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头发花白,容se清丽,年纪不过四十左右的女子,身披麻衫,从花树从中站了出来,此时正一脸痴情的看着周伯通。

    在她身后站着的是在花树掩映中笑语嫣然的黄蓉,这时正冲着岳子然做鬼脸呢。

    悲喜在瞬息之间转变,即使跳脱如老顽童的周伯通这时也是安静了下来。

    两人相顾无言。

    岳子然轻笑一声,对于自己造成的这种效果感到很满意。他站起身子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跃下石洞,走到瑛姑面前,说道:“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有一件完成了,不过剩下一件你们得等等了。这老头儿没交出《九yin真经》上卷来,我可是不敢放你们出岛的,否则到时候被我岳父大人知晓了,我这亲求不成还就罢了,被打断腿留在岛上做仆从就不好了。”

    黄蓉上前一步,踢了他一脚,娇嗔道:“我爹爹哪有你说的那般残暴。”

    岳子然嘿嘿一笑,继续对瑛姑说道:“剩下的事情你们解决吧,他想必也跑不出桃花岛的。你们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到时候正好可以赶上我的纳币文定之礼。”说罢也不待瑛姑回答,拉着蓉儿便离开了这里。

    “你爹爹呢?”岳子然兀自不放心的问黄蓉。

    “放心吧。”黄蓉说道,“爹爹说这瑛姑也是可怜之人,他便成全周伯通了。我听爹爹说瑛姑上次便曾来桃花岛寻过老顽童,只是她当时被岛上的阵法困住了,险些饿死,最后还是爹爹派哑仆把她送出去的。那时他是不知这女人遭遇这般悲苦。”

    岳子然听黄药师并没有怪罪自己擅作主张,顿时心中便舒了一口气。

    这时黄蓉上前一步,挡在岳子然的面前,认真的说道:“不过,爹爹说经书上卷他一定是要得到的。他答应过我娘,一定要将整部《九yin真经》烧给她。让娘在天之灵知道她当年苦思不得的**到底写着些什么。”

    说到这儿,黄蓉语气有些低沉问道:“然哥哥,武功秘籍就那么重要么?当初如果娘不是为了让爹爹高兴,耗竭心智的抄写经书,便不会早早离开我和爹爹了。”

    岳子然抱住她,却是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突然悲chun伤秋的小萝莉,最后只能说道:“做让喜欢的人欢喜的事情,这不就是喜欢吗?至于武学秘籍重不重要,也只是因人因时而异吧,武学秘籍也许在之前对你爹爹是重要的,但现在经书对你爹爹却不是了,因为他已经失去了他最重要的东西。”

    他说的有些颇词不达意,小萝莉却是“嗯”的点点头,抬起头忽然说道:“然哥哥,让你欢喜的事情是什么?”

    岳子然左手轻浮的抬起她的下巴,戏谑的笑道:“你说呢?”说着嘴唇便凑了过去,用舌头轻轻敲开小萝莉的贝齿,在她嘴中肆虐。

    一阵清风吹来,无数花朵漫天挥洒开来,落到岳子然的肩头,落到黄蓉的发间,随着明朗的阳光,在他们的吻中,欢快的跳动。

    片刻之后,唇分。

    小萝莉像上次在临安喝醉了酒一般,满脸酡红,整个眼睛也如一坛酒,迷蒙的罩了一层水雾,看着让人沉醉。

    “让你欢喜的事情便是我高兴的事情。”岳子然在她耳边轻声呢喃,让小萝莉的双眼愈加迷醉了,直到岳子然的双手又开始探入衣衫攻城掠地的时候,她才清醒过来。

    只听岳子然一声痛呼,小萝莉傲骄的笑道:“让你不正经。”

    岳子然捂住自己的腰,蹲**子,故作痛苦的说道:“不行了,真的好疼。”

    “起来了,别装了。”黄蓉又踢了他一脚,那腰部软肉已经不知被她蹂躏多少次了,能有什么事情。

    岳子然却是捂着腰不站起来,口中直呼痛。

    小萝莉不由地疑惑起来,蹲**子便要掀他衣襟,说道:“让我看看,我没用力啊。”

    岳子然突然发作,将她抱了过来,不让她挣开,口中说道:“以后不能这么掐你家官人了,听到没有。”

    ……

    太湖,自在居,烟雨蒙蒙。

    薄烟笼罩着湖泽,细雨如织,打在湖面上,溅起片片涟漪,水鸟在芦苇从中转悠着觅食,见了船只也不知躲避,口中反而叫出了声音,似乎是在和船上的人打招呼。

    白衣女子打了一把油纸伞,手中把玩着一尊笔筒木雕,站在船头,看着这片安详的自在世界。

    在她身边除去黑衣女子秦殇外,还站着一个黑发垂髫不足十岁,穿着一件绿se绸衣的小丫头。

    正是雁丘中的囡囡,在她的身后还背着一把木剑。

    “做让喜欢的人欢喜的事情,那才是喜欢。”白衣女子似乎有感而发,突然说道:“你何必执着于当年的事情追着小九不放呢?小六在天之灵若知道了,一定是不会欢喜的。”

    秦殇一怔,半晌之后,语气中略带恨意的说道:“如果不是小九告诉安子药在……”

    白衣女子打断了她,说道:“药所在地虽是小九告诉小六的,但夺药毕竟是小六的主意,小九也只是一片好心而已。”

    秦殇并没有被白衣女子说服,继续说道:“若不是为了救他,安子也就不会被那群和尚……”

    白衣女子又打断了她,叹一口气说道:“如果小六没有救小九,他还是你喜欢的安子吗?”

