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蓉先开口问道:“阿呆是谁?”

    岳子然用手比划着说道:“就是这么大的一个木偶做的娃娃,无论你怎么扳倒它,它都可以自己站起来。.”说罢扭头问小丫头:“你不是玩腻了吗,怎么又想玩了?”

    小姑娘也不解释,央告道:“再做一个嘛,再做一个嘛。”

    黄蓉这时也在一旁说道:“听着挺好玩的,你再做一个让我们玩玩吧。”

    “好吧。”岳子然无奈的应承下来。

    上一个木偶阿呆是岳子然在摘星楼的时候,见小姑娘孤单没人陪她玩,特意为她做的。现在做起来自然轻车熟路,几乎用了不到一天的时候便做好了。

    刚开始黄蓉还颇有兴趣的在一旁陪着小丫头玩儿,时间长了便也腻了,只留下小丫头一个人。再过了一两曰,岳子然也不见那小丫头玩了,木偶更是不见了。他也没多问,只要小丫头不要找他再做一个便成。

    姑苏城外,太湖湖畔,烟雨蒙蒙。

    六月的太湖正是它最美的时节,荷塘中的花即使在雨中开着也是极为艳丽的。岸旁杨柳依依,垂在水面上,微风吹动,在湖水中搅起阵阵涟漪,偶尔还会侵扰在那里停顿的鱼儿的清梦。

    偶有江南的小姑娘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在轻烟笼罩的湖面上,轻车熟路的划着船由荷叶丛中钻出来,然后再钻进荷叶丛中去。她们大都是娇嫩的,伸出宛如白玉的手臂,在塘中采着莲子菱角,有时候还会展开歌喉,轻唱出一段小曲儿,让打着油纸伞的路人匆匆的脚步顿时缓了下来。

    这片荷塘临近小镇的一端,有一个青石码头。上了码头便是小镇最为繁华的街道了,各色摊贩、老庙、客栈、茶馆、瓦子、青楼都在这条街道上,所以这里也是三教九流积聚之地,即使是在细雨之中,这里也是极为热闹的。

    在青石码头旁边,此时停泊着几条乌篷船,有船老大在船上生火做饭,炊烟融在白雾之中,让湖面变的如同轻纱覆盖了一般。

    便在这片轻纱之中,一艘不是很大却奢华无比的船从浓雾之中驶了出来,直向青石码头而去。有采莲女在荷塘中抬头看了,只见船板上站着齐齐两排打着油纸伞的青衣女子,她们都是极为漂亮的,漂亮到让白嫩的采莲女都忍不住自惭形秽,禁不住猜想这些仙女是不是都从龙宫冒出来的。

    将船停在青石码头上的那些船老大这时也注意到了这艘船,他们纷纷避让开来,为它腾出靠岸的空间,同时还忍不住用眼睛的余光去打量船上的那些青衣女子,将她们与自己认识的最漂亮女子作比较。

    船靠在青石码头上,也吸引了岸上行人的注意。瓦子内说书听曲,赌斗作乐的声音都沉寂下来,人们纷纷凑到门口和窗子上,看着这一船神秘漂亮的来客。

    街上行人也停住了脚步,钻到各处店铺内,佯装作买东西的样子,心思却已经飘到了码头上。

    船在码头上停稳后,只见一位青衣少女上前几步,对着船舱中的人拱手恭敬的说道:“楼主,姑苏丐帮分舵到了。”

    “恩。”船内的人轻应了一声,声音不大,字数不多,却让所有听到的人都醉了过去。

    珠帘被挑开,一位年纪在双十年华的女子走了出来。她精致的五官,让人挑不出丝毫的瑕疵来,眉如远山,双目有神,常人看了稍不注意便会陷进去,暂时失去神智。

    她一身素雅白衣,浑身上下除了一根碧玉簪子,再无任何首饰装饰,却将美演绎到了极致,让人觉着即使是那根碧玉簪子也是多余的。不过,她似乎偏偏最喜欢那根看起来颇为廉价的簪子,总是会忍不住的去抚摸它。

    在她身后又跟出几个女子来,其中一位最为显眼,她的身体凹凸有致,最是火辣,却被黑色的布衣遮住了,不露出丝毫的皮肤在外面,让人看不到她究竟长什么模样。她身上还背着一个沉重的物事,被布包着,文雅之人一眼便知道那是一把琴了。

    旁边的青衣女子将一把伞递给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优雅的打开,由一位青衣女子带路,率先走上码头。

    船板与码头之间还有一段距离的,寻常女子需要扶持才能下去,但那女子却仅仅只迈了一步,人便已经缓缓走在码头上了,如唐诗宋词中浸了春雨的句子一般优雅。

    带路青衣女子指了指那间老庙,恭敬说道:“楼主,就是那里了。”

    白衣女子轻点点头,率先一步走过去。

    那老庙门前此时也是有几个乞丐在看着码头的,见她们径直走了过来,顿时有些手足无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但就在他们局促间,白衣女子已经走到了他们身前,嘴唇微张,轻声说道:“劳驾问一下,你们舵主在哪儿?”

    “在在,在……”那乞丐慌张着说不出话来,不过他的手臂还是为白衣女子指明了方向。

    “谢过了。”白衣女子点点头,绕过他们,进了庙门。

    姑苏分舵陈长老是丐帮八袋长老,与西路长老鲁有脚是至交好友,同属污衣派,是岳子然近些曰子来,在处理铁掌帮事务上最为得力的助手了。他现在便正在忙着布置人手搜集铁掌峰的消息,同时确认岳子然送来的那本册子上情报的真假。一旦布置妥当,待岳子然从海外归来之后,他们对铁掌峰的斗争便要开始了。

    他本来是在屋内处理这些事情的。不过听见门外先是一片嘈杂,接着又是一片安静,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忙走了出来,却正好遇见进了院子的白衣女子。

    “这女子当真是漂亮。”陈长老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不过他已经过了发花痴的年纪,因此只是一愣神便恢复过来,拱手说道:“在下丐帮姑苏分舵舵主陈有为,不知姑娘到丐帮分舵有何事?”

    “我找人。”白衣女子不疾不徐的说道,口中自有一股威严,如同女王一般。

    丐帮弟子遍天下,耳目最为广众,因此丐帮弟子经常会遇到一些帮助找人的请求,所以陈长老当下也不惊讶,只是问道:“不知道姑娘要找的人是男是女,是何模样,可有画像?”

    白衣女子轻笑一声说道:“不需要画像的,你认识他。”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

    ←→

    新书推荐:、、、、、、、、、、、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