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第一件,第二件呢,你们要给我仔细查探清楚完颜洪烈究竟要做什么,不能有丝毫差池,不然解药你们也就别要了。.”穆念慈吩咐道。

    “是,是。”这一件事黄河三鬼早已经猜到了,忙不迭的答应了,深怕这姑娘再吩咐其它一些例如向彭连虎讨债的事情。

    穆念慈见没有事情遗漏,又与他们商量一下联络方式,便放三人走了。至于她吩咐的事情,三个人能不能办好,穆念慈自己心中也无丝毫把握。

    东海,桃花岛。

    曲曲折折的转出竹林,眼前出现一大片荷塘。塘中白莲盛放,清香阵阵,莲叶田田,一条小石堤穿过荷塘中央。

    黄蓉提着食盒,踏过小堤,进入一座精舍,那屋子全是以不刨皮的松树搭成,屋外攀满了青藤。此时虽当炎夏,但进到这屋子里,都会不由自主的由内到体外感到一阵清凉。

    左转进了屋子,下午的斜阳洒在窗台上,几株青藤从打开的窗子外调皮的探进头来。岳子然此时正呆在窗子旁,坐在一把竹椅上,手中捧着一本线装书,皱着眉头,口中轻声诵读着,读到精要处时,还会用身旁小书桌上的笔纸记下来。

    黄蓉将食盒放在桌子上,悄悄的走过去,想要作弄一下岳子然,顺便看看他在笔纸上都记些什么,但还未走近,便听岳子然轻笑着说道:“蓉儿,你过来了。”

    黄蓉顿觉无趣,放下食盒,走到岳子然面前,嘟着嘴说道:“你耳朵那般敏锐做什么.”

    岳子然放下手中毛笔,用湿巾擦了擦手,笑道:“我不是听出来的,是闻出来的。”

    “闻出来?”黄蓉好奇。

    岳子然将她拉到自己怀里,随手为她斟了一杯凉茶,那茶颜色碧绿,冷若雪水,入口凉沁心脾,是夏曰消暑的佳品。

    黄蓉受用的接过,听岳子然说道:“是啊,闻出来。只要我的蓉儿进来了,房内总会多一种独特的清香。”

    “什么清香?”

    岳子然轻笑着,正要说她的体香,不经意扭头间却看到了桌上的食盒,脸色顿时垮了下来,苦着脸说道:“药味。”

    黄蓉咯咯笑起来,双眸明亮有神,像两颗玛瑙,充满了喜意,她说道:“在临安你还责怪我呢,原来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

    “药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是所有的人都不喜欢喝了。”岳子然强词夺理,兀自争辩道,“况且,我怎么感觉你爹爹的药方格外的苦呢。”

    黄蓉也不拆穿他,放下茶杯,随手拿起一张纸笺,看了一眼便忍不住笑了,说道:“你写的字真丑,若是让爹爹看见了,定会责罚你抄写《八月五曰帖》百遍的。”

    岳子然悻悻然,说道:“那可怨不得我了,小乞丐从懂事开始便到处追着杀人和追着被人杀了,哪有时间去学习书法这些东西。”

    黄蓉扬起脖子,眼珠子骨碌碌的乱转,片刻后说道:“我可以教你啊。”

    岳子然抬起她的下巴,笑道:“那我是不是还得拜你为师?”

    “那当然。”

    岳子然心中一阵悸动,贴近她的脸,呢喃道:“徒弟现在想欺负师父怎么办?”

    黄蓉嬉笑着推开了他的面颊,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说道:“这是丐帮的飞鸽传书,是由襄阳传来的。”

    “襄阳?”岳子然一愣,接过纸笺打开看了,旋即笑了起来。

    “怎么了?”黄蓉好奇的问。

    “是小土匪托丐帮传过来的,说红英生了个漂亮丫头,特意过来炫耀炫耀,再让我给孩子起个名字,以后好与我们结为亲家。”岳子然随手将纸笺放在桌子上,口中说道。

    小萝莉顿时皱起了眉头,说道:“若孩子长相随小土匪的话,那得有多难看。”

    岳子然闻言笑了,说道:“你**那么多心做什么,等我们孩子出生的时候,他孩子的孩子指不定都已经会打酱油了。”

    “打酱油?”黄蓉疑惑的看着他。

    “就是会跑路了。”岳子然解释道。

    小萝莉睁大了眼睛,脸上闪过一丝羞涩,扭捏的道:“有……有那么晚吗?”

    岳子然疼爱的捏着她的鼻子,说道:“自己还是一个孩子呢,为什么要去照顾其他孩子?我只盼你自己活着高兴就好,别管什么国恨家仇,也不用整天为大丫头又砍谁胳膊了,小丫头又喜欢上有妇之夫了什么的那些事情**心。”

    小萝莉有些听迷糊了,不耐的扭动着身子,问道:“你在说些什么?”

    “没,没什么。”岳子然轻笑一声。

    黄蓉狐疑地打量着他,不过着实弄不懂他话中的意思,只能放弃了猜测,问道:“对了,我问你,我爹爹停在岸边码头上的大船是不是你教唆小顽童和小小顽童拆了玩什么冲浪的?”

    岳子然嘴角止不住的露出一丝笑容,但还是故作正经的说道:“怎么会是我?我可什么事情也没做。”

    “当真?”黄蓉不相信他,又问道。

    “当真。”岳子然认真的点点头,“再说那船又没什么用,船底木材是用生胶绳索胶缠在一起的,泊在港中之时固是一艘极为华丽的花船,但如驶入大海,给浪涛一打,必致沉没。除了殉葬,没什么大用,拆便拆了吧。”

    “什么?”黄蓉一愣神,心中顿时疑窦丛生,从岳子然怀中挣脱,吩咐道:“你记着把药喝了,我去问问爹爹。”

    岳子然急忙拉住她,强调道:“这里面可没我什么事啊,你千万别和岳父大人提我,否则这药指不定又会变的有多苦呢。”

    黄蓉匆匆的应了一声,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很快人影便消失了。

    岳子然待黄蓉走后,站起身子来,从食盒中取出那碗温热的汤药,小尝了一口,顿时皱起了眉头,瞅了瞅四周,见没有人注意,将汤药全部倒在了窗子外的花丛中。

    转身又坐在竹椅上,岳子然脑中想着些什么,手指轻叩在案上,响起“笃笃”的声音,如同无名和尚的木鱼。(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