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子然领着在桃花岛上住了下来。.

    一面等七公前来行纳币文定之礼,同时也在等摘星楼的老妖婆在去太湖寻他无果后,返回摘星楼。

    不过,岳子然也没闲着,自从在归云庄见识到黄药师对内力的那手控制之后。他对内力的习练也开始频繁起来,此时在桃花岛左右无事相扰,更是在与黄蓉谈笑之余,一门心思的扑到了内力的习练之中。

    他现在已经不需要无名和尚在身旁对他进行引导,便可以进入那种吐纳修习的境界了。而这种习练方法无异也是非常适合岳子然的,因为他最喜欢的便是坐在阳光底下,什么也不想,让整个心思沉浸在内力的习练中。是以内力精进虽不神速,但在黄药师看来也是不错了。

    黄药师对此心中甚至生出了一个念头,便是将这小子在桃花岛上留个三五年,让他潜心增进内力,淬炼自身剑法。到时出岛后,莫说是裘千仞了,即便是王重阳死而复生也不会是这小子的对手了。

    不过,岳子然的内力中并不是没有隐忧,黄药师也曾对他过说,那便是他的内力太过于驳杂了。即使现在九阳内力牢牢占据了主导地位,但不将那些驳杂内力融合掉的话,虽然不会对身体有太多危害,但对实力终究是有损的。

    黄药师对于岳子然修炼的内力也很感兴趣,不过知道他曾与人家发过誓言之后,便没再多问了。

    在岛上,岳子然对于自己两个半徒弟的教导也严肃起来。

    他曾经在海边练剑,知道其中的好处,因此每天督促白让和孙富贵在涨潮时,固定好身子在海浪中练剑,以增加挥剑的速度。

    吴钩则走了他们两个的老路,每天扎马步,以让自己的下盘更加牢固。

    在内力上,岳子然虽不能传授他们九阳神功,但七公传授给他的内力法门也是顶尖的,足以让他们受用无穷了。

    在桃花岛上,岳子然其实并不是没有烦心事的,至少目前便有两件,首先一件是他曾答应过瑛姑,不仅要将老顽童从桃花岛上救出去,还要让老顽童回到她身边。

    从目前情况来看,岳子然知道自己要想抱得美人归,同时救出老顽童的话,只有一种法子,便是让他交出《九阴真经》上卷。

    第二件烦心事便是泪这丫头了。

    小丫头被人称作是小顽童,她见居然有人叫做老顽童,因此颇为不服,执意要去见上一见,说要与他比试一番,确认一下“顽童”界的江湖地位。

    岳子然曾经答应过她,自然不能说不,只能一拖再拖,最后被她缠的紧了,只好又推给了黄蓉。

    黄蓉也无奈,最后只能偷偷带她去见了一次,因为黄蓉担忧被爹爹知晓了会责骂自己,所以她们两个很快便回来了。小丫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从那以后没再提老顽童了。

    因为白让和孙富贵每天被岳子然折磨的死去活来,他们便也没有多少精神去看管泪这小丫头。

    岳子然见她平时常与黄蓉和李舞娘在一起玩耍,慢慢地便也不甚在意,只在她来找自己耍的时候,陪她玩会儿,顺便教她改改那些视生命如草芥的坏毛病。

    却不知,在一曰用过午饭后,小丫头进屋谎称午睡。待所有人都出去忙事后,却骨碌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出去嚷了几声,确认大家都出去后,挥手将自己的两条獒犬招呼过来。

    她从怀中取出一块碎布,放在獒獒的鼻子下让它嗅了一嗅,然后说道:“好獒獒,你还记着路吧,我们现在赶过去,与那老头儿一较高下。”

    獒獒发出一阵“呜呜”声,扭头便在前面带路,小丫头与犬犬在后面跟着。在路过牛车的时候,小丫头又喊住了獒獒,从牛车中取出一个包裹来,挂在犬犬身上,然后一人两狗径直奔老顽童去了。

    桃花岛的花草树木布置巧妙,东南西北的小径盘旋往复怪异非常。平常人或不知所以的人走了,经常会辨不清方向,最后不是找不到道路通行便是中了陷阱。

    但这些布置对于鼻子灵敏的獒犬来说却是毫无用处的。

    那曰黄蓉带小丫头来时,獒獒便已经跟着来过了,沿途做了不少标记留下不少气味,因此走起来如熟路一般。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沿路突然有了忽高忽低、忽前忽后的箫声,箫声有时似浅笑,有时也似低诉,柔靡万端,常人听了或能觉出其中异样,感到心旌摇动,想手舞足蹈一番。但泪却是个天真烂漫的小丫头,再令人面红耳赤,百脉贲张的箫声在她面前都与寻常无异,所以也没有在意。

