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刀王元,庆元府绿林中最有权势的男人,也是庆元府最富有的男人。

    这一点从他随身携带的武器上可以看出来,一把黄金打造的柳叶刀,虽然只是装饰,但气势已经上来了。

    王元天真正的武器是一把朴刀,他天生有一股蛮力,一套刀法使将出来的时候如狂风急骤一般,寻常人被扫到绝对讨不了好,因此他的这套刀法被人称作是“狂风刀法”。

    玉轮天外。夜色凉如水。

    虫鸣声在院子中此起彼落,如往常无异。王元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他刚刚被一个噩梦惊醒。在那个梦中,有一把刀,只有一把刀,却让他感到了死亡的威胁。

    江湖是一种刀头舔血的生活,在他手中死去的人自然不少,每当他做噩梦时,都会找女人发泄一番,达到**后便什么也忘掉了。

    但今天这个法子却行不通了,当他搂过熟睡中的第八房妾室疯狂发泄的时候,脑中总是闪过那把刀。

    “嗯!”王元沉哼一声,下身一泄如注。“该死。”他心中怒骂,那把刀竟害的他草草地鸣金收兵了。

    心神不宁的王元披了衣衫,出了房门,月色如水,树影在天井上随风晃动,就像池塘中漂浮着的水草。

    突然,一声轻吟,一道比月色还要亮的剑锋从树影中冒出来,掠向王元的心窝。

    王元自那恶梦之后便觉着要发生些什么,心中一直有所警觉,此时察觉到危险后。身子很快做出了反应。他向左侧扑倒。躲过了这犀利的一击。尔后一个鲤鱼打挺。身子在三步之外站了起来,一直被他挂在腰际须臾不离身的那把朴刀已被拿在手中。

    “是你?”略有些狼狈的王元在看向来人后,顿时一阵失神,那张美艳之极的面庞此时在月光下更显神圣,让他心痒难搔,刚才由刀引起的焦虑反而减少了许多。

    “谢总镖头?”定下心神的王元哈哈笑道,“白天我遍寻你不着,怎么?深夜来我王府。是要自荐枕席吗?”

    谢然擎着宝剑,面色阴冷的看着的王元,瞳孔中充满了浓浓的恨意。话也没多说,直接抢先一步,施展出浑身的本事来,要取王元的性命。

    王元浑不在意,施展轻功,将谢然的攻击一一避过,嘴中不住的调戏道:“谢总镖头,听说前些日子你们镖局损失了不少人手。你想要再重振威远镖局可是难了。不如从了我吧。我帮你重建镖局。”

    “做梦!”谢然口中冷冷吐出两个字,眼中的怒火恨不得喷出来将眼前这人烧的灰都不剩。

    谢然在一年以前便已经打探到。自己外子三年前身死镖被劫的事件,是金刀王元指使的。只是当时迫于他的权势和武力,谢然没有动手,而是选择了隐忍。

    但让谢然没有料到的是,前几日因为“铁掌令”的问题,竟让王元对她的美色起了觊觎之心。在被拒绝之后,王元更是恼羞成怒,再次使出了三年前用过的伎俩,不仅劫了威远镖局的镖,还杀了镖师,让威远镖局自此再也支撑不下去了。

    谢然再次出手,手中的招式愈加精妙起来,但步法却总跟不上王元,所以一通剑花耍下来,竟没有一次沾到王元的衣角。

    王元有意要调戏眼前美人一番,也不出手,口中尽拣一些污秽的字眼说与谢然听,在见到谢然脸上羞怒之意尽显的时候,竟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谢然心中怒极,却没有失去冷静,待王元逐步退到高墙之旁的时候,才将无双剑法中最强的一招使将出来,由下上撩,封住了王元其他方向的退路,直刺他的咽喉。

    王元还在哈哈大笑,待后背碰到墙壁之后,才心中一惊,收敛了脸上的笑容。

    不过王元并不慌乱,他沉喝一声,右手中的朴刀飞快的前伸,想要挑起谢然的三尺青锋。

    眼见兵刃便要相交,王元只觉眼前一花,谢然的宝剑竟在刹那间变向,诡异的从另一旁刺了出来。

    王元心下骇然,再顾不得调戏对方了,左手衣袖一挥,要扫偏对方的宝剑,身子同时向前一踏,准备离开墙角。

    经过岳子然改良的无双剑法,一招之中蕴含着无数的后招,远不是王元所能看穿的。便在他以为谢然的宝剑将被扫开失去威胁的时候,它居然躲过了王元的衣袖,从另外一个更加让他意想不到的角度刺了出来。

    “这是什么剑法?”王元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先前谢然近不得他身,所以他不曾察觉,此时真正见识了谢然的剑法,着实让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王元终究是在刀头舐血的江湖闯荡出来的,经验要比谢然老道许多。他双脚狠狠地蹬在地上,身子跃起,贴着墙壁蹿上了高空。

    谢然的宝剑还是慢了一步,只是割开了他的衣服。

    “撕拉”一声,在寂静的夜中很清晰,显出了王元一身锦缎丝绸衣服的坚韧。

    王元再不敢轻视谢然了,在空中的右脚一蹬墙壁,怒喝一声,瞪大了眼睛,想要跃过谢然的头顶,一刀取她性命。

    便在这时,王元的眼角瞥见了一把刀,一把似曾相识的刀,在月色中掠过,更显灿然,如流星一般,狠狠地钉在了他身后的墙壁上。

    “这把刀……”王元心中惊骇地想着,正要跃开墙壁的身子,被身后力道一拉,传来一阵长长的“撕拉”声,接着他的身子便如折了翅膀的鸟儿一般,突然落下去,撞在谢然的宝剑上,整个胸口被直接穿透,剑柄也没入了体内。

    这一幕着实是谢然没有料到的,她惊叫一声,弃了剑,急忙后跃一步,看着王元的身子狠狠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他身后的长衣此时撕成了两截,一截挂在墙上,一截穿在他的身上,两截将断未断,被一条细布连在一起。

    在谢然有些发懵,不知所以然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另一侧墙头响了起来。

    岳子然扭头对孙富贵说道:“看到没有,这件事告诉我们,衣服不能尽穿好的。”

    孙富贵撇撇嘴,说道:“师父,是你刀没投准吧?”

    岳子然被说中了心事,骂道:“你懂个屁,我这是为了让冯夫人亲手报仇。”

    他们正说着,院落外面王元府上的其他地方响起一阵喊杀声,无数的火把、刀剑相击声在向这边涌来。

    其中,还夹杂着一声清晰的“嘤嘤”的哭泣声,是天井蹲下身子的谢然发出来的。(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