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顽童坐在洞内摆摆手说道:“你上来玩。”

    “好。”一提到玩,小丫头便忘记了自己此行目的,她一面走过去,一面问道:“你怎么不出来呢?”

    老顽童混不在意的说:“我向黄老邪发过誓的,除非我打赢了他,否则除了大小便,决不出洞一步。”

    小丫头很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一辈子打不过他,难道一辈子就呆在这个小小的石洞里?”

    老顽童笑着说道:“我跟他耗下去啊,瞧黄老邪长寿呢还是我多活几年。我生命若长的过他,我便赢了。对了,你什么时候来岛上的,黄老邪没有刺聋弄哑你吗?”

    小姑娘不解的看着他,眨着纯真的眼睛问他:“黄老邪是谁?”

    “就是桃花岛的岛主。”说着,老顽童见小丫头的两条獒犬也跟了过来,急忙摆手说道:“别让你的狗过来,别让你的狗过来。”

    小姑娘冲他做了鬼脸,但还是让两条獒犬乖乖的卧在了下面,自己提着包裹走向洞内,同时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叫黄伯伯黄老邪呢?你背后说黄伯伯的坏话,小心我九哥知道了,他会打你的。”

    “你九哥是谁?”老顽童听了小姑娘的话,问道:“他武功很厉害吗?”

    “九哥就是九哥了。”小姑娘提着包裹有些费力,“九哥武功很厉害的,他怒了,楼主都怕他。对了,九哥还是北丐的弟子呢。统领天下所有的乞丐。”小姑娘这些也是从陈阿牛那边听来的。当时听着感觉九哥很神气。所以这时也不由自主的便说出来了。

    “洪七公是他师父,传过他功夫?那你九哥是不是会降龙十八掌?”老顽童一提到武功便兴趣大增。

    石洞洞口距离地面有些距离,小姑娘提着的包裹有些重,所以很快她便气喘吁吁了,歇在洞口稍下的位置,问道:“降龙十八掌?那是什么功夫,比天山折梅手还厉害吗?”

    老顽童也不知天山折梅手是什么功夫,当下也没有理会。脸上呈现欣羡无已的神色说道:“这套功夫可了不起哪,是老叫花子的绝学,你让你九哥传给我好不好,我拜他为师。”随即摇头道:“不成,不成!做洪老叫化的徒孙,不大对劲。”

    老顽童说着在洞口接过了小姑娘手中的包裹,好奇的问:“你这都是些什么?”

    小姑娘手上一轻,舒了一口气说道:“是我大部分好玩的,你好玩的呢,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老顽童挥了挥双手,说道:“我最好玩的就是这双手啦。”说着两只手各拿了一根树枝。同时在地上勾画,得意的说道:“你看,我可以同时左右手画不同的东西。”

    小姑娘凑过去看了一眼,嘻嘻嘲笑道:“你这画的是什么,真丑。”随即捏了捏鼻子,得意的说道:“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可以。”说罢也拿起两根树枝,左右手同时写了几个字。

    老顽童呆住了,问道:“你怎么也会?”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很自然的说道:“我本来就会啊。”小丫头说着打量了一番他住着的石洞,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就一直住在这里么?”

    “是啦。”老顽童应着,解开小姑娘的包裹,拿出那枚小巧精致的不倒翁,放在地上,扳倒,见它很快站了起来,拍手笑道:“好玩。”如此周而复始,乐此不破。

    小姑娘看他一副没见过市面的样子,很是失望的说道:“别人怎么会叫你老顽童呢?一点儿也不好玩。”她自己最是喜爱玩的,当初听到老顽童的名字,还当他和自己一样,很好玩和很会玩呢。此时见了他这副邋遢的样子,心下大为失望。

    见老顽童玩着木偶不理自己,小姑娘便蹲在他身旁说道:“喂,老头儿我和你说话呢。”

    老顽童却还是不理她,此时眉头锁着,却是在看着不倒翁思考问题。

    原来这老顽童也是一个好武之人,奈何在石洞中并无拆招之人,所以便时常假装右手是黄药师,左手是老顽童,左右互相拆解,练会了左右互搏的本事。小姑娘泪虽然左右手同时也可以分着使唤,但若拆招的话便不成了。

    老顽童在洞中数十年还从道家修身养性之道的以虚击实、以不足胜有余的妙旨中参悟出一套七十二手“空明拳”的拳法来,只不过他相通之后只能自己双手拆解,其中精奥之处,用力法门,还是没有经过实战,所以有些不敢确信。

