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药师微微一笑,道:“兄弟有个计较在此,便由在下出三个题目,考两位世兄一考。.哪一位高才捷学,小女就许配于他,兄弟决不偏袒。两个老友瞧着好也不好?”

    欧阳锋沉着脸,心中一哼,暗自想道:“你心中已经中意那岳小子做你女婿了,说什么不偏袒,鬼才相信呢。”

    不过,他也知道这比试是更改不了的,当下便要先问清三道题目是什么。还未开口,却听那边的老顽童说话了。

    周伯通说道:“黄老邪,小叫化在岛上都住这么久了,与你女儿把小小叫化都快生出来了,你还考什么考?”

    他这话一出,岳子然便知道要遭。

    岳子然知道老顽童想说:你女儿与小叫化在一起你也是同意的,现在都如此亲昵了,你还选什么?但话却不是周伯通这般说的。

    只是周伯通率姓而为,想说什么便是什么,并不懂男女之大防,否则也不会瑛姑那当子事儿了,因此岳子然也怪不得他。

    黄药师存心要将女儿许给岳子然,决意出三个他必能取胜的题目,可是如明摆着偏袒,既有失自己的高人身分,又不免得罪了欧阳锋,正自寻思,却听周伯通说了这话,心中暗骂一声:“老顽童尽坏我大事。”

    他脸色阴沉下来,愤怒的瞪了岳子然一眼,冷冷的道:“伯通,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乱说。”

    岳子然急忙打圆场,拱手说道:“师叔祖口无遮拦,说话做事欠妥帖,还请伯父见谅。我与蓉儿虽然两情相悦,却是谨守礼节,不敢有丝毫逾越的。”

    “恩。”黄药师板着脸点点头,他知道周伯通的脾姓,自然不会当真。

    只是这题目黄药师却是不好意思自己直接出了,只能转过身子对欧阳锋说道:“锋兄,这三个题目你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欧阳锋心道:“既然黄老邪面子抹不过去,要听从我的建议。那我得提出几个对克儿有利,却又让他们拒绝不得的题目出来才行。首先,这比武便要不得,克儿绝对不是那岳小子对手的,但江湖中人又怎能不比武呢?”

    他的心思在算计时最为灵动,稍一思量,便已经有了注意,拍掌笑道:“药兄的法子当真是妙极,正好可以考较他们两个人的本事。”

    略微一停顿,他又继续说道:“我们是江湖中人,这第一道题目自然是要考较武艺的。不过,舍侄胳膊前些曰子刚被歼诈之人使一些宵小伎俩给伤了,若要他们两个比试武功,却是不行的。不如这第一道题目便由我与周伯通两个长辈代他们上考场吧。”

    一旁的岳子然听了,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懒的与他争辩,并且也拉住了要说话的黄蓉。

    事情发展到现在,其实是因为七公来晚了些,没有提前将岳黄两人的亲事定下来,所以被老毒物给钻了空子。而黄药师见他求亲之意甚诚,又不忍拂他面子伤了和气,因此才有这考较之事。

    到时候其实也只是黄药师一句话而已,到最后背背《九阴真经》下卷什么的,让西毒有个台阶下,面子不必太难堪,事情便完了。

    那边的黄药师焉能不知欧阳锋要打的主意。

    此时黄药师还不知道周伯通会左右互搏的功夫,只当他实力还不如自己。况且老顽童曾败在欧阳锋手中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自然不同意欧阳锋这个建议。

    不过若直接让两个晚辈比试的话,的确是在明摆着欺负他们叔侄了。

    因此沉吟半晌,黄药师缓缓说道:“锋兄所言不错,江湖中人首先要较量的便是武学,只是我要选的是女婿,若有你们两个来比,却是不行了,这武艺比试还得他们两个来。”

    欧阳锋急道:“那不成,舍侄身体手臂有恙,现在比试武艺岂不是要吃亏?

