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过中午,阳光正烈。

    一阵劲风吹来。四人站在站在松枝上,顺着松枝起伏摇晃。

    周伯通和欧阳克轻功不济,在松枝摇晃间,身子竭力要稳住,看起来颇为笨重。而欧阳锋和岳子然便要高明许多了,两人仿佛是长在松枝上的一般,衣袂随风飘飘,身子也随松枝上上下下,却都混不在意,一脸的闲适,岳子然更是透出一股飘逸出尘的道家逍遥自在气质来。

    黄药师看了点点头,心道:“怪不得他会是自在居的主人,整个人已经得了道家自在的几分真意了。”

    欧阳锋心思毒辣,阴险狡诈,但他对于变强和对高明功夫的觊觎之心却是从不掩饰的,此时见岳子然这身好轻功,当即赞道:“岳公子功夫果然高明,以后有时间了,老夫定要好好请教才是。”

    岳子然执剑在手,淡然的说道:“欧阳先生谬赞了。”

    两人之后便再没有说话,岳子然是心中清澈无物,欧阳锋则是暗自思虑:“这小子轻功不凡,一会儿我得多用些心,千万不可让他利用轻功之妙耽误时间。”

    黄药师正要喊他们动手,却听从积翠亭顶上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咦?你们在做什么?”

    其他人抬头看去,见小丫头泪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亭顶上去了,此时正脚勾亭角飞檐,倒挂着身子看着在场的众人。她手中还抓着一条青蝮蛇,脖子上缠着她的宠物小花蛇。

    黄蓉见小丫头手中居然抓着欧阳锋剧毒无比的青蝮蛇,吓了一跳。忙呼道:“泪。快把那青蛇扔掉。”

    小丫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抖了抖手中的青蝮蛇,说道:“黄姐姐,你是在说这个吗?为什么丢掉,这可是海海和青青好不容易抓来的。”

    黄蓉在她抖落间,才看清那条青蝮蛇已经是皮开肉绽死去多时了,顿时松了一口气,没好气的问小丫头:“你抓它做什么?”

    “蛇蛇吃啊。”小丫头清脆的应了一声,身子端坐到飞檐上。一手抓住青蝮蛇首,另一手执匕首,轻车熟路的切开了青蝮蛇嘴后侧的蛇皮,露出了它的毒囊。

    花蛇对毒物最为敏感,发出一阵兴奋的“咝咝声,顺着脖子爬到泪手臂上,然后一口便把毒囊吞了下去。

    它吞下去后似乎还不满意,盘在小丫头手腕上,咝咝声音更甚。

    这青蝮蛇奇毒无比,黄药师、周伯通乃至用蛇高手欧阳锋都是知道的。却没想到此时竟然成了那条小花蛇的食物,是以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小丫头这时兴奋的拍手说道:“黄姐姐。岛上不知道怎么突然有了很多毒蛇,蛇蛇的食物不用发愁了呢。”

    她话音刚落,竹林外便传来两声长啸,不一会儿便见两头海东青盘旋着落了下来。它们爪子中各抓着一条蛇,其中一条居然是条巨头长尾、金鳞闪闪的怪蛇。

    欧阳锋惊道:“怎么……”

    他话没说完,便见两头海东青在低空中将蛇投了下来,落在小丫头的身边,然后收了翅膀也站在了亭顶上,好奇的打量着众人。

    那金色怪蛇身上虽然被摔着惨不忍睹,此时却还在那儿滚动着并未死去。

    让人吃惊的是,小丫头浑不在意的伸手将其提了过来。

    金色怪蛇这时蜷着身子,猛然抬起头,张开大嘴,露出毒牙,径直向小丫头肥肥的手掌射来,却是在做殊死一搏了。。

    “小心。”黄蓉和刚走进竹林的白让师兄弟三哥正好看见这一幕,忙惊着呼提醒道。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惊呆了。

    只见小丫头手腕上盘着的小蛇猛着弹射起来,一口咬在金蛇巨头顶上。那金蛇身子顿时便顿住,口中发出一声惨嘶,抽搐一番后,便再也不动弹的死去了。

    小丫头的宠物小花色却只道是平常,仍旧盘在小丫头手腕上,“咝咝”兴奋的叫着,在等小丫头为它剥毒囊。

    岳子然对于这一幕,并不感觉意外。因为这小花蛇本就是以毒物为食的,若没有几分对付毒物的本事,又怎么能够活的下去。

    欧阳锋却是很感兴趣,正要开口询问,却被那边早等着不耐烦的周伯通给打断了,他说道:“还打不打啦,老顽童都快站累了。”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黄药师朗声道:“我叫一二三,大家便即动手。欧阳世兄、岳世兄,你们两人谁先掉下地来就是输了!”

