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公这才想起正事来,摇摇头说道:“那倒不是,那日我在御膳房吃饱了没事做,便在大内瞎逛,正好逛到‘萼绿华堂’。”

    说到这儿七公喝了一杯茶水,润了润嗓子,才又继续道:“那地方平常我也去过,种满梅树,瞧来是皇帝小子冬天赏梅花的地方,除了每天早晨有几名老太监来扫扫地,平时鬼影儿也没一个,老叫花平时在御膳房呆腻了,都去那里歇上一歇的。”

    “不过那晚经过萼绿华堂时,我听着里面竟然有人在说话,心下便不由地有些好奇,偷偷地溜进去听了,恰好听到他们在说你的名字。”

    “我?”岳子然惊讶万分。

    “不错。”七公点点头,说道:“有一个公鸭嗓子的人说,堂主,老不死的把自在居交给一个叫岳子然的小子了。”

    “堂主?”岳子然心中疑惑,开始在脑海中翻捡这个人可能的身份。

    “当时我也觉着奇怪,便钻到梅树林里仔细听起来。这时那个堂主沙哑着嗓子问,查清楚他身份了吗……”

    岳子然听到这儿,打断了七公,问道:“他们查出我身份了?”

    七公恼他打断自己说话,瞪了他一眼,才继续说道:“没有,他们只查出你是客栈的掌柜,与铁掌峰有死都化不开的纠葛。再查,便查不到与你名字有关的信息了。”

    岳子然得意的笑了,说道:“那是,人在江湖漂。就得用小号。”

    七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叹息一声说道:“当年裘千仞铁掌歼衡山。老叫化子还曾想找他去说道说道的,可惜恰好赶上华山论剑,没来得及赶到湘西。后来,在华山上王真人本想邀他到华山,一来比试武学,二来也是想要质问他这件事,没想到裘千仞这小子以铁掌神功尚未大成为由谢绝赴会,之后便再也没有见他出现在江湖中了。”

    说完当年事情之后。七公犹自感叹一番,说道:“铁掌帮上代帮主上官剑南何等英雄,一生尽忠报国,死而后已。没想到选了一个徒弟,却去与金人勾结,通敌卖国,当真不知他死了有何面目去见上官帮主?”

    见说着便跑题了,洪七公急忙将话题拉了回来,继续说道:“当时堂内有四五人,他们查不到你的其他消息。便只能胡乱猜测起来。最后还是那堂主发话了,说这小子与山东逆贼有关系。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能耐,但老不死的既然把自在居传给他,一定是有理由的。为避免养虎为患,我们直接把他杀了便是。”

    岳子听到这儿,心下便已经断定他们是上次雇摘星楼七剑叟来杀自己的势力了。

    七公为自己沏了一杯茶,说道:“我听了心下不喜,想这都是些什么人,素未谋面便喊着打打杀杀。正要走出梅树林去教训教训他们,却没想到从梅树林里突然横穿出一个黑衣人,举手便握着双拳向老叫花子打将过来。”

    “尔后我们两个便在梅树林里缠斗起来,自然惊动了在堂内议事的几个人。他们赶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几个人都是太监,不过经常与我在御膳房交手的那个老太监却是不在。”

    “他们见我与那个黑衣人斗的正酣,也不上前相帮,只在旁边看着,因此我也太没在意他们。”

    “不过,那黑衣人功夫却着实了得,在我手下走了百招,不仅不显败象,反而是愈战愈勇。”说到这儿,七公脸现钦佩之色,说道:“你道这人使得什么功夫?”

    “什么功夫?”

    “太祖长拳!”七公摇头晃脑感叹的说道:“那黑衣人绝非平凡之辈。一套常见的太祖长拳能在手中用出如此大的威力,他是老叫花子这辈子见到的第一个。”

    “不过他的太祖长拳终究是敌不过老叫化降龙十八掌的精妙,他又不肯换用其他高明一点的功夫。因此,他的拳路慢慢便被老叫花子给摸透了。”

    “又过了百招,他已经是只能防守,进攻不得了。我正要把他拿下,掀开他的蒙面看看是谁,却没料到那死太监不声不响的从我背后冒了出来,一剑刺伤了我,老叫化子敌不过,只能跑路啦!”

    岳子然听罢,奇怪的说道:“大内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高手了?”

    七公也纳闷,倒了一杯茶水,一饮而尽,说道:“我怎么知道,当年老叫化子在皇宫就如同在自家一般,哪像现在这般憋气。怎么,你也去过大内?”

    岳子然点点头,说:“去过一次。”

    七公也没问他是去做什么,又坐了一会儿,聊了些别的,才站起身子来,说道:“走,我们出去过过手,看看你小子的打狗棒法有没有长进。”

    两人出了屋舍,却见外面的雨愈发的大了,远处的乌云滚滚而来,在骚动,挤压、增厚,漫蚀云峰。

    “七公,还是改日吧。”岳子然说道:“您老不是还要传我降龙十八掌吗?”

    七公抓过一把椅子,便坐了在屋檐下,看着雨水从屋檐上滴落在池塘内,没好气的说道:“你呀,懒散的性子还是不改。降龙十八掌岂能通过口述便可以学会的。”

    岳子然也在一旁坐了下来。

    七公继续说道:“这降龙十八掌乃是丐帮绝学,既非至刚,又非至柔,兼具儒家与道家的两门哲理。可以说是外门武学中的巅峰绝诣。”

    “它虽招数有限,但每一招均具绝大威力。每一任丐帮帮主在学习降龙十八掌时,都得由师父亲自传授,才能真正掌握它出掌的角度、用力的法门以及每一掌的精妙之处。即便是北宋年间丐帮帮主大英雄萧峰,也是请他义弟在他死之后,代他将这门功夫手把手的传给下任丐帮帮主的。”

    “萧峰?”岳子然心中一动。

    “不错。”七公见雨短时间内停不下来,闲着无事,便与岳子然说起了丐帮的过往,以免他来日做了丐帮帮主,却对丐帮的历史两眼一抹黑。

    “降龙十八掌在北宋年间本为二十八掌,当时帮主萧峰武功盖世,却因契丹人身份遭驱除出帮,后遭陷害。在身死之前,他去繁就简,将二十八掌减了十掌,成为降龙十八掌,传给了他义弟灵鹫宫虚竹子,由虚竹子代他传授下一代丐帮帮主。”

    “后来在萧帮主死后过得多年,丐帮才出了一位能干的帮主,到天山灵鹫宫,得到了虚竹子的考核和认可,这才将打狗棒法和降龙十八掌又迎回了丐帮,竟尔让丐帮得到了中兴。所以丐帮一直视灵鹫宫为恩人。可惜灵鹫宫……”

    说到这儿,洪七公停了下来,看着屋檐外的景色,唏嘘不已。

    “灵鹫宫怎样?”岳子然正听到要紧出处,见状急忙问道。(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