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药师语气一滞,脸seyin沉下来,瞪了岳子然一眼,冷冷说道:“黄某率xing放诞,行事但求心之所适,从不将繁文缛节放在心中,因此上得了个‘东邪’的诨号,锋兄难道不知?”

    欧阳锋了解黄药师为人,见黄蓉亲事还未真正定下,便还是有转机的,知道不能恼了黄药师,当即打了个哈哈,笑道:“刚才是兄弟胡说妄语了,药兄千万别介意。”侧头细细看了黄蓉几眼,啧啧赞道:“黄老哥,真有你的,这般美貌的小姑娘也亏你生得出来。”

    说罢伸手入怀,掏出一个锦盒,打开盒盖,只见盒内锦缎上放着一颗鸽蛋大小的黄se圆球,颜se沉暗,并不起眼,对黄蓉笑道:“这颗‘通犀地龙丸’得自西域异兽之体,并经我配以药材制炼过,佩在身上,百毒不侵,普天下就只这一颗而已。”

    “以后你若做了我侄媳妇,不用害怕你叔公的诸般毒蛇毒虫。这颗地龙丸用处是不小的,不过也算不得是甚么奇珍异宝。你爹爹纵横天下,甚么珍宝没见过?我这点乡下佬的见面礼,真让他见笑了。”说着无视了岳子然,将药丸递到了黄蓉面前。

    欧阳锋擅使毒物,却以避毒的宝物赠给黄蓉,足见求亲之意甚诚,反而让黄药师不好再开口明确拒绝了。

    黄蓉站在岳子然身旁,对欧阳锋递过来的药丸并不接过,做了个鬼脸,躲到岳子然身后,说道:“我不要你的药丸,我也不嫁给你那坏侄儿。”

    黄药师自然不会责备女儿不懂礼数,怕欧阳锋难看,当下从袖中取出玉箫,笑道:“嘉宾远来,喜不自胜,待我吹奏一曲以娱故人,锋兄请坐了慢慢的听罢。”心下却也有试探欧阳锋功力的意思,毕竟以他们的身份和本事来说,生平已难有敌手,想要酣畅淋漓比斗一番的机会并不多。

    欧阳锋也知道求亲之事也不能逼之过急,现在只有最大表达自己的诚意才是。诚意越足,到时候黄药师越不好意思拂了自己的面子。毕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黄药师的女儿再喜欢那姓岳的小子,也是左右不了这门亲事的。况且那姓岳的小子也无长辈在这里,黄药师也是没有借口拒绝的。

    想到这里,欧阳锋微微一笑,左手一挥,三十二名白衣女子姗姗上前,拜倒在地。他说道:“这三十二名处女,是兄弟派人到各地采购来的,当作一点微礼,送给老友。她们曾由名师指点,歌舞弹唱,也都还来得。只是西域鄙女,论颜se是远远不及江南佳丽的了。”

    黄药师道:“兄弟素来不喜此道,自先室亡故,更视天下美女如粪土。锋兄厚礼,不敢拜领。”

    欧阳锋笑道:“聊作视听之娱,以遣永ri,亦复何伤?”说罢手掌击了三下,八名女子取出乐器,弹奏了起来,余下二十四人翻翻起舞。八件乐器非琴非瑟,乐音节奏甚是怪异。

    黄蓉见众女前伏后起,左回右旋,身子柔软已极,每个人与前后之人紧紧相接,恍似一条长蛇,再看片刻,只见每人双臂伸展,自左手指尖至右手指尖,扭扭曲曲,也如一条蜿蜒游动的蛇一般。

    这时众女舞得更加急了,媚态百出,变幻多端,跟着双手虚抚胸臀,作出宽衣解带、投怀送抱的诸般姿态。

    黄蓉看了有些面红耳赤,急忙扭头避开,却见岳子然正满含笑容的看着她,吐了吐舌头,煞是可爱。

    岳子然心中叹了一口气,拉过一旁的老顽童,低声说道:“你早上说是我师叔祖是也不是?”

