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七公说罢还在那里唏嘘不已,却见岳子然手掌一翻,掌心中已经多了一枚宝石指环。

    “七公,您说到的灵鹫宫掌门指环,是这一枚吗?”岳子然问。

    洪七公脸上露出诧异之色,问道:“怎么?你这指环……”话没说完,但眼中的神色已经道出了他的疑问。

    岳子然把玩着宝石指环,说道:“这枚指环是自在居老书生留给我的,也不知与你说的指环是不是同一枚。”

    洪七公将宝石指环接过,仔细查看了一番,见上面没有什么特殊标志,只能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前面的故事很多都是我从师父那儿听来的,那书生和灵鹫宫掌门指环我自然不曾见过,这枚是不是,我是不清楚了。”

    “不过就算是了又如何?灵鹫宫已经是散了。”洪七公将指环丢给岳子然。

    岳子然心中猜这枚指环十有**便是灵鹫宫的掌门指环了,心中暗自想道:“这枚指环若当真是灵鹫宫掌门指环的话,我戴着它出现在老妖婆面前,说话岂不是更硬气一些。”想着便要戴在手上,却被黄蓉夺过去把玩了。

    “这枚指环应该给我才是。”小萝莉傲骄的说道,“当初下赢棋局的可是我。”

    岳子然也不在意,任由她拿过去玩。

    洪七公在对那盘小菜做最后的扫尾,三人一时无语。

    岳子然望向屋檐外面的天空。那里的乌云如万马奔腾一般,翻滚,汹涌。吞噬者任何发白的天空。雨下的越大了。淅淅沥沥的落在池塘打在荷叶上。响起“哔剥”的声音。荷叶下的锦鲤也不时冒出头来,吐出一串串气泡……

    “你想好怎么处理净衣与污衣两派之间的矛盾了吗?”洪七公在岳子然出神的时候,冷不丁的问。

    岳子然浑不在意的说道:“丐帮就是丐帮,哪还用分什么污衣派,净衣派。”

    洪七公见他这副样子,知道他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便没有再问。

    荷塘石堤上,一道青色萧索的身影。举着一把黄色的油纸伞慢慢穿过雨幕,出现在了视野之中,正是黄药师。

    岳子然急忙站起身子来,待黄药师进了屋檐后,上前一步将他手中的油纸伞接下,恭敬的叫了一声:“岳父。”

    黄药师“恩”了一声,坐下来问道:“你们在谈些什么?”

    洪七公饮了一杯酒,说道:“当然是丐帮的事情了。马上就要到七月十五岳阳城丐帮大会了,我总得多叮咛他一些事情。”

    说罢,又对岳子然说道:“乞丐你也做过些时日。规矩应该是知道的。到时候众叫化正式向你参见,少不免尚有一件肮脏事。你可要做好准备。”

    “什么肮脏的事?”黄蓉好奇的问。

    “向帮主身上吐痰。”岳子然解释了一句,便见小萝莉已经准确表达出了自己的厌恶。

    黄药师原本对丐帮事务是不理会的,但现在自家女婿要做丐帮帮主,便免不了提醒几句。他说道:“当年丐帮第十七代钱帮主昏暗懦弱,武功虽高,但处事不当,将丐帮治理的乌烟瘴气,在江湖上声势大衰。你千万要引以为戒,倘若当真做不好这个帮主的话,便趁早把它交出来,免得连累了桃花岛名声。”

    “小婿记住了。”岳子然恭敬的应了。

    ……

    大雨连着下了三日才歇。

    在之后岛上的时间里,洪七公将降龙十八掌每一掌的奥妙之处和使力法门都与岳子然说了。

    岳子然脑子不仅过目不忘,对于武学上一些精妙的可意会不可言传之处,都能轻易领悟到,通常还能做到举一反三,对降龙十八掌的施展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有时岳子然将这些想法与洪七公说来,七公都能感觉到眼前一亮,两人相互讨论然后一一认证,若有掌法拳理谁也说不过谁的时候,还可以向老顽童与黄药师请教,最后竟让七公自身对于降龙十八掌的理解更进了一步。

    岳子然对于打狗棒的理解也是如此。作为一套丐帮号称镇帮之宝的“打狗棒法”,变化精微奇妙,岳子然在北上以后并没有完全将其弃之一旁,只是不及对剑法的领悟更勤快罢了,但闲暇时还会去思索的,此时心中自然堆积了许多疑问,正好与降龙十八掌里面的一些疑问一并与七公说了。

    武学其实还是有许多共同之处的,剑法、掌法、棍法莫不是如此,岳子然对于剑法有许多自己深刻的理解,此时一一印证在其他招式中,有一些也是用的上并且对他人很有启发意义的。

    如此一来,岳子然在岛上随七公学武功的日子竟然演变成了四人对于武学之道的探讨与互相学习。这其中最高兴的则莫过于老顽童了,在前些日子他还吵着要离岛呢,如此过了几天却再不提离岛的事情。

    时间转眼即过,岳子然虽然不舍,却不得不打断这段平静充实的生活,与七公一同上路,前往岳阳城参加丐帮大会。

    并且此行少了黄姑娘。

    原来数月之前,黄药师骂了黄蓉一场,她想也不想的就逃出岛去,后来再与父亲见面,见他鬓边白发骤增,数月之间犹如老了十年,心下甚是难过。前些日子她又发现黄药师对母亲有以死相殉的念头,现在再离开,却是非常的放心不下。

    但岳子然此行要赶到湘北,相距甚远,至少一月有余,两人自相恋开始,还从未分开过如此长的时间,小萝莉心中也是不舍,如此便陷入了两难的境界。

    岳子然其实还是希望小萝莉留在桃花岛的,因为此行,他不可避免的要与裘千仞、完颜洪烈、欧阳锋等人打交道,更免不了互相算计与厮杀。小萝莉不在,他正好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所以岳子然劝道:“你在岛上先陪岳父,我待丐帮事情一了,便回桃花岛,我们正好可以趁机在岛上完婚。”

    黄蓉撅着嘴,满脸的惆怅,显然对于岳子然的提议并不满意。

    岳子然见状无奈的说道:“好了,乖,不生气。你说吧,你要我怎么办,我便怎么办。”

    黄蓉知道事关丐帮传承,岳子然的行程是改不了的,而她又着实放心不下爹爹,日后与岳子然厮守的时间更有很多,最后只能不悦的说道:“我在岛上再呆半月,然后便寻你去。”

    岳子然有些不放心,摇了摇头说道:“不成,你独自一人行走江湖我不放心。”

    小萝莉傲骄的说道:“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在没遇到你之前,我在江湖上行走的那段日子,不是也活的很好吗?”

    “是,差点没把自己饿死,还活着很好。”岳子然没好气的揭穿她,说道:“乖,一个月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小萝莉没回他,却是又撅起了嘴巴,晶亮的液体在眼眶周围酝酿。

    “好,好,好。”岳子然举手投降,“我怕你了。这样吧,我写封书信,让三哥派人过来护着你前去找我。到时候你可要乖乖听三哥的话,知道没有?”

    “嗯。”小萝莉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