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欧阳锋嘴上虽然在夸洪七公调教出来的好徒弟,心下却大不以为然。.

    他与洪老叫化是老对手了,彼此之间交手不下数千招,几乎洪老叫化所有的招式和武学路数他都曾领教过,与岳小子的武学路数有很大的不同。

    通过先前的交手,欧阳锋感觉岳子然剑法和轻功端的是精妙绝伦,若再有一身好内力的话,成就绝对不在自己之下。同时他察觉到岳子然举手投足间,透露着一种道风仙骨的味道,心下当即断定:“这小子一定是学了《九阴真经》上的功夫了,否则不可能这么逆天。”

    洪七公与欧阳锋是一辈子的对手了,彼此都在伯仲之间,恨不得在任何事情上都分出一个你我来。再得知岳子然无恙后,此时听欧阳锋又这般说,当即面露得意之色,哈哈笑了起来,说道:“老毒物,你倒是越活越不如从前了,现在对晚辈都使上这般卑鄙的手段了。”

    欧阳锋脸上并无愧色,冷笑着说道:“欧阳锋要杀人,哪管他是晚辈还是前辈,即便是手无寸铁之人,欧阳锋也照杀不误。怎么,你现在要为你徒弟找回场子吗?”

    洪七公抱着大朱漆葫芦,喝了一口酒,说道:“我老叫花现在要杀你易如反掌,不过终究是胜之不武,曰后若传到江湖上了,别人还只道老叫化欺侮你呢。”说罢,不再理欧阳锋,转身自去了。

    黄药师心中虽然怒欧阳锋违约,不过他也是孤傲清高之辈,自然不会动手。他倒背着双手,冷着脸说道:“欧阳锋,带着你侄儿走吧,黄药师虽不似七兄那般仁义,却也不屑趁人之危。”

    欧阳锋闻言,敷衍的拱拱手,冷着脸说道:“告辞了。”说罢,待转过身子后,脸上才闪出一丝冷笑来,心中已经有了另一番计较。

    欧阳锋此次万里迢迢的赶来桃花岛,除了替侄儿联姻之外,原本另有重大图谋。他得到侄儿飞鸽传书,得悉《九阴真经》重现人世,现下是在黄药师的两个弃徒手中。他原本是想与黄药师结成姻亲之后,两人合力,将天下奇书《九阴真经》弄到手中的。

    不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岳子然,献经书上卷给黄药师,毁了他的算计暂且不说,自己更通过经书练就了一身好功夫,让他对得到经书的渴望更大了。

    因此现下婚事不就,自己更受了伤,欧阳锋却并太过沉浸在失意中,反而在脑海中迅速思量出了得到经书的计策……

    太湖,自在居。

    落曰的余晖穿过竹林,透过窗子,洒在木青竹白璧无瑕的手上。她一身青衣,仪态款款的盘腿坐在软榻上。阳光随着她手指的跳动,从琴弦上抖落出一串动人的音符。

    此时,随着百鸟归林,她的琴声也接近尾声,渐渐平歇,但绕梁的余音,还是让听众感到痴迷。

    良久之后,坐在窗户旁的白衣女子,放下手中把玩着的双剑,率先拍了拍手掌,赞道:“当年烟柳巷第一琴师,果然名不虚传。”

    面庞隐在纱巾中的木青竹轻轻一笑,轻柔的说道:“川姐姐,过奖了。”

    秦殇这时也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说道:“十年了,我刻苦努力十年,从不曾有丝毫懈怠,本以为早已经超过阿姊你了,却没想到差距还是这么大。”说到这儿,她顿了一顿,又问道:“阿姊,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木青竹摸索着接过碧儿递过来的汗巾,擦了擦手,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没有其它,只是心诚于琴罢了。”

    “心诚于琴?”

    “不错,我即是琴,琴即是我。当你的心境达到这种程度的时候,琴技于你,便如鱼入大海,任你遨游了。”

    木青竹亲自用绸布将琴包裹起来,才继续说道:“小时候,我总劝你不要将杀人的想法和招式用到琴上来。你不听,总是喜欢在弹琴之时,想些杀人的事情。久而久之,你的琴心便沾染了杀气,想要再回归琴的本质并有所突破,却是难上加难了。”

    “心诚于琴?”秦殇仍在低声沉吟,也不知是否将木青竹的话听入了心中。

    “不错。”见秦殇还在沉思,白衣女子把玩着手中的宝剑,望着窗外竹林,漫不经心的说道:“这其实和心诚于剑一个道理。四时江雨和小九都曾这般说过,所以他们在剑之一途上才会有那般惊世骇俗的造诣。”

    随后又若有所指,白衣女子继续解释道:“心若有垢,其剑必弱。所以小九在摘星楼时,才会弃剑而改用刀。”

    回过神来的秦殇闻言没有说话,白衣女子见状,心中叹息一声,知道她与小九之间的芥蒂,不是那么容易可以释怀的。

    似乎感受到了屋内有些压抑的气氛,木青竹轻声笑道:“四时江雨?摘星楼第一剑客,当年一剑斩一品堂八大高手的江雨寒?姥姥当年对他可是极为赞赏的。”

    白衣女子与秦殇听木青竹提起四时江雨,脸色均是一沉,没有说话。

    木青竹双目已盲,看不见她们脸上的神色,因此继续说道:“听说他的听弦子母剑在出鞘时,有如弦音般悦耳。两剑交击时,可以如琴弦一般简单弹奏。四时江雨常用它来行酒令,唱酒曲儿,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我一直对这把剑很是向往,曰后有机会一定要见上一见才是。”木青竹少见的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看来对那听弦剑当真是有很大兴趣了。

    “四时江雨叛出摘星楼了。”秦殇说道,“用听弦剑对同门倒戈相向,若非最后楼主出手,恐怕听弦剑便被他带走了。”

    “什么?”木青竹大吃一惊,手中端着的茶杯险些掉落在地,“叛出摘星楼?怎么会这样?”

    白衣女子似乎不想谈这些,抽出手中剑鞘中的两把宝剑,却并没有响出所谓的弦音,她淡淡地说道:“这就是听弦剑了。”

    木青竹耳目灵敏,并未听得弦音,有些失望的说道:“看来传言是假的了。”

    “不,是真的。”白衣女子望着窗外斜阳,眼神有些萧瑟,语气略微有些惆怅,说道:“只是剑速能快到让它发出弦音的人不在了。”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木青竹轻声低喃,心中对这把剑竟有些钦佩起来。她有些不甘心的问道:“只有四时江雨吗?”

    “还有一个人。”

    “谁?”

    “岳子然。”

    木青竹顿时笑了,说道:“岳公子会再次见到的,到时候定要请他让我等开开眼。”

    秦殇对木青竹泼冷水,说道:“小九最不喜欢这把剑,阿姊怕要失望了。”

    木青竹摇摇头,笑道:“不要紧,有一个人拿他最有办法。”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

    ←→

    新书推荐:、、、、、、、、、、、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