    周伯通有些奇怪,并不知道其中的道道儿,还是高兴的说道:“不错,不错,你叫声听听。”

    让周伯通没料到的是,他早上在岳子然聒噪半晌而没有成功,现在岳子然却当真是恭恭敬敬的叫了他一声“师叔祖”。

    周伯通顿时便愣住了,心中觉着有些不妙。

    黄蓉却是想到了岳子然要做什么,当即心中如吃了蜜一般的甜。

    岳子然俯首在周伯通耳边吩咐了,见老顽童直摆头,岳子然轻笑道:“你忘了经书都还在我手中呢,你要是不帮这忙的话,可别怪我到时候翻脸不认帐了。”

    周伯通一怔,随即耷拉起脑袋来,口中嘟哝道:“上当啦,上当啦,老顽童上小叫化子的大当啦。”说着又看了欧阳锋杖上的银蛇一眼,又是忌惮,又是无可奈何。

    场上的众女还在舞着,黄药师只是微笑,看了一会儿,把玉箫放在唇边,吹了几声。众女突然间同时全身震荡,舞步顿乱,箫声又再响了几下,众女已随着箫声而舞了。

    周伯通听了大叫一声,道:“哎呦,黄老邪又来这招。”说罢撕了衣服一角,将耳朵堵上了。

    黄蓉自幼听惯了父亲吹奏这《碧海chao生曲》,又曾得他详细讲解,尽知曲中诸般变化,父女俩心神如一,自是不受危害。但知父亲的箫声具有极大魔力,担心岳子然抵挡不住,想要为他堵上耳朵,却见他一脸淡然。

    原来岳子然受无名和尚禅意的引导,早已经明悟了他所授经书中“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的要旨,因此并不受箫声的影响。

    欧阳锋见情势不对,双手一拍,一名侍女抱着一具铁筝走上前来。这时欧阳克渐感心旌摇动。八女乐器中所发出的音调节奏,也已跟随黄药师的箫声伴和。驱蛇的众男子已在蛇群中上下跳跃、前后奔驰了。

    欧阳锋在筝弦上铮铮铮的拨了几下,发出几下金戈铁马的肃杀之声,立时把箫声中的柔媚之音冲淡了几分。

    黄药师笑道:“来,来,咱们合奏一曲。”他玉箫一离唇边,众人狂乱之势登缓。

    欧阳锋叫道:“大家把耳朵塞住了,我和黄岛主要奏乐。”

    他随来的众人知道这一奏非同小可,登时脸现惊惶之se,纷撕衣襟,先在耳中紧紧塞住,再在头上密密层层的包了,只怕漏进一点声音入耳。连欧阳克也忙以棉花塞住双耳。

    黄蓉这时揶揄欧阳克,说道:“我爹爹吹箫给你听,给了你多大脸面,你竟塞起耳朵,也太无礼!”小萝莉嘟着嘴,一副傲骄的模样,说罢了还不忘看了岳子然一眼,是在示意他便没有捂耳朵。

    岳子然笑道:“这算什么无理,欧阳先生的铁筝之技妙绝天下,你也轻易听不得。”说罢,从老顽童已经撕破的衣襟上又撕下一条来,亲昵的堵住了她的耳朵,惹的周伯通瞪了他一眼。

    黄药师赞赏的看了岳子然一眼,又吩咐哑仆领着欧阳锋的驱蛇男子赶着蛇群远远退去了。

    欧阳锋道:“兄弟功夫不到之处。要请药兄容让三分。”

    说罢盘膝坐在一块大石之上,闭目运气片刻,右手五指挥动,铿铿锵锵的弹了起来。

    岳子然只听得他筝声由缓渐急,到后来更是犹如金鼓齐鸣、万马奔腾一般。蓦地里柔韵细细,一缕箫声幽幽的混入了筝音之中。

    两种声音一柔一刚,相互激荡,或猱进以取势,或缓退以待敌,正是黄药师与欧阳锋开始以上乘内功互相比拚了。(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