    岳子然与欧阳克齐齐点头。

    黄蓉这时将小丫头招呼了下来,牢牢抓住她,以免她一会儿在比武时,让岳子然分心。

    小丫头听岳子然要与人比武,没有丝毫忧虑,而是非常高兴的拍掌说道:“好,好,好,九哥我看好你哦,打死那个老头儿。”

    黄蓉也是笑盈盈的看着岳子然,只觉然哥哥这一局已经拿下了。

    这一幕正好被欧阳克看到,他的嘴角扯出了一丝冷笑,心中暗自道:“一会儿胜的是哪位,还不一定呢。”

    黄药师这时叫道:“一、二、三!”

    “三”字刚落,松树上人影飞舞,四人动上了手。

    黄蓉关心岳子然,因此单瞧他与欧阳锋对招,但见岳子然平淡无奇的刺出一招,并无任何花哨,速度也不见快,心中顿时一惊,止不住的“哎呦”一声,说道:“爹爹,然哥哥的剑怎么慢下来了?”

    她只道岳子然剑术以快取胜,此时见他居然舍弃了快剑,因此心中不免担心。

    黄药师抚须说道:“你不要小看这一剑,诸般变化在其中,威力并不比他的快剑逊色多少,怕也是他压箱底的本事了。”

    黄蓉并不明白,但见欧阳锋轻松的脸色变的凝重起来,却也知道爹爹说的是对的。

    她对岳子然的任何事情都是有兴趣的,当即问起爹爹其中的诀窍来,站在他们身后的白让等人也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

    黄药师轻声说道:“武学中有言:‘百日练刀、千日练枪、万日练剑’,剑法原最难精。武学之士功夫练至顶峰,往往精研剑术。”

    “二十年前的华山论剑,爹爹与他们几个都是用剑的。只是那时我们几个在剑法上各有各的绝招,不免难分轩轾,知道但凭剑术,若无天纵之质,我们是难以再突破,胜过旁人的。因此我们华山论剑后便均舍剑不用,想要通过其他武器,寻求在招数上的进步。洪七公改用随身携带的竹棒,欧阳锋改用蛇杖,我改用箫了。”

    “原来如此。”黄蓉拍手笑道,“怪不得是华山论剑而不是华山论武呢。”

    “不错。”黄药师点点头,“用剑之人很多都是中意快剑的。但剑速快了,招数中的破绽便会增多。你若不知敌方深浅,上来便用快剑。倘若对方也是或曾经是用快剑之人,武学造诣也高于你,自然会很轻易的从招数中寻出你的破绽,将你打败,岳小子对欧阳锋恐怕便是有这种顾虑吧。”

    “所以,岳小子先用这般凝重难寻破绽的剑法来试探欧阳锋,的确是聪明之举。”黄药师先一声赞许,随后说道:“不过不仅欧阳锋不曾使过快剑,更是少有人能在剑速和剑术上同时达到他的高度,他却是小看自己了。”

    “其实,若比剑法的话,岳小子在剑法上是天纵之质,我们几个估计都不及他。但现用的却不只是剑,老毒物在蛇杖上武术造诣究竟如何,我虽不知,但与自身比较起来,却也知道,岳小子只有通过快剑弥补招式的不足,才能取胜。”

    黄蓉这时听出端倪来了,她嘻嘻笑道:“爹爹,你说的是取胜,对方可是欧阳锋呢,你要求太高啦,然哥哥其实只要比欧阳锋迟点儿落地便赢了。”

    “不错。”黄药师也是笑道。(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