些丧命,更不用说眼前这个内力平平的小姑娘了,只是可惜这般如花的美貌了。

    他心中虽在叹息,却丝毫没有留情,左手的掌力猛烈的催动,将毒砂掌的毒力送到穆念慈手臂内。

    穆念慈在听到王处一的提醒时已经是晚了,现在右手被制住,想要挣脱更是不能。她在感觉到一股霸道的内力冲进自己左掌时,立刻便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岳子然曾在信中提醒穆念慈,千万不可轻易使用那套吸人内力的功法,否则不仅会招来别人的觊觎之心,为自己带来杀生之祸,同时对于自身也是后患无穷的。

    但现在,穆念慈却是再不敢留手了。她当即依照功法口诀,催动自身内力的流转,将灵智上人催动的那股霸道之极的内力吸入丹田之中,化为自身内力。

    灵智上人起初并未察觉,只是催动自己的掌力,要置穆念慈于死地。

    穆念慈也是流年不利。灵智上人最近刚刚因为质疑西毒欧阳锋的实力。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更在其他人面前丢失了面子,此时心中正是郁闷呢。

    他不能伤了杨铁心,但杀穆念慈却是无所忌惮的,正好可以一解心中的郁闷。

    但片刻之后,灵智上人觉出不对来。

    不仅是他左手毒砂掌掌力没起作用,他右手腕上“内关”“外关”两处穴道此时被穆念慈手指搭住,便如开了两个大缺口,内力源源外泄。

    “怎么回事?”灵智上人先是一阵惊疑。接着不由地想起生平最害怕的一件事来,登时魂飞天外,脸色大变,冷汗如泉涌,他张着大口,喘着粗气问道:“吸……吸……吸星**,你……你怎……”他一说话,内力更大量涌出,只得住口,但内力还是不住飞快泄出。

    灵智上人只觉内力愈泄愈快。心下虽然吓得要死,但还是保命要紧。他勉强凝气,尔后突然大声呼道:“快把我与她分开,她……她在吸我内力。”

    他这一吼让他的内力有如河水决堤,再也难以堵截。

    灵智上人这声吼叫是使尽平生最大的嗓门呼叫的,如惊雷一般响在众人的耳际,当即把场内所有打斗的人都惊住了,即便是欧阳锋也远远退开全真七子,扭头向这边诧异的看来。

    灵智上人被穆念慈这一招吓的肝胆俱裂,穆念慈却也并不好受。源源不断带有毒素内力涌入她的丹田之中,虽不曾伤及她的内腑要害,立刻要她性命,但对她身体尤其是筋脉的损害也是非常令她痛楚的。

    几乎是吸收内力的片刻之间,她的额头上便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在场的众人看着诡异的这一幕,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最终还是离着二人最近的种洗先反应过来。他踏前一步,腰间的宝剑应声弹出,用剑背飞快的拍在灵智上人的肚腹上,要将他拍开。不过这吸星**的吸力是很强的,他想如此轻易拍开灵智上人几乎不可能。

    最后种洗无奈的伸出自己的右脚,一脚踹在了灵智上人的肚腹上,让灵智上人如被翻过来的乌龟一般,仰天倒在地上。

    “不好意思,我从来不对姑娘动手。”种洗咳嗽一声,淡淡的说了一句,又退了开去。

    欧阳锋在远处看到这一幕,低声嘀咕道:“会九阴白骨爪,还会吸人内力?这姑娘有趣,有趣。”

    灵智上人此时精神萎靡,倒在地上良久不见起来,兀自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穆念慈也讨不了好,她在灵智上人退去之后,便后退一步,盘腿坐在杨铁心身边,用尽所有精神,竭力的将灵智上人的内力压在丹田之中,以免这股霸道的内力继续危害她的身体筋脉。

    “江光明使是你什么人?”半晌之后,灵智上人颤巍巍的支撑着身子坐在地上,虚弱的问穆念慈。

    穆念慈此时正在竭力压制丹田中的异股内力,顾不上回答他,因此只是皱着眉头若有若无的“恩”了一声。

    灵智上人只当她不耐,脸若死灰的苦笑一声,说道:“是我错了,你既然会吸星**,自然是与江使者有莫大渊源了。”

    他挣扎的站起身子来,然后在全场人惊讶的眼神中,对穆念慈凄凉的说道:“小僧无意中伤了江前辈晚辈,着实不该,现在便谢罪。”说罢,灵智上人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来,右手执着,朝左手斩下去,直接削掉了一根无名指。

    “上人!”完颜洪烈大吃一惊,完全不知这灵智上人吃错了什么药,其他人看着也是满头雾水。

    穆念慈心中更是惊讶非常,这其中的缘由她是不知道的,更不曾听说过什么江使者,不过此时的她一提内息,胸腹间便立时气血翻涌,非常难受,因此也没多大理会,更不曾与灵智上人言明自己根本不识得什么江使者

    灵智上人站起身子来,脸若金纸,显然受的内伤极为严重。他将削下的手指仔细包了,然后退到一旁打坐恢复去了。

    这边战斗虽歇,但其他地方的比斗却还在缠斗不休,并没有因为穆念慈这边的变故而停止,直到一人大声喝道:“都住手。”

    这声音是完颜康发出来的,此时的他双眼迷蒙,走起路来踉踉跄跄,但说话的声音却中气十足。

    完颜洪烈带来的高手看了王爷一眼,见他也点了点头,便没有再与江南七怪师徒斗下去,各自退后一步,止戈休战。另外一侧的欧阳锋与全真七子彼此谁也奈何不得谁,斗的也是非常无趣,闻言便也都住手了。

    “小畜生,你认贼作父,胡涂了一十八年,居然还在执迷不悟”停下来的丘处机冲完颜康骂道,“今日更引得金狗来掳你父母,当真是畜生都不如。”

    事实上,完颜洪烈等人完全是路经此地,凑巧遇见了而已,不过完颜康也不争辩,醉眼迷蒙的看着丘处机,丝毫没有了往日对他的畏惧,呵呵笑道:“小畜生?你凭什么骂我?老匹夫,这里其他人都可以骂我,惟独你不成。”

    “你!”丘处机没想到完颜康会如此顶撞他,想要上前教训完颜康,却被欧阳锋一挥衣袖给逼退了。(未完待续。。)

    ps:  感谢光吃饭不给钱、拿铁三合一两位童鞋的打赏与支持,万分感谢。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