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竹林中颇为宁静,只有鸟儿在枝头上清脆的欢闹。

    清晨的阳光被竹叶切碎了,洒在草地上,在露珠中间跳动。

    突然,远处如刮过来一阵劲风一般,所到之处,竹叶纷纷落下,惊扰了鸟儿,也将露珠打碎了。打碎的阳光更是在竹林间摇动,让草地上变的忽明忽暗起来。

    仔细看去,原来正有一白一灰两道身影在林间不住地穿梭,时而会借力踩着竹子跃上梢头,时而会压倒竹子借力向前跃去,好拉开对方的距离。

    在前方的白衣男子不时的还会回首,击上那灰衣老头儿一掌,但显然那灰衣老头无论在掌法的精妙还是在近身搏击技巧上都强过白衣男子许多,因此白衣男子几次攻击都没讨了好,背上肩膀上更是中了几掌,嘴中发出了几声闷哼,却并无大碍,显然两人只是在切磋罢了。

    不过,白衣男子的轻功了得,他的步伐看似如在漫步一般,但每一步都能跨出很远,潇洒飘逸,超然除尘。灰衣老头几次想紧赶几步,把对方彻底打败,但都被白衣男子给逃脱了,直气的老头儿在白衣男子身后“哇哇”直叫。

    跃出了竹林,站在靠近小溪的凉亭顶上,岳子然将双手背向身后,示意不打了,开口说道:“老顽童,至少在轻功上你是比不过我的。”

    周伯通不服气的说道:“你只是占了功法精妙的便宜而已,若真比下去的话,待你内力枯竭的时候。便只能被我老顽童给擒住啦。”

    “若当真那样。你也只是仗着比我多练了几年内功而已。轻功还是不如我。”岳子然得意笑着说罢,从腰上解下了打狗棒,说道:“老顽童,听说你说空明拳脱胎于《道德经》,是天下至柔的拳术。恰好我也会一套剑法,自认为是现天下至柔的剑术,我们再来较量一番如何?”

    老顽童爱武如狂,闻言自然不会推却。忙点头说道:“好,来来,让我见识见识你这天下至柔的剑术怎么个柔法。”说着注意到了岳子然手中的打狗棒,奇怪的问道:“你怎么拿打狗棒和我打,你剑呢?”

    岳子然拿着打狗棒,挥了一挥,说道:“这就是剑了。”

    “嘿。”周伯通眼珠子一转,笑着说道:“听说打狗棒法变化精微,招术奇妙,也是古往今来武学中的第一等功夫。要不然小叫花子你先打趟打狗棒法让我瞧瞧,我们再比过怎么样?”

    岳子然斜睨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老头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想偷学我丐帮绝学,我是不会如你所愿的。不过嘛……”

    “不过什么?”周伯通转着眼珠子问道。

    “你要是能拜我为师,并且撑到师父我寿终正寝的话,到时候别说打狗棒法了,降龙十八掌和丐帮帮主的位置我都会传给你的。”

    岳子然只是开玩笑罢了,却没想到老顽童当真是思考了片刻,最后摇头说道:“不好,不好!做洪老叫化的徒孙,大大的不好。”

    接着眼珠子一转,老顽童又是有了主意,嘻嘻笑道:“小叫化要不这样,我把我这七十二路空明拳教给你,你偷偷传我打狗棒或者降龙十八掌,怎么样?你刚才也领教到了,我的空明拳还是很厉害的。”

    岳子然眼皮子一番,笑骂道:“也只有你这老头儿才会想出这馊主意来,我才不会上你当的,我可有比空明拳还要高明许多的近身搏击功法。”说罢又补充一句:“可不是什么降龙十八掌。”

    “那是什么?”周伯通好奇的问道。

    “天山折梅手。”

    “又是天山折梅手?”周伯通惊呼一声,说道:“怎么你和那女娃娃都学过?”