    秦殇良久不语。

    囡囡眨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闪烁,完全不知道两人在说些什么。

    半晌之后,白衣女子摇摇头说道:“罢了,我也不想管你们这些事情了,只是希望你不要整ri陷在仇恨的漩涡中,不然小六一定会不高兴的。”

    秦殇眼中闪过一丝痛苦,只是被黑纱遮住了,其他人看不清楚。

    正在这时,从远处轻烟弥漫的湖面上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结合着周围细雨的沙沙声,宛如清风在心上拂过一般,听着便让人痴了。

    “好。”白衣女子赞一声,用手将被风吹乱的秀发拨到耳后,“没想到这里还有这般琴技高超之人。秦殇,你遇见对手了。”

    秦殇点点头。

    她将背上包裹着的琴放了下来,盘坐在侍女抬出来的软塌上,旁边自有青衣女子用油纸伞遮了。

    待焚香洗手之后,秦殇才轻轻地在琴弦上抚弄,一声清响,如山径旁流出的叮当作响的溪水,与湖面上传来的琴声融在了一起,将整个几乎是水的世界,奏的更加的轻柔了。

    白衣女子听着琴声,脸上露出了静谧的笑容,俯首看见囡囡正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于是将手中的木雕还给小姑娘,轻声问道:“囡囡,姐姐和那个黄姐姐,谁更漂亮?”

    囡囡看着白衣女子,与自己心中的黄姐姐比较一番后,说道:“都漂亮。”

    白衣女子轻笑一声,用如荑的手指捏住她的鼻子,说道:“你倒是两面都不得罪,那么,你更喜欢谁呢?”

    “黄姐姐。”囡囡怯怯的看着白衣女子。

    “为什么呢?”

    “黄姐姐做菜好吃,还有……黄姐姐不会逼迫爷爷。”尽管有些害怕,囡囡还是如实说了出来。

    白衣女子并不恼怒,柔声说道:“姐姐也是没有法子才出此下策的,你可不要怪姐姐哦。”

    鸟老头无奈的在前面带路,顺着湖面琴声传过来的方向,逐渐靠近了竹林,而后拐进了一条河流。

    在河流上横亘着一座石桥,在石桥边上不知什么时候搭了一座竹亭。

    木青竹此时正盘坐在竹亭里抚弄琴弦,碧儿手中抓着一把野花,呆在旁边,不时的打量着河道上、竹林中的景象,心中哀叹的想着:“黄姐姐和舞娘什么时候才回来呢,碧儿呆着好无聊哦。还有岳公子,他不在,都没有人买碧儿的花了。”

    又听着远处传来的琴声,心中大为诧异的想道:“咦,竟然还会有人和小姐的琴技不相上下,会是谁呢?”

    正想着便看到河道上划过来两艘船,在前面的自然是她认识的鸟爷爷,后面船上的人她却只识得囡囡。

    木青竹对那抚琴之人也是感到好奇的敬佩的,此时听到琴声越来越近,于是开口问道:“碧儿,可是你鸟爷爷带客人来了。”

    “恩。”碧儿应了一声,正要细说,突然看见了打着油纸伞站在船头的白衣女子,顿时看着痴了,心中暗自说道:“啊,这人居然比小姐还要漂亮。”

    白衣女子若有所觉的抬头,恍惚看见了竹亭内打量她的碧儿和正在抚琴的木青竹的身影。回头说道:“秦殇,我们上岸看看这位与你琴技不相上下的高人吧。”

    “是。”秦殇应了一声,她的语气如平常一般冰冷,但熟悉她的白衣女子知道,她对岸上抚琴女子的琴技是非常敬佩的,这大概便是所谓的高山流水吧。

    这里没有码头,因此船夫只是将船停在了河岸较低的地方。

    秦殇命人将琴收了起来,自己站在白衣女子的身后,待船只停稳以后,她们虚空中踏出几步,如在云中行走一般优雅的上了河岸,打着油纸伞向竹亭走去。

    “小姐,她们过来了。”碧儿扭头对木青竹说道。

    “扶我起来。”木青竹吩咐一声,在碧儿的帮助下站起身子来,面向亭子进来的方向。

    白衣女子与秦殇穿过雨帘,撩起竹亭内四周的竹帘,进到了亭内。

    木青竹脸上仍旧遮着面纱,先行了一礼,轻声说道:“木青竹见过两位姑娘。”

    秦殇将油纸伞递给青衣侍女,抬头看向木青竹,正好听见她的自我介绍,突然顿住了,眼睛睁着老大,如同见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惊诧的说道:“你……你不是死了吗?”(未完待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