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了几个时辰,一个花团锦簇的小岛出现岳子然等人的视野之中。

    黄蓉欣喜的说道:“那便是桃花岛了。”

    李舞娘在一旁赞道:“真漂亮。”

    “那当然。”黄蓉得意的扬起唇角。

    “那个叫甚么老顽童的便在岛上吗?”一上了船便因为晕船,钻到自己牛车上不下来的泪,这时也凑了过来。见黄蓉点了点头,立刻神气且兴致勃勃的说道:“看好吧,我一定要好好与他较量一番。“

    船将近岛,岳子然已闻到海风中夹着扑鼻花香,远远望去,只见岛上郁郁葱葱,一团绿、一团红、一团黄、一团紫,端的是繁花似锦。

    黄蓉笑道:“这里的景致好么?比自在居的景致如何?”

    岳子然叹道:“不错,比自在居的风光多了些se彩,我一生中还从未见过这么多,这么好看的花呢。”

    黄蓉听了甚是得意,笑道:“若在阳chun三月,岛上桃花盛开,那才教好看呢。七公不肯说我爹爹的武功是天下第一,但爹爹种花的本事盖世无双,七公必是口服心服的。只不过七公只是爱吃爱喝,未必懂得甚么才是好花好木,当真俗气得紧。”

    岳子然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你这话小心被七公知道了,他便不来桃花岛了,到时候没人来提亲怎么办?我可没几个长辈了。”

    黄蓉伸伸舌头,扮了个鬼脸,有些羞涩,但仍是那般傲骄的模样,兀自说道:“那我就在桃花岛永远陪爹爹。”

    桃花岛的码头并不是很大,由几个打在浅滩上的木桩简易的搭成。因为有小丫头的牛车存在,所以他们下船是颇费了些周折。

    岳子然走在最后,从怀中取出一锭十两重的银子递给船夫,谢道:“有劳了。”

    那船夫听到过不少关于桃花岛的传言,说岛主杀人不眨眼,最爱挖人心肝肺肠,此时正是战战兢兢的时候,哪曾想到还会有此重赏,当即拜谢一声,喜出望外的把舵驾船返回舟山去了。

    黄蓉重来故地,说不出的喜欢,高声大叫:“爹,爹,蓉儿回来啦!”向岳子然招招手,便要飞奔而去,岳子然急忙拉住她,无奈的说道:“这里花木成林,布置又有诸般门道,你莫非想让我们迷路不成。”

    黄蓉嘻嘻一笑,脚步缓了下来,不过脸上急切神情更甚。

    岳子然知道黄药师喜静,由此不住地的嘱咐在自在居自在惯了的李舞娘和吴钩,还有那个无法无天的小丫头泪。至于陈阿牛三人和两个徒弟,岳子然知道他们自有分寸,要放心许多。

    黄蓉带着一行人在花丛中东转西晃,桃花岛yin阳开阖、乾坤倒置巧妙,比之自在居的地形要复杂许多,片刻不到岳子然便感觉自己已经分辨不出东南西北了,不过还是兴致盎然的记着路,对这林中阵法的布置很感好奇。

    黄蓉见了岳子然脸上的神情,笑着解释道:“我爹爹jing于奇门五行之术,这些花树都是他依着诸葛亮当年《八阵图》的遗法种植的。”

    岳子然点点头,好奇之意更甚。他来自未来,各种阵法在演义小说等故事中自然听过不少,却从来没有真正的感受过,最多也只是在迷宫中转悠过,还没此时有转出来。

    此时,听黄蓉说了,他跃上树巅,四下眺望,只见一面是海,另一面是光秃秃的岩石,其他两面都是花树,五se缤纷,不见尽头,只看得头晕眼花,却不见白墙黑瓦和炊烟犬吠。

    岳子然跃下树说道:“看来以后到了这里,对蓉儿是寸步不能离了,否则一辈子我也是转悠不出来的。”

    黄蓉听了这话受用,走了数里,转过一座山冈,再往左行,有排低矮的茅舍,还有一条蜿蜒而过的小溪,与茅舍之间相杂一条小径。

    在小径旁种有花树,此时正有仆从在那里打扫落花。

    他见了黄蓉,急忙弃了扫把,要走上前来行礼。

    黄蓉对岳子然解释道:“桃花岛上的仆从都是又聋又哑的。”说罢,上前几步,与哑仆比划一番。

    待仆从点头后,黄蓉才扭头过来笑着说道:“然哥哥,让其他人暂且住在这里吧,一会儿我带你去见我爹爹。”

    岳子然点点头,扭头吩咐众人在这里住下。

    小丫头这时凑过去,偷偷问那哑仆:“你是老顽童么?”

    哑仆摇摇头,指指自己耳朵,又指指自己的口,意思说又聋又哑。

    小丫头却是不知他的意思,仍旧拉着他的衣角还在那里胡搅蛮缠。

    岳子然看见了,顿感头疼。他心中本来便是放心不下这小丫头的,深怕她在桃花岛上胡作非为,被岳父大人给制裁了,此时见她这副脾xing,知道自己必须得管管她了。

    先前在摘星楼中,大家都当她是孩子,都宠她,万事都由着她的xing子来。但现在是出摘星楼了,她的武功又比寻常人高些。若人稍不如她意,便动刀子杀人,她与江湖魔头又有何异。

    当下也客气,直接拉着她的衣领将她提溜过来,抱住她到自己胸口,板着脸说道:“我以前告诉过你什么?”

    小丫头眨着眼睛,弱弱的问:“说过什么?恩……不可以随便在别人面前脱衣服?”

    身后众人传来一阵笑意,岳子然无奈,狠狠地说道:“把你的刀子、蛇都拿出来。”

    小丫头摇摇头,说道:“不要,不要,不要。”

    岳子然不理她的撒娇,直接伸手从她衣兜里熟练的掏出来,说道:“九哥不是曾经告诉你嘛,求人办事的时候撒娇之类的法子都可以用,但是就是不能用武功和刀子。”

    小丫头理直气壮的说道:“可是我哥哥经常说,这个世界是属于强人的,只要自己想要的东西,直接抢过来就是啦。”

    岳子然拍了拍额头,她哥哥若因家中遭遇巨变,满门被抄斩,妹妹又是这般模样,所以变的愤世嫉俗起来,认为这个世界拳头大便是硬道理,最后居然把妹妹也潜移默化成这般模样了。

    他问小丫头:“你哥哥有朋友和他玩吗?”

    小丫头噙着手指,转了转眼珠,摇了摇头,醒悟说道:“啊,哥哥居然没有人和他玩,怪不得一直看着我,好可怜哦。”

    岳子然翻了个白眼,说道:“就是因为你哥哥动不动杀人,所以才没有朋友的,所以呢,你要想有朋友和好玩的,就得听九哥的。”

    “哦。”小丫头最好玩,所以点了点头,随即眼睛一转说道:“可是,小蛇也是我的朋友啊,九哥不要拿走好不好?”

    岳子然刮了刮她的鼻子,说道:“不行,在岛上这段时间,我得好好的管教管教你了,你哥哥那副整天不是练功就杀人的xing子要不得。”

    小丫头不服气,兀自要辩驳,便见岳子然瞪了她一眼,将她交给白让,说道:“这小姑娘就交给你们几个了,顽皮了就给我管教,若以后她哥哥找上门来了,万事由我担着。”

    “是。”白让应了一声。(未完待续。)

    </br>

    </br>