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七公正要说,扭头见黄蓉提着一坛酒,端着一盘下酒菜走出来,放在两人之间的石桌上。她笑问道:“你们在谈什么?”

    “灵鹫宫。”

    “百余年前盛极一时的大派。”洪七公夹了一口菜,放在口中仔细咀嚼一番后,不住口地赞道:“好,好,虾仁中布满荷叶的清香,吃起不仅来嫩滑爽口,更有百般滋味,好。”

    见岳子然只是随意的丢在嘴中,洪七公见状,劈手将盘子夺了过来,怒道:“臭小子,你这个吃法当真是牛嚼牡丹,浪费这等美味了。”

    岳子然知道他是想独占美味,当下也不揭穿他,接过黄蓉手中的酒坛,为自己斟上,一饮而尽后,叹息的说道:“好久没喝刘三哥的烈酒了,真是怀念啊,也不知道他们在北边怎么样了?”

    黄蓉也有些想曲嫂了,跟着点了点头,说道:“要不改日我们去看看他们吧?”

    “嗯。”岳子然应了一声,扭头问七公:“灵鹫宫究竟怎样了?”

    七公随手用袖子擦了擦嘴,说道:“那灵鹫宫百余年前是盛极一时的大派,宫主虚竹子更是难得的高手,他们在江湖上风光一时,即便是武林泰斗少林寺的名望当时也不及灵鹫宫。”

    “不过在虚竹子百年仙去之后,灵鹫宫却是出岔子了。”

    “出什么岔子了?”黄蓉好奇的问。

    “灵鹫宫收徒一直有个传统,女子不漂亮,男子不俊美一般是不收的。虚竹子是高人。他在时这规矩形同虚设。但他去后。灵鹫宫却不知怎么反而变本加厉了。”

    “这有什么不妥吗?”黄蓉不解,“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若收几个歪瓜裂枣的徒弟,看着都不顺眼,更遑论传他们功夫了。”

    “这话是不错,但若把容貌放在首位,忽略了品质,却是大大的不妥了。”

    洪七公连连摇头。喝了一杯淡酒,继续说道:“况且徒弟多了,都长得俊美漂亮也不是什么好事。男女情爱,争风吃醋,最终由爱生恨的事情决计是少不了的。”

    说到这儿,洪七公特意停下筷子问道:“你忘记你们桃花岛的黑风双煞了?只是一对儿互相喜欢的鸳鸯,便把你爹爹门下折腾成这样了,若有七八对儿互相喜爱又相互嫉妒的还了得?”

    黄蓉点点头,笑道:“不错,然哥哥。你以后可不准收女徒弟。”

    岳子然还未回答,七公便没好气的说到:“女娃娃把心放在肚子里吧。依这臭小子懒散的性子,现在的两个徒弟还不想理呢,收其他徒弟?哼……”

    岳子然也不辩驳,听七公吃了一口菜后继续说到:“其实还有个主要原因,那便是灵鹫宫武学虽然精妙,却缺少一种底蕴。”

    “底蕴?”黄蓉和岳子然均是不明白。

    “不错,底蕴。”七公点点头,“你道为何少林寺传承几百年香火不断而且高手如云?便是他们有底蕴。”

    “少林寺七十二绝技,易筋经,这些武学都与佛法有不少渊源。少林弟子若想将其中一门学得圆满,都需在佛法中有一定的造诣和感悟。如此一来,少林弟子武学修为愈高,便愈懂得佛家慈悲为怀的道理。”

    “灵鹫宫的武功便不同了。它的精妙不亚于少林寺诸般武学,但学起来要却要容易许多。灵鹫宫的弟子轻易学得了高深的武功,心性却差,免不了心高气傲起来,彼此之间互相不服,看不起对方,口角之争便也时常发生了。”

    “灵鹫宫就是这样没落的?”岳子然问道。

    “差不多吧。其实自虚竹子死后,灵鹫宫各派各部便因各种原因内斗不断。后来不知为何,各方撕破了脸皮,再不顾同门之谊,竟然自相残杀起来。”

    “你杀我,我杀你。整个灵鹫宫眼看便要分崩离析了,却有一位与灵鹫宫颇有渊源的书生上了天山,用武力将各个派系首领折服,夺得了掌门指环,于为难之中,将灵鹫宫救了回来。”

    “可惜……”七公叹息一声。

    “可惜什么?”黄蓉接口问道。

    “可惜灵鹫宫各派系之间彼此厮杀多年,早不知死了多少亲人好友,师父弟子了。纵有通天之能,那切骨的仇恨也不是他书生弥补的。”

    “最终各支人马虽服那书生,答应他不在灵鹫宫作乱,但却各自离开了灵鹫宫,在江湖中另起炉灶。而那仇恨也是被带到江湖中了。”

    “那天山灵鹫宫呢?”岳子然好奇地问道。

    “他们在江湖中厮杀,书生本也管不了的,但灵鹫宫身份最有份量的一位侠士因为一次刺杀而下落不明,他却不能不管了。”

    说到这儿,七公身形萧索,脸上竟有懊恼悔恨之意,他抬起胳膊,露出斩了食指的右掌,说道:“其实这位高侠士的死,与我也有很大干系。”

    “当年丐帮弟子得到消息,有人要对这位侠士不利。师父命我连夜送消息给这位侠士,我却因为贪吃,把这件事给耽搁了,这根手指便是因为那事儿被我砍去的。”

    “侠士因此受了很重的伤,但并没有立刻死去,反而逃脱并被仇家一路追杀到了关外。我得到消息后便赶过去找他,可惜我在关外前后找了两年多,都没有找到他,反而碰上了梁子翁那厮。”

    “当时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学了一套采阴补阳的练功法门,强押一些处女,要破她们的身子,我自然不能忍他,当时心中也有气,便一根一根的拔他头发,让他变成了秃子。”

    黄蓉只听岳子然说过梁子翁怕七公,却不知道其中还有这般曲折的故事,好奇的问道:“破了处女的身子,是杀了她们吗?”

    岳子然顿时被一口酒给呛住了嗓子,忙咳嗽了几声。

    七公打了个哈哈,也不回答。

    待岳子然自己恢复过来后,他拍了拍小萝莉的肩膀,示意呆会儿与她细说,得到小萝莉首肯后,岳子然才扭头又问七公;“事情后来怎样了?”

    “这位高人侠士在灵鹫宫地位甚高,渺无音讯后,书生当即约灵鹫宫各派头领齐聚天山。他们在书生的调节商量下,最终决定封了灵鹫宫,各派灵鹫宫弟子二十年决一次胜负化解一次恩怨,胜者执掌令牌,可进天山灵鹫宫学习一门武功。”

    “不过,灵鹫宫自相残杀数十年,很多武学却都失传或残缺了,当真是武林一件憾事。”(未完待续。。)

    ps:  感谢好昵称呀、高八渡两位童鞋的打赏,谢谢支持,万分感激。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