    她很快便在獒獒的带领下,到了先前黄姐姐带她来过的地方,只见一个老头儿此时盘膝坐在山壁的一个岩洞之中。

    他须发苍然,并未全白,只是不知有多少年不剃,直垂至地,长眉长须,鼻子嘴巴都被遮掩住了,就如野人一般毛茸茸地甚是吓人。此时他正左手抚胸,右手放在背后,小丫头也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

    刚要开口说话,却见随着箫声愈来愈急,那人身不由主的一震一跳,数次身子已伸起尺许,终于还是以极大的定力坐了下来,但宁静片刻,却又欢跃,间歇越来越短。

    小丫头看了觉着有趣,拍手欢笑到:“你这是在做什么,跳舞么?当真有趣。”

    老人不答,小丫头又喊了几声,最终失去了耐心,目光四处逡巡,想要找个法子让他理会一下自己。

    正在这时,两条獒犬似乎觉察出了旁边花树林中有人,偎在小丫头的两旁,冲那里发出了阵阵威胁的沉闷的低吼声。

    箫声顿时止住了,林中的黄药师见过小丫头,也不露面远远问道:“你是怎么到这里的?”随即想到了她脚下的两只獒犬,自己回答道:“是了,定是蓉儿带你来过一次,你的獒犬便记住路了。”说罢又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小丫头没想到做坏事被人抓了现行,噙着手指奶声奶气的说道:“我是来找他的。”说着指了指老顽童。

    “你找他做什么?”黄药师好奇的问。

    “当然是比试教训他喽。”小丫头爽朗的说道,她在这岛上只怕九哥,因此很快便反应过来,央告道:“你不要告诉九哥好不好?”

    黄药师没答应她,又问道:“你找他比试什么?”

    小丫头握着拳头说道:“我是小顽童,他没经过我同意,居然敢叫老顽童,我当然要好好与他比试比试,教训教训他喽。”最后放下拳头,兀自肯定的说道:“他最多也只能叫做小小顽童。”

    黄药师笑了,说道:“那你好好教训教训他。你要是输了,我可是会告诉你九哥,让他把这两只獒犬也收走的。”

    小丫头吐了吐舌头,随即“哼”了一声,说道:“我可是很厉害的。”

    黄药师没答应,小丫头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离开了。

    她又喊了老顽童几声,待老顽童睁开眼睛后,才又奶声奶气的问:“你就是老顽童吗?”

    老顽童先不说话,待彻底恢复过来后,才哈哈一笑,装个鬼脸,神色甚是滑稽,犹如孩童与人闹着玩一般,说道:“我认识你,你是前几天被小姑娘领着过来远远看我的女娃娃。”

    小丫头兀自问道:“你就是老顽童啦?”

    “不错,我就是老顽童。”老顽童说着,动作大了些,被小丫头身旁的两条獒犬吼了一声,急忙靠向石壁,嘴中“哎呦”一声,说道:“让你的狗离我远点儿。”

    “羞不羞,羞不羞。”小丫头冲他刮了刮鼻子,将手放到獒獒嘴边,还伸手去拨弄它嘴中的牙齿,得意的笑道:“嘻嘻,你居然怕狗狗,就这样还敢叫老顽童。”

    老顽童吹了吹眉毛,说道:“你找老顽童干吗?”

    “我要和你比试玩,你若输了便不能再叫老顽童啦。”小丫头说道。

    老顽童在岛上独自一人呆了十几年,早就无聊了,此时听小娃娃要与自己比试,顿觉有趣,口中问道:“比试什么?武功吗?”

    小丫头一愣,问道:“你的武功有什么好玩的?”

    老顽童挥了挥双手,得意的说道:“我的双手可是打架的。”说着他一人分作二人,每一只手使出不一样的功夫与自己交手,而且每一只手的功夫,竟是不减双手同使。如此这般为小丫头演示了几招,老顽童停下来,得意的说道:“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趣,是不是很好玩?”

    小丫头看着确实挺有趣的,不过因为涉及到顽主的地位,当即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好无聊哦,居然自己和自己打架。”

    老顽童不服,吹着胡子问道:“那你一个人怎么打架?”

    “和我的不倒翁啊,九哥给我做的。”小丫头得意的说道,“不过大的阿呆我没有带来,只有这个小的。”说着从包裹中拿出一只小巧精致的不倒翁,放到一块平展的石头上,手指将它摁倒,随即松开,它便自己站了起来。

    老顽童看着有趣,口中赞道:“不错,不错,是挺好玩的。”

    “那当然。”小丫头又得意的伸展胳膊比划道:“我的阿呆有这么大,平时我都是和它打架玩,比你自己和自己打架有趣多了。”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

    ←→

    新书推荐:、、、、、、、、、、、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