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怎么在这里?”穆念慈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微微颔首问道。

    杨康回过神来,说道:“我……我……”他迟疑了半晌,终究是没有将自己为何在这里的缘由给说出来。

    穆念慈也不在意,只道他已经回到了杨铁心夫妇身边,因此不再理会他,牵着毛驴继续上前。

    杨康在后面呼道:“哎,你小心……“

    不过穆念慈已经走远并沉浸到自己的世界中去了,因此并没有听见。

    到了村东头,只见一个崭新的酒帘在一棵柳树上挑出,一阵激烈的金铁交击声从傻姑家酒肆门前传来。穆念慈好奇,紧走几步,在转过一段土墙之后,终于见到了打斗的人群。

    全真七子、江南七怪……偌大的酒肆门前此时在刀光剑影之中,尘土飞扬,被分割成几个战场。

    全真七子七人此时正组成剑阵,团团围着一个白衣男子。

    那男子脸须棕黄,英气勃勃,手中拿着一根奇特的盘着两条银蛇的黑色粗杖。他脸色从容,在剑阵之中腾闪挪移,虽片刻之间奈何不得全真七子,但全真七子的剑阵在短时间内也伤不得他分毫。

    另外一侧,江南七怪师徒此时正与完颜洪烈带来的众高手缠斗在一起。

    那几个高手穆念慈都曾见过:身矮足短、目光如电的千手人屠彭连虎;额角上长了三个瘤子的三头蛟侯通海;童颜白发的参仙老怪梁子翁;还有他们南逃时遇见过的鬼门龙王沙通天以及他的三个被穆念慈教训过的徒弟。

    还有两人站在完颜洪烈的身边,其中一位是身披大红袈裟的藏僧大手印灵智上人。

    另外一位是个脸色苍白无血的英俊白衣剑客。他时不时会捂住胸口咳嗽几声。

    这个剑客给穆念慈一种很奇特的感觉:他站在那里,便如一把剑。

    这种感觉穆念慈只在发怒的岳子然身上见过。

    若白让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会识得。这人正是病公子种洗。

    一身绣花锦袍的完颜洪烈此时正站在包惜弱对面说着些什么。包惜弱则紧紧偎依在杨铁心身旁,流着泪水不时的在完颜洪烈的话语中坚定地摇头。

    杨铁心拄着长枪,半坐在酒肆的台阶上,嘴角有血渍,但并无性命之忧。

    “穆姑娘?好久不见。”一人不知从哪个角落冒了出来,他面色阴鹫,右手缩在袖子中,此时站在穆念慈的身边。轻声说道。

    此人正是欧阳克。

    原来那日,他们叔侄二人深怕洪七公与老顽童会等在岸上找自己晦气,因此在见岳子然一行人上岸后,他们并没有急着上岸,而是将船漂泊在近海处,想要确定岳子然等人离开后再上岸。

    就在这时,他们遇见了改走海道南下的完颜洪烈。

    完颜洪烈知道欧阳锋是高人,因此对他们盛情款待,并在酒席上,把要到临安去盗武穆遗书的事对欧阳锋说了。想请他鼎力相助。

    这件事情欧阳锋早听侄儿说过,当时便不甚在意。此时他一门心思扑在《九阴真经》上,更不上心了。

    不过他在得知完颜洪烈等人此行南下不仅要夺武穆遗书,更要去对付将在洞庭湖畔召开大会的丐帮时,心中一动,忽然另有了一番主意。

    他想道:“岳小子看来在丐帮大会之前是不会与老叫花子分开了,我即便一路跟着他们,恐怕也难以找到机会下手,不如暂且先应了这王爷,到时候他们对付丐帮时,我也好趁乱下手。”

    “不过我欧阳锋是何等样人,岂能供他驱策?”欧阳锋心中冷笑,更有了其他算计,“向闻岳飞不仅用兵如神,武功也极为了得,他传下来的岳家散手确是武学中的一绝,这遗书中除了韬略兵学之外,说不定另行录下武功。我且答应助他取书,要是瞧得好了,难道老毒物不会据为己有?”

    是以他们叔侄并没有继续跟随岳子然继续南下,而是随着完颜洪烈来到了临安。

    穆念慈看了一眼欧阳克的袖子,并不理会他,穿过打斗的人群。正要走到杨铁心身旁,却听他大声怒骂道:“狗贼,当年你害死我义兄,逼着我妻离子散,今天居然还敢寻上门来,当真是无耻之极。”

    他说着便要挣扎的站起身子来,却被包惜弱给拉住了。

    穆念慈此时虽然尚且不知完颜洪烈是拆散杨铁心夫妇的罪魁祸首,但见杨铁心对完颜洪烈如此大的仇恨,便也知道完颜洪烈不是什么好人。

    她急忙上前几步,挡在杨铁心身前。

    “念慈?”杨铁心这才看见了女儿,挣扎的站了起来,说道:“你现在回来做什么?快走!”

    穆念慈急忙上前一步扶他坐下,扭头看着完颜洪烈三人,问道:“爹,是他们打伤你的?”

    杨铁心还没有回答她,倒是那灵智上人冷哼了一声。

    穆念慈不知眼前两人武学深浅,但对他们伤了杨铁心很是恼怒。当即上前一步,右手五指成爪,先捡软的捏,直接向完颜洪烈抓去,同时还注意着他身边的两人。

    在完颜洪烈身旁两人中,穆念慈最为忌惮那剑客。

    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随着她的出手,种洗却是倒背着双手退后了几步,完全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灵智上人却是踏前一步,施展出大手印,向穆念慈的双手横劈过来,掌印未到,一股劲风已经是席卷到穆念慈的双臂了。

    穆念慈心中一紧,她完全没料到灵智上人内力精湛如斯,双手急忙避过,让完颜洪烈逃过了一劫。

    “九阴白骨爪?”站在场外的欧阳克看见了穆念慈所使的招数,讶然失声,目光在看向穆念慈时更加的阴狠了。

    灵智上人却不知什么“九阴白骨爪”,他得势不饶人,继续踏前一步,右掌陡然一伸,要来抓穆念慈的手腕,左掌则径直封住了穆念慈的其它逃避的路线,直取穆念慈的胸口。

    身后便是杨铁心,穆念慈自然不能后退,左右路线又被封,她只能狠下心来,双手匆匆的各使出一记“摧心掌”,要挡下灵智上人的这一击。

    “小心,掌上有毒。”

    欧阳锋正与全真七子缠斗在一起,猛然听到欧阳克口中喊出“九阴白骨爪”的名字,是以心中一动,扭头向穆念慈看来。他的攻击一缓,全真七子也有了喘息之机,王处一这时扭头见穆念慈要硬接灵智上人这一掌,吃过一次亏的他,急忙高声提醒。

    但为时已晚,穆念慈的左掌已经与灵智上人左掌对在了一起。灵智上人的右掌更是贴近了穆念慈的右手腕,眼看便要紧紧抓住了。(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