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声怒喝岳子然感到很熟悉,却顾不上仔细去想主人是谁了。

    欧阳锋也是一顿,但旋即拳头便又打将过来

    此时在欧阳锋的心中,求亲之事已经不重要了,妒忌心、好胜心、自尊心各般滋味涌上心头,让他现在只想将这小子置于死地,否则“西毒”之名以后便要成为江湖笑柄了。

    反正,女人如衣服,白驼山庄更是姬妾成群,娶不娶得那小丫头并不甚要紧。

    “胜负已分,欧阳锋住手!”黄药师在场外已然看出了欧阳锋拳中所蕴含的内力,口中喝了一声,身子更是一跃而起,出了积翠亭,向场内赶去。

    与此同时,一记有若龙吟的声音也在场边响起,一道青灰色身影,身上背着一个朱红漆的大葫芦,大步向欧阳锋飞奔过去。

    不过,远水解不得近渴,欧阳锋的拳头已经是与岳子然的面颊近在咫尺了。

    眼见拳头便要打实,欧阳锋脸上这才扯出一丝笑容来,还未绽放,便听岳子然嘴中突然吐出几个字来。

    这几个字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响在欧阳锋耳际,让他一个愣神。笑容随即消散,整个面部神情如得了便秘一般变的精彩起来。

    欧阳锋身子急速后退三步,大为吃惊的盯着岳子然,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声音中充满做了贼般的心虚,环顾四周,尤其看了欧阳克一眼,似乎有事深怕别人知道。

    岳子然诡秘一笑。并不回答。转身便跳下松树去。

    却不知这时欧阳锋脑海中瞬间转过一个念头:“这件事如此秘辛。怎么会被这小子知道的?不管了,他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我更要把他杀了才是。”

    想到这儿,欧阳锋也顾不得再保存自己的实力了。扔了蛇杖,双手弯与肩齐,口中发出老牛嘶鸣般的咕咕之声,时歇时作,宛似一只大青蛙般向岳子然扑去。

    “蛤蟆功!”七公与黄药师对视一眼。两人心中俱是惊骇莫名,不知道岳子然对那老毒物说了一句什么话,竟引得他不惜出此杀招。

    “住手!”两人又是齐齐怒喝一声。

    他们先前见欧阳锋退后几步,岳子然转身要下树,只当事情已经了了,没想到居然再起波澜,只能急忙又加快了脚步。

    “然哥哥!”黄蓉见了这一幕,吓的面无血色,惊呼一声,如杜鹃啼血一般哀痛。

    跌倒在松树下的欧阳克听了只觉心疼。但知道黄蓉终究不是为自己悲伤的,因此心中对岳子然的恨也越加的大。只盼叔父能一掌将他拍死。

    欧阳锋这猝不及防的一扑,让背对他的岳子然只感到一股极大力量排山倒海般推至。岳子然心中顿时后悔不迭,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不仅没让欧阳锋忌惮,反而逼他起了更大的杀心。

    “直娘贼,当真以为老子怕你不成,大不了一起死。”岳子然嘴中骂了一句,仓促的转过身,抬起左手中的三尺青锋,由一种极快的频率抖动着,从一个诡异的角度刺出,让宝剑化作一道飞虹,如同江水一般绵绵不绝,径直扫向欧阳锋周身。

    “一江春水!”

    赫然是一招你死我亡的拼命招数。

    欧阳锋左手回缩到衣袖中,扫起一阵劲风,要将这一剑挡下去。身子丝毫不停顿,继续向前,蛤蟆功的劲风已经是扫到岳子然的胸口了。

    岳子然自学剑伊始,剑招从来都是过后即忘,只记剑意,不记招数。即使有时记住了也要想法让自己忘记,深怕自己拘泥于有招的境界中。

    但唯独有一招剑法是他记的清清楚楚的。

    “一江春水!”

    这是老妖婆从西域带回来的一套剑法,也是摘星楼高手四时江雨的成名绝技。

    岳子然没有见过四时江雨,但却常被拿来与之比较。

    他能够记住这一招,完全是老妖婆逼他练的。

    不过老妖婆也没有记住其他三招,真正学全的只有四时江雨。

    这一招剑法,岳子然一直是不以为然的。

    因为这一招剑法完全是以命换命的打法。以任何诡异的角度,不择手段的法子去刺杀对方,浑不在意自己是不是空门大开。

    欧阳锋一掌打在岳子然胸口上,掌力尚未使足,眼看便要将岳子然毙于蛤蟆功下,心中还未来得及欣喜,便感到左手一阵刺痛。

    欧阳锋急忙扭头看去,只见他去挡岳子然长剑的衣袖已经被绞碎了,胳膊更是带了几道伤口。

    欧阳锋已经有些年没有受伤了,此时见了自己伤口上的鲜血,不禁是又惊又怒。他完全没想到岳小子会竟然会是这般不要命的打法,因此猝不及防的着了道儿。

    抬头见岳子然还在不要命的执着长剑由不同诡异的角度,绵绵不绝的向自己袭来,欧阳锋心生怯意,再不敢与岳子然纠缠,急忙后跃,却恰好撞上了他身后洪七公平推出去的一招“见龙在田”。

    岳子然与欧阳锋由此各受一掌,俱是受伤不轻,自然在松树上都站不定了。两人不分先后的从松树上掉落下来。

    唯一不同的是,岳子然被随后赶来的黄药师接住了。

    岳子然这时只觉胸口气血翻涌,难过之极,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但见了欧阳锋那副惨样,却是笑了,心道:“你娘的,不就是知道你们父子关系了嘛。”想着这些,忍不住眼皮一番却是昏过去了。

    七公先前一掌使了七八成的内力,远比欧阳锋打在岳子然身上的掌力要重许多。不过,五绝之中除去欧阳锋外,其他四个都是行事磊落,只求无愧于心的人。刚才洪七公仓促之间为了救人,万般无奈才在欧阳锋的身后动手伤了他,此时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趁欧阳锋受伤之际去取他性命了。

    黄药师自然也是如此,而且也顾不上欧阳锋了。

    他将岳子然抱上积翠亭,双手搭脉,开始查探起岳子然的伤势来。

    赶过来的黄蓉见岳子然脸色惨白如纸,眼泪止不住的簌簌落下来,怕打扰爹爹,只能忍住声音,蹲下身子将岳子然嘴角血渍揩去。

    七公这时也赶了过来,他知道黄药师的本事,也没再去查看,直接开口问道:“怎么样?”

    黄药师蹙着的眉头舒展开来,轻舒一口气,说道:“他的内力对于疗伤颇为有效,因此无甚大碍,只要静养些时日便好了。”

    说罢,黄药师取出九花玉露丸,交到女儿手中,让她给岳子然喂下去,自己则站起身子与七公一起去查看欧阳锋。

    小丫头泪这时凑了过来,用手指小心翼翼的压了压岳子然的胸口,对昏迷的岳子然肯定的说道:“可惜听弦剑被楼主拿去了,不然双剑合一,九哥你一定能将那个老头儿打的落花流水呢!”

    那边的欧阳锋内力要比岳子然深厚许多,他擦去血渍,挣扎着站起身来,怒目向七公斜视一眼,咳嗽几声,喘着粗气说道:“洪老叫化,恭喜你收的好徒儿啊。”(未完待续。。)

    ps:  向剑君十二恨致敬;感谢y--yajy2304、红色的蝙蝠两位童鞋的打赏与支持;感谢星湖陨落童鞋的chayexs..chayexs.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万分感谢。另外,上一章章节号错了,我会尽快改正的,谢谢大家支持。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