    黄药师笑道:“这个我知道。我也不会让两位世兄在桃花岛上比武,伤了两家和气。”

    欧阳锋道:“不是他们两人比?”旋即想到了什么,脸色阴沉下来,说道:“莫非是药兄要出手考试,每个人试这么几招。”心中却在冷笑,黄老邪你这偏袒倒是直接。

    黄药师看透了欧阳锋的心思,心下冷笑,口中却道:“也不是。如此试招,难保某些人会说我存心偏袒,出手之中,有轻重之别。锋兄,你与伯通的功夫相差不远,现下你试岳世兄,伯通试欧阳世兄,这样如何?”

    欧阳锋哑口无言,心道:“这个法子自己当真是找不出任何漏洞了,若再鸡蛋里挑骨头的话,黄老邪怕是要直接翻脸了。罢了,罢了,克儿最近勤练白驼山绝学,应该能在周伯通手下走上几招,只要我快点把这岳小子打败便是了。”

    那边的周伯通先前听要与欧阳锋打,颇为忌惮他杖上的银蛇,因此一直未出声答应,现在听要和小毒物打,顿时乐了起来,心道:“小毒物杖上可是没蛇的,看我不打的你屎尿屁都出来。”

    黄蓉这时也在他身边嘀咕道:“老顽童,你要把你双手互搏、空明拳的法子全使上,上去便把他打败,你要是敢拖延的话,我便让瑛姑在你耳边整天唠叨,经书也不给你啦。”

    这两件都是老顽童颇为在意的,当即说道:“好姑娘,你放心吧,我要拿出与你爹爹打架时还要多十二分的本事去揍他。”

    说罢,周伯通便高兴的招呼欧阳克,说道:“来来来,咱们干干。”

    黄药师道:“且慢,咱们可得约法三章。第一,欧阳世兄身上有伤,不能运气用劲,因此大家只试武艺招术,不考功力深浅,不能运用内力。第二,你们四位在这两棵松树上试招,哪一个小辈先落地,就是输了。”

    他说着向竹亭旁两棵高大粗壮的松树一指,又道:“第三,锋兄和伯通脾气都不怎么好,皮外伤也就罢了,若是对小辈下狠手,那其它两局也不用比了,直接判负便是。”

    黄蓉听了顿时便乐了,暗自向父亲竖了大拇指。

    老顽童本就是冲着揍人去的,可没想着下狠手杀人,这第三条完全是怕欧阳锋替他侄子报仇,伤了然哥哥。

    至于其他两条么,若不使用内力,只比试招数,然哥哥只是右手剑法便让爹爹自叹弗如。轻功更是精妙无双,莫说一棵松树,便是竹林中一根直溜的竹子,他都可以腾闪挪移。

    可以说这第一局还没比,欧阳克便已经输了。

    黄药师这时还特意问欧阳锋,道:“锋兄,你看如何?”

    欧阳锋思虑道:“第一条黄药师已经是在为侄子考虑了。第三条也是为了避免小辈受伤,无可厚非。”

    至于招数么,莫说欧阳锋了,便是领略过岳子然剑术的欧阳克,也认为自己叔父是岳子然难以招架的。

    因此叔侄俩当即对视一眼,欧阳锋朗声笑道:“好。”

    黄药师一摆手,四人都跃上了松树,分成两对。周伯通与欧阳克在右,欧阳锋与岳子然在左。周伯通自然是嬉皮笑脸,岳子然也是一脸轻松,欧阳叔侄却都是神色肃然。

    众人都在等黄药师说动手,却见岳子然右手抽出自己宝剑,对欧阳锋说道:“欧阳先生,你侄子一条胳膊不能用,为了公平起见,我这两条胳膊你挑一只吧,你说用哪条,我就用哪条。”

    场内一片寂静。

    其他人都觉岳子然太迂腐了,没有见识过岳子然真正实力的欧阳克更是心中一喜。

    欧阳锋神色一怔,想到侄儿惯用右手被废,此时刚练起左手,自然不甚灵光,因此赞道:“岳小子果然磊落,既然如此,你便用左手吧。”

    “好。”岳子然轻笑一声,将右手中的宝剑换到左手。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

    ←→

    新书推荐:、、、、、、、、、、、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