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章

    王重阳是周伯通平生最为敬佩之人,听岳子然这般说自然不服,嚷道:“小叫化子乱吹牛,你尽管把所有招数使将出来,若当真那般jing妙的话,老顽童便依了你。”

    “当真?”

    “当真!”

    “那接招吧。”岳子然站在亭顶上,轻喝一声,手中打狗棒用作剑招,向平地上的周伯通周身笼罩而去。

    在先前打斗中,俩人便已经商定是不用内力的,纯粹进行招数上的较量,因此岳子然并没有太多顾及。

    周伯通左手挥出一拳,直接取岳子然中路,右手拳柔中带虚,连消带打的便将岳子然迅捷的满天棒影给打没了。

    其实使用打狗棒作剑,并不是岳子然托大,而是因为只有这样,剑法中借力打力的技巧才会尽情施展出来,让周伯通领略到这套剑法中的jing妙之处。

    只是岳子然完全忘记了一件事情,那便是周伯通的空明拳是以空柔见长的,想要借力打力难乎其难,所以岳子然初次攻击并没有见效,反而被周伯通占了先机。

    周伯通自然不会与他客气,源源不断的拳涌过来,打着岳子然措手不及,直到他狼狈跌倒在地上,周伯通才住了手,嘻嘻笑道:“这就是你说的厉害剑法?不厉害,一点儿也不厉害。”

    岳子然跌坐在地上,并不着恼,他知道是自己小看空明拳了,即使自己剑法比先前了有了很大进步,但抛去快的优势外,还是有所不足的,这空明拳几乎完全是克制他这套剑法存在的。

    他思索片刻,已经有了主意,站起身子来,笑道:“老顽童,再来。”

    周伯通自然不会推辞,上前一步,一拳向岳子然面门打过来。岳子然不闪不避,手中打狗棒直直刺向周伯通的胸膛。

    一寸长,一寸强,周伯通拳未到,岳子然打狗棒已经到了,因此老顽童只能又使出了另一只手,一拳想打掉岳子然的打狗棒,却不料拳力刚触及打狗棒,打狗棒便借力弹走,狠狠打在了周伯通的另一胳膊上,把快要打在岳子然脸上的拳头给打开了。

    这便是岳子然刚才所想到的主意了,既然对方虚实难辨,不如逼迫对方使力。

    “咦!”周伯通有些惊讶,除去对岳子然剑法上借力打力感到意外之外,那打狗棒直直的一刺更让他吃惊。那一刺看似简单、很慢,让他没有感到多大威胁,但却出人意料的快速的贴近了他的胸膛,让他措手不及,只能慌张挡开。

    周伯通跳开一步,问道:“哎呦,小叫花子,你这打狗棒搞什么鬼?”

    岳子然笑道:“你的拳法是空柔结合,我的剑法却是快慢结合了,再来。”说罢上前一步,源源不断的剑法使将出来。

    岳子然的快剑自然不用说,慢剑反而有些不顺手。

    不过他剑法本已经达到了收发随心,人剑合一的境界,剑法由快变慢和由慢变快的**自然极为随意,让周伯通看不出半点端倪来。

    因此周伯通在防备时颇为费力,不是提前了,便是落后了,空明拳空柔的jing妙更是完全使不上,反而会被岳子然圆滑如意,借力打力剑意中的那股粘力牵着走,让他的节奏变乱。

    岳子然此时在心中慨叹:“实战果然才是增强实力的有效途径,没想到自己仓促之间想到快慢结合逼迫老顽童仓促使力的法子竟然有这般效果。”

    不过岳子然也知道,自己是在欺负老顽童空明拳没有大成而已。待老顽童空明拳完全融汇于心后,他这以逸待劳,借力打力,圆滑如意的剑法便敌不过空明拳了。

    想明白这些后,岳子然也不气馁,毕竟他以快剑为长,其他所有领悟都是锦上添花罢了,若这一套不成,还有其他剑意能破空明拳。正如老顽童说过的,他这空明拳虽是以柔克刚,但对上七公降龙十八掌那至阳至刚的功夫,便要颇费周折了。

    其实有一层岳子然还未想到,那便是他这套借力打力,圆滑如意的剑法与周伯通的拳意都出于道家真义中的以柔克刚,都是使着四两拨千斤的法子罢了,若当真都大成了,是谁也奈何不得谁的。

    岳子然在剑法上又打开了快与慢的一片新天地,自然是要消化一番的,当即罢手说道:好了,老顽童,不打了,我这套剑法既然被你克制,其他剑法又是快剑,我是没有功夫给你换了,打狗棒法我是不能传的,降龙十八掌我又不会,你看着办吧。”

    周伯通眼珠子一转,思虑一番,嘻嘻笑着说道:“经书我给你,不过只能给你岳父,再q不能再传其他人,以免危害武林。”

    “好。”岳子然应了。

    周伯通又说道:“你还得把你的轻功与下卷经书还有什么折梅手一并给我。”

    岳子然笑骂道:“老头儿,没想到你这么贪心,好,我答应你,不过这轻功**残缺不全且晦涩难懂,看懂多少算你造化了。”

    老顽童当即点点头,他有一颗好武之心,恨不得把天下所有jing妙功夫都研究一番,也不图什么天下第一的名头,纯粹是爱好罢了。

    其实他给岳子然经书也是怀有私心的,因为他自己依照师兄之命,习不得《九yin真经》上的功夫,便想让他人练了,然后一一演练给自己,以解心痒难搔之瘾。

    周伯通当下也不含糊,拿出贴身藏着的石匣,取出上卷经书递给岳子然,说道:“你可记着今ri承诺。”

    岳子然伸手接过,说道:“放心,我只交给黄伯父。”将经书放妥后又说道:“我随后便把经书抄写给你。”

    几ri相处,周伯通自然信得过他,点点头,正要再说其他的,突然想起一件事儿来,兴奋问道:“你叫郝大通什么?郝大通师父?你也做过全真教**?”

    岳子然摇摇头,说道:“只学了几天剑法。”

    “那也是师父啦,我是他师叔,你得叫我师叔祖。”老顽童愈加兴奋,“老叫化子又是你师父,我岂不是比他还大一辈儿,好,好,真好。你先叫声师叔祖我听听,快叫,快叫。”

    老顽童xing情纯真,如同孩子一般,若对他恭敬了,他会觉无趣,若待他随意了,他又想找些乐子。况且岳子然先前狠狠骗了他一次,心中颇觉郁闷,此时能平白占些辈分儿上的便宜,自然不肯放弃,因此在岳子然耳边聒噪无比。

    岳子然不理他,先一步向竹林外走去,留他在原地兴奋不已。

    但刚走出不久,岳子然便听老顽童惊骇不已的喊道:“有蛇,有蛇。”说罢整个人已经跃到岳子然先前站着的凉亭顶上去了。(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