    前些日子倒是有个小姑娘为他送饭来,他本想诱她过来与自己拆招的,孰料那小姑娘只来了一次便再没有来过了,直到前几日才和身旁这女娃娃来了一趟。至于身前这个小女娃娃,他更不能拿她练拳了,所以空明拳在他的心中一直是个未解的结。

    他此时见了这不倒翁,却是突然失神了,原因无它,这木偶不倒翁简直是为他练空明拳精奥用力的精妙之处而生的,唯一不足的而地方,便是这木偶实在太小了。

    小姑娘见他一直在扳动着不倒翁不理自己,气恼起来,右手在木偶不倒翁上一抄,拿在了手中,说道:“这是我的,不许你玩了。”

    老顽童回过神来,抓耳挠腮的一番,最后问道:“小姑娘,你那个大的不倒翁木偶在哪儿?”

    “在家啊。”小姑娘随口说着,从包裹中又取出一见物事来,却是一个竹蜻蜓,炫耀道:“你看,这也是九哥为我做的,可以飞哦。”

    老顽童顾不上理会这些,问道:“你可不可以,把它拿过来让我玩玩?”

    小姑娘摇了摇头,说道:“我家离这里很远的,而且回去便出不来了,我才不回去呢。”

    老顽童又问道:“那可不可以让你九哥再给你做一个?”

    泪狐疑的看着他,突然眼珠子一转,笑道:“好啊。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老顽童没急着答应,“你先说说。”

    “恩。”小姑娘扳着手指说道,“以后你不许再叫老顽童了,我叫小顽童,你就叫小小顽童吧。”

    “好,好。”周伯通忙不迭的答应了。

    “还有……”小姑娘噙着手指想了半天,说道:“以后你得给我讲故事,还得和我玩。”

    “好,好。”周伯通心舒了一口气,小娃娃并没有提什么棘手的要求嘛。

    “那好。”小姑娘乐了,从包裹中拿出一些零碎吃食,说道:“你现在先和我说一个有趣的故事吧。”

    周伯通顿时为难住了,他刚才答应的痛快,但其实肚子中对于故事这些东西着实没有多少存货的,他这一辈子净顾着玩了。

    想了半天,周伯通突然眼前一亮,侧过头问道:“你猜我怎么会在这里?”

    小姑娘吃着东西,毫不客气的说道:“定是被黄伯伯给抓起来了。黄伯伯很厉害的,九哥都怕他。”

    周伯通冷哼一声,说道:“黄老邪是厉害,不过最厉害的应该是我师哥才是。你知道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人在华山绝顶论剑较艺的事罢?”

    小姑娘摇摇头,说道:“不知道,这些人是谁啊?听名头好厉害的样子。”

    周伯通无奈,只能先与她解释了这五个人的身份,才又将他们五人在华山绝顶,大雪之中比武比了七天七夜,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个人终于拜服王重阳的武功是天下第一,《九阴真经》归他所属的事情说了。随后又说了欧阳锋到终南山夺经书,他遇到黄老邪以及为何被困在这石洞内的故事。

    直到日头西移才说完,小姑娘听他说罢,嘻嘻笑道:“你让我看看那《九阴真经》上卷好不好?”

    老顽童忙不迭的摇了摇头,任小姑娘百般撒娇央告都不松口。

    最后小丫头嘟起嘴,不屑的说道:“哼,《九阴真经》很厉害吗?能年轻不老么?能使得天下所有招式吗?小气,等我把九哥的摘星令偷过来,让你开开眼。”心下却在想着九哥现在正在专心学武呢,自己若把这经书拿回去了,他定会高兴的。

    “好好好。”老顽童笑着说道:“要当真有这功夫,你一定要让我开开眼,当时候我也让你看看我的经书。”

    小姑娘才不管他信不信,拍拍手掌,看了斜阳一眼,摆了摆手说道:“好啦,小小顽童,我要回去了,等我再来找你玩哦。”

    “那个,木偶……”

    “好啦,好啦,你等着吧,我会想办法的。“小丫头说着直接跳跃到了石壁下,摆了摆手,突然回头问道:“对了,你不是两只手可以当两个人使唤吗?那样也打不过黄伯父啊,你真够笨的。”

    周伯通一愣,呆呆的目送小姑娘走了以后,突然狠狠地的给了自己一巴掌:“哎呦,我忘问小姑娘她为什么不怕黄老邪的箫声了。”(未完待续。。)

    ps:  感谢星杯の骑士、拿铁三合一、还没发现三位童鞋的打赏,感谢各位的chayexs..chayexs.更新票,今晚上只有一更了,会在明天三更补上今天欠下这一章的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