    岳子然点头说道:“不错,我们两个都学过,不过都不精。”

    岳子然和小丫头泪的确是会天山折梅手的。

    不过也都只是徒有其形罢了,都未曾能够真正领会天山折梅手的精髓。其中的原因,大体是因为这套武学对内功要求太高,必须是内力深厚人士才可练习,内功较低的人练了,很可能会经脉气息大乱,甚至导致瘫痪。

    并且当时岳子然正沉浸在剑道的顿悟中,因此并未太过投入的去学习这套武学。

    贪多嚼不烂是老妖婆一直劝诫岳子然的道理。

    “这天山折梅手是什么武功?”周伯通好奇的问道。

    “天山折梅手有三路掌法和三路擒拿法,一共六路武功。天下任何招数武功,都能自行化在这六路折梅手之中。你说厉害不厉害?”岳子然笑道,“若论掌力威猛,这天山折梅手是远远不及降龙十八掌的,但论掌法精妙的话,这天山折梅手可是我见过的最为高明的徒手武学啦。”

    周伯通听他说的这般厉害,心中自然好奇,当即也忘了两人刚才约斗的事情,怂恿岳子然亮出来看看。

    岳子然也不藏私,他虽然对天山折梅手并不专精,但精妙之处楼主也是与他仔细解释过的,因此并不是全部懂,当下便拣精妙的几招与周伯通说了。

    周伯通对与拳掌的领悟要高出岳子然许多了,否则也不会创出那天下至柔的空明拳来。几乎是岳子然刚说罢,他便认识到了这套功法的高深之处。当下按捺不住自己骚动的好武之心,说道:“好功夫,好功夫,小叫化你把这天山折梅手的功夫教给老顽童吧。”

    “教给你也不是不可以。”岳子然说道,周伯通听了脸上露出了喜色。“不过你得用《九阴真经》来换。”岳子然接下来的话让他刚刚绽放笑容的脸顿时消融了。

    “好啊。原来你还在打我经书的主意。”周伯通恼怒的耍起了脾气,“我是死也不会交给黄老邪的。”

    岳子然诱惑道:“老顽童,你难道不好奇《九阴真经》下半卷的武功?只要你把上半卷经书交出来,我便把经书下半卷同天山折梅手的功夫一并送给你。”

    周伯通有些心动,但还是连连摇头说道:“不成,不成。”

    “怎么不成?”岳子然说道,“黄伯父是绝对不看不练的,只是想烧了慰告黄伯母的在天之灵罢了。”说着沉下脸来说道:“老顽童,你忘了那天我骗你说瑛姑去了,你当时心中的感受啦?我岳父心中难受只怕比当时的你还要多上好几倍呢。”

    周伯通张嘴要说话,便又被岳子然堵了回去:“再说,瑛姑能与你在岛上相聚,也是亏了黄伯父同意的,不然你还不知道要欠下瑛姑多少情份呢,就凭这些,你与黄伯父的芥蒂便应该放下啦。”

    周伯通被岳子然驳着哑口无言,最后气恼的耍起顽童的脾气来,跺脚说道:“不成就不成,我说不过你,反正就不成。《九阴真经》的功夫我只能看不能学,自然不能演练贯通看出它的妙处来,这交易老顽童是吃亏的。”

    岳子然见他这幅模样,反而笑了,无奈的摇摇头问道:“那你怎么样才能同意?”

    周伯通想了片刻,嘻嘻笑道:“这样吧,你把经书下卷和那天山折梅手给我,再教我几招降龙十八掌,怎么样?”

    岳子然忍不住撇撇嘴,无奈说道:“降龙十八掌不可能的。”语气接着一转说道:“不过我这套至柔剑法,你学不学?郝大通师父说这套剑法即使王重阳王真人复生,也会甘拜下风的。”

    岳子然最后这句话当然是借郝大通之口,故意夸大了。(未完待续。。)

    ps:  感谢rdd摸o、asdqwer、还没发现、光吃饭不给钱四位童鞋的打赏与支持,谢谢。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